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二章 冰川水晶尸

上一章:第一章 逝世保藏者 下一章:第三章 发丘印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明叔给我看的相册,里边满是各种棺木,棺盖一概打开,显露里边的干尸,时代风格皆不相同。有的一棺一尸;也有两尸侧卧相对,是共置一棺的夫妻;更有数十具干尸会集在一口巨棺之中,外边都罩有阻隔空气的通明柜子。说是私家保藏,则更像是摆在展览馆里的展品。

我问明叔这些干尸是做什么的。有人保藏古董,可是真实的“古董”想不到也有人要。从前却是传闻过新疆的干尸能卖大价钱,可是保藏了这么多还真是头回得见,真是大开眼界。

明叔说国外许多博物馆专门购买保存无缺的古尸。这些尸身是一种凝固着永久逝世之美的文物,其间蕴涵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文明价值。

明叔对我说胡老弟你已然看了我的藏品,是否能让我看看你从云南搞到的镇尸古镜?价钱随你开,或许我这儿的古董你中意哪件,拿来交流也能够。

我心中暗想,这位明叔是个识货的人,或许他知道那面铜镜的来历也未可知,不如套套瓷,先不告知他那面古镜早就不复存在了。所以问明叔,这镜子的来历有什么讲头没有。

明叔笑道:“胡老弟还和我盘起道来了,这面铜镜对你们没什么用,对我却有大用,人间辟邪之物莫过于此了。说起来历,尽管还没亲眼看到过,但其时我一听古董行的几个朋友说起,就马上想到,必定是先秦从前的古物绝不会错。秦始皇便是法家,这个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对不对?”

我只记住“文革”时有一阵是“批儒评法”,如同提到过什么法家学说,详细怎样回事彻底搞不清楚,只好不明白装懂地址了允许。大金牙在旁说:“这我们都知道,百家争鸣时有这么一家,是治国施政的理论,到汉代中期尊儒后就绝根儿了。”

明叔持续说道:“当着真人不说假话,那面能镇尸辟邪的铜镜,便是法家的标志之物,相传造于紫阳山,能照六合礼义廉耻四维。据记载,当年黄河里有鳌尸无事生非,覆灭船舶,秦王就命人将此镜悬于河口,并派兵看守。直至秦汉替换,这古镜就落到汉代诸侯王手中了,终究不知怎样又落到云南去了。能装在青铜椁上抑制尸变的古镜,人间绝无第二面了,你把它匀给我,我绝不会让你吃亏。”

我听了个大约,心里尽管觉得有些惋惜,但这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价钱再适宜,怎样办我手里没东西,便对明叔直言相告,我这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古镜,那都是胖子满嘴跑火车,他在前门说的话,您就得跑八宝山听去。

说完我就要动身告辞,可是明叔如同不太信任,再三款留,只好留下来吃顿饭。明叔依然认为我舍不得割爱,便又取出一件古意盎然的玉器,举在我面前。我一打眼就知道这不是什么俗物,看他这意思是想跟我“打枪”(交流)。做我们这行的有规则,两边不过手,假如想给他人看,必须先放在桌上,等对方自己拿起来看,而不能直接交到手里,由于这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一旦掉地上损坏了,说不清是谁的职责。

明叔已然握在手里,我便欠好接过来,只看了两眼,尽管只需小指粗细的一节,但肯定是件海价的行货,在此物周围,便觉得外边的炎炎暑热全都化为乌有了。

大金牙最喜欢玉器,看得拍案叫绝:“古人云,玉在山而木润,产于水而流芳。这件玉凤虽细巧,但一拿出来,感觉整个房间都显得那么润泽,真令我等备觉舒爽。敢问这是唐代哪位娘娘戴的?”

明叔满意地笑道:“仍是金老弟有眼力啊,边个娘娘?《天宝遗事》虽属演义,但其间也不乏真材实料,那里边说杨贵妃含玉咽津,以解肺渴,便是指的这块玉嘛。这个资料是用一块沉在海底千万年的古玉雕刻,玉性本润,海水中沉溺既久,更增其良性,能泻热润燥,软坚解毒,是无价之宝啊,也是我最中意的一件东西。”

大金牙看得眼都直了:“自古凡发冢见古尸如生,其腹口之内必定有很多美玉。从粽子里掏出来的古玉都无价之宝,更何况这是贵妃娘娘日常含在口中的……”说着话就把脖子探曩昔,伸出舌头想舔。

明叔赶忙一缩手:“有没有搞错啊,现在不能够,换给你们后,你乐意怎样舔就怎样舔,你便是天天把它含在嘴里,也没有问题的啦。”

明叔见我不说话,认为价码开得不行,又取出一轴古画,戴上手套,打开来给我们观看。又对我说只需你点个头,那深海润玉,加上这卷宋代的真迹《落霞栖牛图》,就满是你的了。

我心想这明叔好东西还真不少,我先开开眼再说,所以模棱两可,凝思去看那卷古画。我们这伙人素日里尽管倒腾古董,但很少触摸字画,底子没见过多少真迹,但这些年跟古物打交道,对这种真东西,有种直觉,加上在古墓里也看过不少岩画,一看之下,便知道十有八九也是件名副其实的“灵药”(极品)。

整幅著作结构为两大块斜向切入,近景以浓郁的树木为主,一头老牛在树下啃草,线条简练流通,笔法神妙,将那老牛温柔沉着的神态勾勒得生动逼真;中景有一草屋坐落林间;前景则用淡墨体现远山的山形暮霭。远中近层次联接天然,渲染得真假映衬,轻烟薄雾,宛如有层青纱隐秘,使人一览之余,产生了一种清深幽远、空灵舒适的远离尘世之感。

明叔说到了晚上,光线昏暗下来,这本在树下吃草的牛,便会回到草舍中伏卧安睡,这是不或许多得的珍品。

我当即一怔,这画虽好,可是画中的牛会动,那不免也太神了。从前传闻过有古董商用两张画蒙人的,画中有个背伞的旅人,一到下雨画中的伞就会撑开,其实是两张画私自互换,不明终究的认为是神物,这张《落霞栖牛图》怕也是如此。

而明叔当即遮住亮光,再看那画中的老牛,公然已卧于草舍之旁,本来吃草的当地空空如也,我大吃一惊,这张古画果是神人所绘不成?

明叔却不隐秘,以实相告,这画中用了宫中秘药染过,故有此奇迹。就算没有这个环节,这幅《落霞栖牛图》也够买十几套像样的宅子了。

明叔又拿了两样东西,价码越开越高,真是豁出了血本,看来他必是久欲图之了,见我一向不愿容许,便又要找其他东西。

我对明叔说:“我们今日算是真开了眼了,在您这长了不少才智,但实不相瞒,那面法家祖师古镜,我确实拿了,可是出了意外,没能带出来,不然我们真就能够做了这单打枪的生意。您下这么大血本换那面古镜,莫非是贵寓的粽子有尸变之兆?假如便利的话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我倒知道几样能制尸变的方法。”

我又对明叔说:“我看我们之间也没必要有什么忌惮了,都是同行,您那摆着的十三须花瓷猫是湘西背尸人拜的,既是如此,必定也明晰此道,莫非会没有方法抵挡尸变吗?”

明叔大约也理解,现已开出了天价,再不容许那是傻子,看来确实是没有东西,无法之余仍是留我们吃饭,喝了几杯酒,明叔就说了工作的原由。

明叔的祖上确实是湘西的背尸者,“背尸”并不是指将死人背在身后扛着走,而是一种盗墓的方法。刨个坑把棺材横头的挡板拆开,反着身子爬进棺内,而不敢面朝下,做的都是“反手活”。这些奥秘怪异的规则,也不知是从哪朝哪代撒播下来的,明叔家里便是靠这个发了横财,后来他爹在走马屿背尸的时分,碰上了湘西尸王,送掉了命,终究一代背尸者,就在那里画上了句号。明叔由于腰缠万贯,并且没传下来祖上的手工,便到南洋做起了生意,终究定居在香港。

后来就开端倒腾干尸了,沙漠、戈壁、高山、荒漠中出土的干尸,若是有点身份,保存无缺的,扣上个某某国王、某某将军、某某国公主的名号,便能坐地起价,一本万利,比什么可都挣钱,下家多是一些博物馆展览馆私家保藏者之类的,当然都是在地下生意。

前不久一家海外博物馆来找明叔谈生意,他们那里有本从藏地得到的古代经卷,里边记载着一位藏地魔国公主逝世的独特现象。她由于一种古怪的疾病而死,身后变成了一具冰川水晶尸,被认作是神迹,便用九层妖楼将她封埋在雪山上。经卷里乃至还提到了一些关于墓葬方位的详细头绪。

这是一单最大的生意,但据明叔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这具千年冰川水晶尸性属极寒,阴气极重,假如没有藏传供奉莲花生大师的灵塔,普通人一旦挨近就会逝世。抵挡那种东西,其他镇尸的物件怕是全派不上用场了,想来想去或许用那面古镜才有或许将她从九层妖楼里背出来。

我和大金牙仍是头回传闻这个名词,湘西尸王的传说却是听闻已久了,终究什么是冰川水晶尸?比那湘西尸王怎样?

我听明叔所说的内容,竟是和藏地魔国有关,当即便聚精会神起来。九层妖楼我从前见过,便是个用方木加夯土砌的墓塔,那是塔藏的雏形。魔国的什么公主倒没传闻过,或许明叔的情报有误,也说不定便是“鬼母”一类的人物。僵尸里最凶的莫过于湘西深山里的尸王,听说百年才呈现一次,每次都是为祸不浅,冰川水晶尸是否相似?

明叔说彻底不同,雪山上的冰川水晶尸是被人崇拜的邪神,从里到外水晶化的尸身,全世界绝无仅有,所以才不惜一切代价想把它搞到手。但这种远古的凶恶之物,怎能容易入阳宅?

香港南洋等地的人,对此分外迷信。明叔倒腾的干尸,有不少是带棺材成套的,每经手一个,都要在棺内放一根玉葱,取“冲”字的谐音,以遣散阴邪不吉的倒霉。

至于冰川水晶尸,与其说是具古尸,更不如说是邪神的神像,所以想用法家祖师镜这种神物来镇宅,不然即便从雪山里把尸身发掘出来,也没胆子运回去。西藏那种奥秘的当地,许多事难以用常理推测,谁知道会有什么咒骂降临到头上。已然古镜没了,只好再找其他的东西,一旦有了端倪,明叔就要组队进藏,依照经书中的头绪,去挖冰川水晶尸。这单生意太大,明叔要亲身督战,盯着别让手下把古尸弄坏了。

至于组队进藏的事,到现在还没什么适宜的人选,明叔期望我能一起前往,假如能有几位摸金校尉助阵,那必定会添加成功系数。

我并没容许下来,心中暗自策画,本来明叔下这么大的血本,还不光是图一面古镜,还想让我们出手相助。现在有几个疑问,明叔是怎样知道我们从云南发现了一面古镜?他应该知道我和胖子是倒斗的,可是他并不知道我们是戴着摸金符的摸金校尉,莫非这些都是胖子说出去的?

这么一问才知道,本来明叔底子不认识胖子,也没跟他谈过话,明叔说是有位算命的高人,真是可谓神术,全托他的点拨。最开端的时分,明叔得知潘家园传出音讯,说是有面古镜被人在云南发现了,四处刺探下落无果,就找一个自称陈抟①转世的算命盲人,请他点拨点拨,看能否知道是哪路人马最近在云南深山里得了古镜。成果那瞽目老者连想都没想,马上就起了一卦,然后写了个地址,说是按这地址找一位叫王凯旋的,还有一位叫胡八一的。这俩人是如今世上,手法最高超的摸金校尉,都有万夫不挡之勇,神鬼莫测之机,兼有云长之忠,翼德之猛,子龙之勇,孔明之智,那面古镜必定便是他们从云南掏出来的。

明叔说今日得见,果验前日卦词。那位老先生,真是活神仙,算出来的机数,皆如烛照龟卜,毫厘不爽,不仅是陈抟老祖转世,说不定仍是周文王附体。

我和大金牙听到此处,都强行绷住面孔,没敢笑出来,心想要是这种算命的水平,也能称之为“烛照龟卜”,那我们俩也能当周文王了。不过瞎子这回也算办了件正事,没给我们帮倒忙,净往我们脸上贴金了。人抬人,越抬越高,所以我和大金牙也马上装出惊奇的表情,对明叔说想不到还有此等世外高人。从前一向不太了解“料事如神”和“料事如神”这两个词什么意思,今日算是生动切实地体会了一把。若是有缘拜见,得他白叟家点拨一二,那可真是毕生受用无穷啊,仅仅我等平常百姓,怕是没这种机会了。

明叔说也不是没有机会了,那位老神仙,就在陶然亭公园邻近,一百块就能够算一卦,只需多给钱,还能够接到家里来相相风水。不过他白叟家有个习气,不是拨了奶子不愿坐的了,我朋友刚好有一辆,你们想去请他的话,我能够让阿东给你们开车。

我谢过明叔的善意,再说下去非得笑出来露了馅儿,赶忙岔开论题,不再谈那算命的瞎子。我对明叔说,去藏地挖九层妖楼里的冰川水晶尸,这个活儿按理说我能接,尽管没有法家祖师的古镜,我也能想方法给您找个其他东西替代,至于详细是什么,现在不能说。总归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我们摸金的有我们自己的方法。但现在我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做,在没有成果之前,还不能应承下来,过几天之后,我再给您个切当的答复。

明叔明显对我们甚为倚重,再三嘱托,并容许能够先给我们一些定金。我和大金牙对那块杨贵妃含在口中解肺渴的玉凤,早已垂涎欲滴,便问能不能把这玩意儿先给我们,我们一旦腾下手来,必定优先考虑您这单生意。

明叔赶忙把那玉凤收了起来:“别急别急,事成之后,这些满是你们的,但这件玉器做定金真实不适宜,我另给你们相同东西。”说完从檀木架子底下取出一个瓷坛。看这瓷坛非常古旧,边口都磨损看不见青花了,我跟大金牙马上没了兴致,心想这明叔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老财迷,这破烂货到潘家园都能论车皮收。

明叔奥秘兮兮地从瓷坛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油纸包,本来坛子里有东西,密密实实地用油纸裹了得有十来层。先把油纸外边涂改的蜡刮开,再将那油纸一层层揭开。我跟大金牙靠近一看,这层层包裹中封装的,竟是两片发黄干燥的树叶。

我学着明叔的口吻说:“有没有搞错啊,这不便是枯树叶子吗?我们堂堂摸金校尉,什么样的冥具没见过。”我说着话捏起来一片看了看,如同比树叶硬一些,但绝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看完又扔了回去,对大金牙使个眼色,怒气冲冲地对明叔说:“你要舍不得落定也就算了,拿两片树叶出来寒碜谁,故意跟我们大陆同胞犯膈是不是?”

大金牙赶忙作势拦着我,对明叔说:“我们胡爷就这脾气,从小就苦大仇深,看见资本家就压不住火。他要真急了谁都拦不住,我劝您仍是赶忙把杨大佳人含着玩的玉凤拿出来,以免他把你这房子拆了。”

明叔认为我们真生气了,生怕开罪了我们,忙解释道:“有没有搞错啊,胡老弟,这怎样会是树叶呢?边个树叶是这姿态的啊。这是我在南洋跑船的时分,从马六甲海盗手里买到的宝物了,是龙的鳞片,龙鳞。”

明叔为了证明他的话,在茶杯中倒满了清水,把那发黄的干树叶捡出一片,悄悄放入杯中。只见那所谓的“龙鳞”,一遇清水,马上变大了一倍,色彩也由黄转绿,晶莹剔透,恰似在茶杯中泡了一片翡翠。

我从前在福建也传闻过“龙鳞”是很值钱的,有些当地又称其为“润海石”,但没亲眼见过。听说在船上放这么一片,能够避风波;在干旱的当地供奉几片还能够祈雨,用来泡茶能治哮喘,至所以不是真的龙鳞就说不清楚了,或许仅仅某种巨大的鱼鳞。此物虽好,却不稀罕,不如那件玉凤来得真实,所以装做不明白,对大金牙说:“这怎样会是龙鳞呢?金爷你看这是不是有些像我们做菜用的那种……叫什么来着?”

大金牙说:“虾片!一泡水就变大了,一块钱一大包。我们家小三儿最喜欢吃这口,这两片都不行它塞牙缝的。”

我们俩好说歹说,终究也没把玉凤蒙到手,这润海石尽管略逊几筹,可是不要白不要,爽性就连那瓷坛子同时收了。

回去的路上,大金牙问我这两块润海石能不能值几万港纸。我说够戗,俩加起来值八千港纸就不错了。

大金牙又问我这回是否真的要给这老港农当枪使,拾掇拾掇就得奔西藏昆仑山?

我说别看是老港农,老东西挺有钱,港农的钱也是钱,我们不能轻视他们资本家,他们的钱不扎白不扎。别的他手中有藏地魔国陵园的头绪,两边能够相互使用,但此事回去之后还得再商议商议。我们现在还有件事得赶忙做了,去陶然亭公园那儿找算命的陈瞎子。他对《易经》所知甚详,《易经》一应俱全,然而其本源便是十六字天卦,我得找他探问一些关于这方面的工作,以免Shirley杨回来后,又要说我整天游手好闲了。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一章 逝世保藏者 下一章:第三章 发丘印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黄河古道 Letou登录1:七星鲁王宫 天眼 三尸语 诡神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