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十二章 冢魄

上一章:第十一章 月牙缺口 下一章:第十三章 悬魂梯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胖子说道:“鬼打墙咱都不怕,还怕什么杂乱无章的,你尽管说吧,就算是死了,咱好歹也当个了解鬼,模糊鬼到阎王爷那都不收。”

我对胖子大金牙说道:“我惧怕你们俩了解不了,其实我也仅仅依据我们遇到的这些现象作出的判别,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我说出来你们俩看看有没有道理。”

胖子和大金牙等着我把我想到的状况说出来,可是我没急着说,反而先问了大金牙一个问题:“金爷,我们在盘蛇坡旁的小村子里,见到的一座残缺不全的石碑,还有在冥殿中见到的宫女壁画,以及前殿中那座准则宏丽的地宫,都实打实的是唐代的,这一点我们绝不会看走眼对不对?”

大金牙允许称是:“没错,必定必定都是唐代的东西,那工艺、那结构,还有那壁画上的人物、服装,要不是唐代的我把自己俩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不过话虽这么说,可是……”

我得到了大金牙的承认,没等他说完,便接口说道:“可是偏偏在这唐代的古墓中,冒出了西周的石椁,绘有西周壁画的墓道,盗洞半截的当地,还随便冒出了西周古墓的外墙。”

大金牙和胖子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啊,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我说:“咱还别不信邪,说不定这回便是见了鬼了,不过这鬼或许比较特别。”

大金牙说:“特别?胡爷你是说这墓主的鬼?是唐代的仍是西周的?”

我摆了摆手:“都不是,或许我用词禁绝,可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说鬼也的确不太恰当,由于我听不少人说起过,这不是什么迷信理论,归于一种特别物理现象,还有不少专家学者专门研究这种现象,暂时还没有专有的名词,我想或许用鬼魂来称号它更适宜。”

胖子问道:“鬼和鬼魂不是一回事吗?老胡你终究说这是谁的鬼魂?”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谁的鬼魂?我看是一座西周古墓的鬼魂,不是人死后变的鬼魂亡灵的那种鬼魂,而是这西周的古墓自身便是一个鬼魂。这是个摸金行傍边传说的鬼魂冢,依附在这座唐代弃陵之上的西周鬼魂冢。”

大金牙也听了解了几分,越想觉得越对,连连允许,大金牙说道:“传说中有鬼魂楼、鬼魂船,还有鬼魂塔、鬼魂车,说不定我们碰上的还真便是一处鬼魂墓。”

胖子却是越听越模糊,便问我和大金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点让人容易懂的话。

大金牙对胖子说道:“我做了这么多年古董生意,坚信一个道理,这精美的玩意儿之中,汇聚了巧手匠人的很多汗水,年代久远了,就有了灵性,或许说有了魂灵。这件玩意儿一旦破坏了,不存于世了,或许它自身的魂灵还在,就像有些奢华游轮,分明现已遇到海难,葬身海底多年了,可偶然还有人在海上见到这条船,它仍旧航行在海面上,或许船员们看到的仅仅那条船的鬼魂。”

胖子说道:“本来是这样,那看来我仍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我刚看那石椁的时分,就曾说过或许是这物件年初多了就他妈成精了。你们俩也真是的,我那时分都说得这么了解了,你们愣没反应过来,我跟你们俩白痴真是没脾气了。”

大金牙说:“听胡爷一提这事,我觉得真是有这种或许。从前我们家有个亲属从湖南来北京丰台就事,在丰台住在一个款待所,其时他开的房间号是303。那天太晚了,晚上十二点多钟,他困得都快睁不开眼,模模糊糊地就奔三楼了,上了楼梯一看迎面便是303,一看门还没关,也没多想,开门就进去了,一看桌上还有杯热水,拿起来喝了两口,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早上,被人叫醒了,发现自己正睡在三楼的楼梯上。”

胖子问道:“老金你是说你那位亲属,也遇上鬼魂楼了?”

大金牙说:“是啊,款待所里的服务员就问他为什么睡楼梯上,他把通过一说,开端还认为自己是梦游呢,一看303室的门是锁着的,里边的东西什么都没动,铺盖也没翻开,成果稀里模糊地就走了。后来又去丰台,还住的那个款待所,闲谈的时分传闻这座款待所从前失火焚毁过,后来又按原样从头建的,除了规划上扩展了一些,其他的都没什么改变,连门牌号都如出一辙,每年都呈现这么几回客人分明进了房间,早晨睡在外边的状况,可是也没有什么伤亡意外事故之类的工作发作,所以没引起注重,大伙也从不拿这事当回事。我从前听我这位亲属说起过,纯粹是当茶余酒后的谈资的,我一直没太介意,现在看来,我们也是遇上这种鬼魂墓了。”

大金牙又对我说:“仍是胡爷识趣得快,你瞧我都吓晕了头了,现在刚回过神来,脑袋里是一团乱麻,就算是让我想破了头,一个脑袋想出两脑袋来,也底子想不到这些。”

我说:“羞愧,我也是逼急了才想到这一步的,我现在脑袋也疼着呢,一切的状况我都想遍了,觉得我们应该便是遇上鬼魂冢了,不然怎样或许会有两个堆叠在一起的古墓。”

两朝两代,都看上了一块风水宝地,这种状况当然也有,尤其是这种内藏眢的局势,真可谓是宝脉佳穴,极尴尬求。

想通了这最要害的一点,其他的问题也都方便的解决了。龙岭这处内藏眢的宝穴,很或许在西周的时分就被人相中,不过那时分还没有唐代那么丰厚详细的风水理论,可是天人合一的最高境地是自打有了人类的那一天起,便是人类寻求的终极目标。

西周的某位王族,死后被埋在这儿,用人面石椁盛敛。墓穴的结构就和我们见到的差不多,外围筑以巨大的外墙,里边分为三层,在最底下一层放置大批的陪葬品,以其时的状况来看,应以牛马动物和器物为主;中心一层停放装敛墓主的人脸石椁,除此之外,没有剩余的东西了,即便有几件墓主随身携带的重要陪葬品,也都应该随墓主尸身装在石椁之中;第三层便是衔接嵌道的进口。我们现在地点的石阶,便是坐落上中两层之间的方位。

这位装殓在人脸石椁中的墓主人,本能够在此安眠千年,可是在唐代之前的某一时期,出于某种我们无从得知的原因,或许是由于战乱,或许是由于盗墓,乃至也有或许是其时的政治斗争,这座墓被完全地破坏了。

后来到了唐代,为皇家相形度地的风水高手也看中了龙岭中的这块内藏眢宝穴,所认为了皇室中的某位重要女人成员,在此地开山修陵。

可是坟墓修到一半的时分,发现了这处内藏眢从前在好久好久从前被人运用过,皇室陵园工程半途抛弃是非常不吉祥的,一是劳民伤财,现已运用的很多人力、财力、物力,都打了水漂,再者换陵碍主。

比起这些,更不祥的是一穴两墓,即便从前的古墓现已不存在了。呈现这种状况,就算将选脉指穴的风水师诛九族,也无法挽回。多半是督办建筑坟墓的官员与风水师,为了防止自己惹祸上身,便相互勾结,伪造一些捕风捉影的工作遮盖皇帝,让皇帝老儿再掏钱到别处从头修一座新的陵园。

我们遇到这些遽然冒出来的人面石椁,带有壁画的墓墙,以及封堵住盗洞的巨石,原本在盗洞中放置蜡烛的方位也被一块巨石替代,这一切都是那座早已被销毁的西周古墓,是那座古墓的鬼魂遽然间冒了出来。

大金牙听了我的剖析,非常附和,可是有一件事联络不起来:“已然这儿存在着一座早已被完全销毁的鬼魂冢,为什么唐陵都快建完了才发现,而我们一进盗洞,这鬼魂冢就遽然冒了出来?这不免也太巧了吧?”

大金牙说的是一个难点,这点想不通我们的猜想就不建立,就算再不走运,也不或许如此之巧,平常没有,或许说时有时无的“鬼魂冢”,偏偏我们前脚进来,它后脚就冒出来。

按理说,所谓的“鬼魂冢”尽管摸得到,看得见,但并不是实体,而是一个物体残存在世界上的某种力场,并不是一直都有,并且是一部分一部分地逐步呈现,最后能呈现多少,是整座西周的大墓都呈现出来,仍是只需半座,或是更少,这些还无从得知。

我对大金牙说道:“这儿是龙脉的龙头,又是内藏眢,能够说是全国无双,藏风聚气。这座西周大墓乘以气愤,气行地中,又因地之势,聚于其内,是谓全气。气是六合太初之清气,化而生乎天地万物者,乃万物之源,此气即太初清气的形状之一。古墓建在这种尖端宝地,便染有灵气,所以破坏之后,虽已失其形,却仍容于穴内的气脉之中,这是不乖僻的。乖僻就乖僻在这座鬼魂冢为什么这时分呈现,换句话说,它是不是平常没有,而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或许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才让它遽然呈现。”

大金牙对我说:“高啊,胡爷,从我们所见的种种迹象表明,西周古墓被毁后,这儿必定来过三拨人,其间两拨是包含我们在内的摸金校尉,这两拨人尽管中心隔了几十年,却都遇到了这座鬼魂冢,并且还都被困其间。别的还有一批,便是制作唐墓的那些人,他们自然是大队人马,把大唐皇家的坟墓建到这种程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他们都快把墓修完了,才发现这儿有座鬼魂冢,之前施工的进程傍边,他们为什么没发现?”

我允许道:“是啊,不论先后,必定是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把鬼魂冢引了出来,可我们也没做什么啊,刚在盗洞中爬了没一半,死后的石墙就遽然冒出来把路堵死了。”

大金牙苦苦思索:“这座西周古墓想必是被人完全捣毁了,连一砖一石都没有留下,建筑唐墓的人认为这儿只不过是个巨大的天然山洞,既是风水位,又省去一些掏山的费事。他们那些人必定是后来才发现了鬼魂冢,还有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包含我们三个,必定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才把鬼魂冢引发出来,可是这件事终究是什么呢?”

我对大金牙说:“你也别着急,已然现已有了条理,我想只需找出渊源,便有或许让鬼魂冢消失。制作唐陵以及在鱼骨庙打盗洞的人,或许在发现鬼魂冢之后,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能够脱离,我们也都好好想想。”

胖子说道:“依我看,能够运用扫除法,古代人能做的,我们也能做的,这些应该首要考虑;一些现代化的东西,古代人不或许有,所以能够扫除去,不必多费脑子去想。”

我没想到胖子也有这么沉着的时分:“行啊小胖,我还认为你这草包就知道吃喝,居然还能想出他娘的扫除法?”

胖子笑道:“这还不都是饿的,我觉得假如人一旦饿急眼了,脑子就灵光,横竖我吃东西的时分,便是他姥姥的脑子最不好使的时分。”

大金牙说道:“还能够把规模圈得更窄一点,修唐墓的人是在工程快结束时发现鬼魂冢的,我们则是刚进盗洞便被困住。”

胖子说道:“就你们俩这水平还摸金倒斗呢,真是猪脑子,我再给你们提个醒,古代人也使,我们也使,那还能有什么,这不明摆着吗———蜡烛啊!”

“蜡烛?”我也想到了,不过应该不是蜡烛,莫非古代人在山洞里施工,不点灯光吗?蜡烛多多少少随时随地会用到吧?

尽管不知道唐代制作坟墓时的详细状况,可是绝不或许在工程快结束的时分才用到蜡烛,应该是还有其他原因。不过蜡烛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讲是比较灵敏的,是不是唐代有某种传统,在建筑大型陵园之时,开端不能够点蜡烛?这样底子不合常理,不会有这么乖僻的规则。假如真有这样的规则,我那本祖传残书中就必定会有记载。

合理我们左思右想,相同相同扫除的时分,遽然胖子牵的两只大白鹅相互打了起来,胖子骂道:“他奶奶的,你们两只扁毛畜生闹什么,一瞬间老爷就把你们俩烤来吃了。”两只大鹅吵得甚凶,毫不答理胖子的要挟。

胖子瞧得风趣,笑着对我和大金牙说:“老胡老金,你们瞧见过没有,咱只见过斗鸡,这回来一场斗鹅,本来鹅也这么好斗。”

我见了胖子牵着的两只大白鹅,如同黑夜中划过一道闪电,对胖子说:“鹅……鹅……”

胖子说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

我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怎样没想到鹅呢?你们可知道在古墓地宫行将竣工的时分,要做什么吗?他们要宰三牲祭天,缚三禽献地。”

大金牙失声道:“啊,胡爷,你是说是我们带的两只鹅把鬼魂冢引出来的?”

我说:“是啊,我怎样就没想到这上呢?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长辈,盗洞挖到地宫之后,为了打听冥殿中的空气质量,必定也是用我们倒斗行的老办法,以活禽探气,他带着鸡鸭鹅一类的禽类进去,这才被鬼魂冢困住。”

在古代修造坟墓的时分,在地宫结构结束之后,都要在墓中宰杀猪牛羊三牲,捆缚三禽于地,为的是请走古墓邻近的生灵,请上天赐给此地安全,使墓主安眠不被打扰。

这种说法叫作:“三牲通天,三禽达地。”猪头牛头羊头一起供奉,是非常盛大的,能够把信息传达到上苍;三禽则是献祭给寓居于地上的神灵。禽畜可使真穴余气连接,所以陪葬坑中必葬禽畜顺星宫理地脉。

大金牙说道:“野为雁,家为鹅,野雁驯养,便成了鹅。三禽中的鹅,是三禽中最具有灵性的,传说鹅能见鬼,说不定便是由于我们无意中带鹅进盗洞,惊动了这座西周的鬼魂冢。”

我抓起一只大白鹅,取出伞兵刀,管它是不是,把两只鹅都宰了一试便知,举起刀就要着手割鹅颈的气管。

大金牙如同遽然想到了什么,急速按住我的手:“可别,胡爷,我遽然想到,我们错了。”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月牙缺口 下一章:第十三章 悬魂梯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Letou登录2009贺岁篇 吴邪的私家笔记 Letou登录2016贺岁篇 · 钓王 Letou登录2:秦岭神树 黄河鬼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