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四章 利涉大川

上一章:第三章 发丘印 下一章:第五章 古格银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我心想不用问,这位必定便是全卦真人了。我充做看热闹的,挤进人群,只见马真人正对着山下指画方向,琢点穴位,对那些人说道:“西北山平,东山稍凹,有屏挡遮护,有龙脉盘绕,咱们庄的校园要是盖在这儿,必多出状元。”

这时有个背着包裹的中年山民,长得其貌不扬,看样子是路经此地无意中听到马真人的言辞,便对世人说道:“看各位的行为,莫非是要在此地建房?此山乃白蚁停聚之处,万万不行制作阳宅,不然简单出事端伤人。”

马真人一贯受惯了众星捧月,相形度势百不失一,何尝有人敢出言辩驳,看那山民非常面生,不是本乡本土的,心中不由有气,便问他一个外地人,怎样会知道这山里有白蚁。

那过路的山民说道:“东山凹,西山平,凹伏之处为西北屏挡,复折而南,缭绕此山,虽有藏风之形,却无藏风之势,风凝而气结。风生虫,所以最早的繁体字‘風’字,里边从个虫。风与山遇,则生白蚁。此地在青乌术或《易经》中,当为山风蛊,建楼楼倒,盖房房塌。”

马真人问道:“这儿山明水秀,怎样会有蛊象?虽有山有风,但没听说过山风蛊,你既如此说,请问蛊从何来?”

山民指着山下说,白蚁没有一只独自举动的,凡白蚁出没必三五成群,“蠱”字上面是三个虫,三者为众象,众便是多,下面的皿字,形象损器,恰似蚁巢。此地表层尽管无缺,怎样办下边已被蚁穴纵横噬空。我乃过路闲人,是非得失与我毫不相干,仅仅不忍房子坍毁伤及无辜,故此出言提示,言语鲁莽,如有不当之处,还望海涵,这就告辞了。

那山民说罢回身欲行,马真人却一把将他拉住:“且慢,话没说了解别想走。你说此山中有蚁穴,此亦未可知,但以蛊字解蚁,却实属臆造,此种江湖手段,安能瞒得过我。”

山民只好解释道:“自古风水与易数不分居,所以才有阴阳风水之说。这儿地处据马河畔,河水环西山而走,白蚁行处也必有水,所以《易经》中的蛊卦,也有利涉大川之语,山风蛊便应利涉大川。”

马真人听罢笑道:“我家祖上八代都是卦师葬师,《易经》滚瓜烂熟,说起易数你可不能蒙混过关了。蛊卦的利涉大川,应该是描述蛊坏之极,乱当复治,拨乱兴治之象,所以此卦为元亨而利涉大川,你胆敢如此乱解,真实可笑之极。”

这时有几个功德的乡民,力争上游地跑到山坡下,用铁锹挖了几铲子,公然挖出成团的白蚁,世人都难免对马真人和那山民另眼相看。

只听那山民对马真人说:“依你所说,利涉大川仅仅虚言,换个其他意思附近之词相同通用,这是对易数所见不深。其实利涉大川在此卦中特有所指,蛊卦艮上巽下,本属巽宫,巽为木,艮卦内互坎卦,坎为水,以木涉水,所以才有利涉大川之言。我还有事在身,不能跟诸位久辩,假如世上真有风水宝地,又哪里还有什么替他人相地的风水先生,劝诸位不用对此过于执着,山川而能语,葬师食无所。”说完之后,也不论马真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表情,回身就走。

我在旁也听得呆若木鸡,这世上公然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自恃有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就觉得如同怎样的了似的,其实比起这位貌不惊人的过路山民,我那点杂碎真是端不上台面。这些年来我是只知风水,而不晓阴阳,我猛然间觉悟,这山民对卦数一目了然,又通风水秘术,今天该着杠着让我遇见,岂能擦肩而过坐失良机。

这么一愣神的时间,那过路的山民现已走下了山坡。被人辩得哑口无言,自称全卦能倒背《易经》的马真人,估量也是个包子,我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从后三步并做两步地追了上去。

山路弯曲,绕过山沟后,总算赶上了他,我开门见山地说想了解一些卦数之事。那山民也没什么架子,与我随口而谈,本来他是来此地省亲,这时是要赶路搭车回老家。我见机不行失,便也不多客套,直接讨教他,可否知道《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之事。

山民听闻此言,显露一丝惊讶的神色,爽性与我坐在山下林中,详细扳话起来。十六字天卦自成一体,包含诀、象、形、术四门,听说创于周文王之手,但是因为其数鬼神难测,能窥其门径者很少,汉代之后便失传了。留下来的,只要易数八卦,后世形而上学奇数,包含风水秘术无不源出于此。

晚清年间,有名金盆洗手的摸金校尉,人称张三链子、张三爷。听说他自一古冢里掘得了十六字天卦全象,并结合摸金校尉的专利产品“寻龙诀”,撰写了一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但此书夺六合之秘,恐损阳寿,便毁去阴阳术的那半本,剩余的半本传给了他的学徒阴阳眼孙国辅,连他的亲生后代都没得教授。

这位山民便是当年张三爷的后人张赢川,他所知所学,无非都是家中老一辈口授,特别精研易术。咱们一盘起道来,越说越近,阴阳眼孙国辅便是我祖父的恩师,这可有多巧,敢情还不是外人,从祖上一辈辈地排下来,咱们俩归于同辈,我能够称他一声大哥。

张赢川问明晰我找十六字的来龙去脉,说此事极难,十六字是不行能找到了,即便是某个古墓里埋着,找起来那也是难如登天,并且事关天机,找到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幸事。

我觉得关于“天机”可能是了解不同,我以为所谓的天机,仅仅一些寻求长生不死之道的隐秘,是统治阶级所把握的一种秘要。但是我对成仙之类痴人说梦的事毫无爱好,仅仅想除去死后担负的咒骂,才不得不从龙骨天书中找运用雮尘珠之道。事关生死存亡,所以甘冒奇险去深山老林中挖坟掘墓,就算是死在阵前,也好过血液逐步凝结躺着等死的日日折磨。

张赢川说兄弟出完事,当哥的就该出面,但怎样办本身身手卑微,家中那套摸金的身手也没传下来,帮不上多大忙。但易含万象,古人云生生改变为易,古往今来之常为经,六合间祸福改变都有必定之机,愚兄略识此道,尽管仅能测个概括,却有胜于无,无妨就在此为兄弟起上一课,推天道以明人事,一卜此去寻龙之路程。

我闻言大喜,如蒙点拨,那便是拨云见日了。张赢川说起卦占数,并不拘何物,心处处便有天机,当下顺手摘了几片树叶,就地扔下,待看明卦象也觉惊讶:“奇了,机数在此,竟又是个山风蛊的蛊卦,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

我对此道一无所知,忙问道:“这卦是什么意思?咱们背上的咒骂能免除吗?”

张赢川道:“甘蛊之母得中道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风从西来,故主驳在西,西行必有所获。然风催火,此卦以木涉水,故此火为凶,遇水化为生,如遇火往未能得,然遇水得中道,却亦不决见其吉。先甲三日,后甲三日,终则有始,天行也,紧记,紧记。”

我心中本对藏地有些发怵,多日来郁结于此,一向不能下定决心去西藏,这时见卦数使然,当即打定了主见,看来不去昆仑山走上这一趟,这场祸事终归不能化解。所以再以雮尘珠终究为何物相问,终究是眼睛仍是凤凰?

张赢川注视那几片树叶半晌,才答道:“既是眼睛,又是凤凰,此物即为长生。”

我说这可怪了,怎样可能既是眼睛,又是凤凰?莫非是凤凰的眼睛不成?凤凰是神话传说中的神兽,世上又怎样会有凤凰的眼睛?

张赢川为我解读此卦机数,先甲三日,后甲三日,终则有始,这些皆为轮转往复是也。传说凤凰是不死之身,能够在灰烬中涅槃重生,此也合生生不息之象。目为二,三日为奇,日虽似目而非目,故缺乏为目,但是有三在前,多出其一,即又为目。我以机数观其物,可能是一种标志长生不死之意的极端相似人目,而又非人意图东西,但终究是什么,神机缺乏,参悟不透。

尽管未能切当指出雮尘珠详细是何物,但已让我恍然大悟,佩服得五体投地,眼前那层浓重的迷雾,总算现已揭开了一条缝隙。事前我并未对他明言雮尘珠的状况,但他竟以几片树叶以及两句问话,就断出了“长生”二字,结合最近阅历的事情,无不符合,这八卦之数已精奇如斯,倘若有十六字,那真可通神了。

张赢川说今天机数已尽,再多占则有逆天道。刚得聚首,却不得不又各奔东西,卦数之准与禁绝,皆在心思与天机相合,或许失之毫厘,就差之千里。刚才所起的一课能够作为参阅,不行不信,也不行尽信,愿君好自为之,日后有缘,当得再见。

我把他所言的卦词都逐个紧记,从西藏回来后,若是还有命在,必定再去拜见。所以两边各留了地址,我一向将他送到山下的车站,刚才告别。我站在原地,回味那些卦词,竟又觉其间奥妙深不行测。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三章 发丘印 下一章:第五章 古格银眼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鬼打墙 西夏死书 帝陵:民国榜首风水师 诡墓 Letou登录7:邛笼石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