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十四章 失踪(下)

上一章:第十四章 失踪(上) 下一章:第十五章 蚰蜒钩(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胖子轻视地将嘴一撇:“让您给说着了,小时分还真开过两枪。”可他随后从老羊皮手中接过了猎枪一看,苦笑道:“您这种枪我可没打过,这是猎枪吗?我看比最初义和团打洋鬼子的鸟铳强不了多少。”牧民的猎枪也有先进的,可老羊皮只需一杆猎铳,因为克伦左旗草原上的豺狼并不多,偶然远远地看见一只,用猎铳放个响,只为了起一个震撼效果,这种小口径火铳其实还有很传奇的前史,它的原形出现在天津,是一种打野鸭子的器械,结构简略经用,当年太平天国北伐,打到了天津,只需打下天津,大清的京城就保不住了,这节骨眼上天津知县谢子澄把打野鸭子的民团组成了火枪队,运用打排子枪的战术进行防护,声称“鸭排”,最终居然就依托“鸭排”把太平军打退了,所以清末民初,民间着实造了一大批这样的作坊式火器,赤军长征时也还有人运用这类兵器,可它再凶猛也是半个多世纪之前的家伙了,现在早都该当成古玩,送进博物馆了。

不过现在没时间争辩这支猎铳能不能有杀伤力了,有只防身的器械总强似赤着两个拳头,四人尽量挨近,将视野呈扇形对着草原铺开,马匹仍然在“咴儿、咴儿”打颤,我凝思望向前方,草原上视野广大,天苍苍,野茫茫,无不尽收眼底,可除了长风抚草而过,田野上空空荡荡,发觉不到什么反常的动态。

越是安静心中越是没底,整整一大群牛在草原上遽然失踪,并且失踪得如此彻底,我感到冥冥中好像有种奥妙的力气,绝非人力所能对立,看马匹这般不安,或许那股可怕而又奥妙的力气正在挨近我们,可我们乃至不知道它在什么方向,我重复在问自己该怎样办?或战或逃?想来想去,眼下也唯有静观其变了。

脑海中翻翻滚滚的思绪,遽然被天空中一声大雁的悲鸣打断了,我听到空中雁鸣,和其他三人一齐下意识地昂首往空中看去,只见一排人字形的雁阵正自我们上方掠过,秋天留鸟结队迁徙,是草原上习以为常的风光,我们本不以为意,可这排雁阵飞翔的道路前方,刚好悬着一团黑云,那片云厚得惊人,有那么一点象是原子弹爆破的蘑菇云,不过规划小得多,色彩也不同,在草原上挺常见,不仔细看倒也不简单引起留意,云团从高空直垂下来,这是一种名为“天挂”的云,有经历的牧者见到这种云,便知道最近要有雨雪了。

我们抬眼望上去的时分,飞翔的雁阵刚好切入云层,因为人字形状雁阵很长,阵围有几只大雁还没挨近云团,跟着云中几声凄惨的雁鸣,最终这几只雁好像惊鸿般散开向后逃去,我们看到这景象,心中马上打了个突:“我的天,那云中有东西!”老羊皮抱着脑袋一声惊呼,长生天啊,妖龙就藏才云里。

高空处好像有强风吹过,“天挂”的彤云敏捷散开成为丝瓦状,蓝天红日看得分外清楚,那云中空空如也,什么也不存在,而逃散的飞雁还在远处哀鸣,刚刚那些飞进云中的大雁,好像蒸发在了云中,连根雁毛都没留下。

我们堂目结舌,假如不是亲眼所见,谁会信任方才这一幕可怕的景象,这时天上撒下来的阳光好像由一会儿转暗了,但我们的眼睛看起来,天上仍然是蓝天白云,没有任何不应该有的东西,可马匹随即再次变得不知所措,因为我们为了将马带住,都向后勒着缰,马匹知道主人没有宣布奔驰的指令,仅仅在原地回旋扭转,但怎样勒也不愿停下。

就在这不知道进退之时,我遽然有一种耳膜发胀的感觉,心道不妙,天上那东西朝我们来了。老羊皮也反响了过来,挥动马鞭,朝我们的坐骑后臀各抽了一下,大伙都知道不跑不行了,一齐磕镫催马:“跑啊,快跑!”

四匹马总算得到了摆脱,带着我们泼剌剌冲向草坡后边,骑马最怕的便是下陡坡,很简单马失前蹄,可这时分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用人去敦促,马匹都玩了命地狂奔起来,耳边只需呼呼呼的风声作响。

马匹只捡地势低洼处逃蹿,满是在崎岖的草丘之间飞驰,我们知道马对风险的感知比人敏锐许多,不用去问理由,只管伏在鞍上,任由那匹军马带着我们逃生便是了,百忙之中我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看死后,只见阵阵秋风在草海上制作着层层波涛,天高云淡,死后根本就空无一物。

一口气奔出大约两三里地,四匹马这才慢了下来,马的心情也从慌张不安中康复了下来,看来现已脱险了,我们勒住缰绳停下,回忆张望,谁也说不清方才终究遭受到了什么?但失踪的牛群,或许和那些飞进云中的野雁相同,都被某种无影无形的东西,给不可思议地吞没了。

我问老羊皮,他前次说几十年前在草原深处见到过龙,是否与我们刚刚的遭受相同?老羊皮一脸茫然若失的表情,他说那次的景象彻底不相同,那次是在傍晚,看到天空有条狰狞的恶龙,全身乌黑,几乎象是可怕的鬼魂相同,可不是刚刚那样晌晴白日,那么多的生灵说没就没了,这事真是见鬼。

世人胡乱评论了几句,都是束手无策,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丁思甜爸爸妈妈都是博物馆的管理人员,她从小触摸得多了,在我们这些人里就属她知识面最宽,但是就连她对这种现象也是从未听闻,她仅仅说世界上可惊可怖的自然现象极多,人类只不过是作为藐小一物看世事,又哪里认得清其间奥妙,但不论是用唯物主义仍是唯心主义,或是批判主义的眼光来看现状,我们的那些牧牛,都多半是永久也找不回来了。

合理丁思甜感叹命运弄人,我遽然发现不远处的山沟里荒草凄凄,一派狐鬼出没的痕迹,心说方才只顾着逃,这是逃到什么地方了?赶忙让老羊皮看看地势,这是哪啊?老羊皮定下神来,拨转马头看了看四周,神色登时紧张了起来,他望着那片山沟说,上辈子必定造孽喽,我们怎样就偏偏跑进了“百眼窟”?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失踪(上) 下一章:第十五章 蚰蜒钩(上)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最终一个摸金校尉 Letou登录7:邛笼石影 皇陵瑰宝 龙棺 Letou登录2009贺岁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