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四十六章 剥龙阵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魁星踢斗 下一章:第四十七章 动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鹧鸪哨察觉到一阵阴风从身后而起,当即凝思提气,回身一看,却见那具无头僵尸忽然而起,尸身上脏器淋漓,溅满了黑色的血水,被揪掉头颅的躯干犹如一截干木桩子。

鹧鸪哨正自惊疑,却见尸身紫袍中阴风涌动,一缕缕黄烟从它腔子里向外冒出,尸身咕咚咚流出脓水。本来宋末元初,盗墓之风盛行,并且人心丧乱,穴陵之徒为讨取冥具,不在乎戳害墓主遗骸,手法令人发指,所以元人最惧倒斗,只怕百年之后不得安定,这元将身后,除了故布疑冢。藏设销器儿匿伏之外,更有西域秘法硝制尸身。

尸身在人棺下藏前,用五毒混合幽绒草汁浸泡,一旦有盗墓贼绕过机关撬开棺椁,他不动尸身还则算了,假使抠肠破腹割裂尸身,当即会使僵尸皮肉中的秘药流出,整个尸身就变成了一个毒源,向四周分布浓重的毒雾。

方圆百尺之内,不管人畜虫兽,一切的死尸,遇到古僵化出的这种浓雾,就会跟着消融为相同剧毒的蜃气,称为“陵瘴”。活人吸得稍多即死,身后也会变为“陵瘴”的一部分,一传十,十传百,直到“陵瘴”外围百尺开外,再无生灵停止,最是暴虐不过。在没有防毒面具的那个时代里,是盗墓贼丧魂落魄的一种诡秘防盗手法,对那些毁尸之辈,起到了极大的震慑效果。

鹧鸪哨对此久有所闻,却因而术是从大食国传人中土,历代把握装备“陵瘴”秘药的人并不多,所以一向没真实碰上过。他知此物阴毒凶猛,中者即死,绝无挽救,搬山分甲术中并无应对之策,唯有疾退躲避。

一闪念之间,鹧鸪哨忽然想到,搬山卸陵盗发瓶山古墓,折损人手无算,搬山道人并非混迹绿林,倒还好说,可陈瞎子是卸岭盗魁,假使开棺启尸后不得一件冥具作为信物,将来常胜山陈总把头在绿林中哪还有脸面坐头把金交椅。

可元代古尸身上的内丹,以及紫金椁、七星板都已毁了,僵尸正在化做陵瘴,哪还有什么冥具可取?心念一动,见马灯朦胧的光影中金光闪耀,正是那紫袍古尸腰上束的金带,此带镶玉嵌珠,俨然王者风仪,何不取了它去?

鹧鸪哨也是艺高胆更大,不管陵瘴升腾,当即出手如电,一把扯断了紫袍古尸腰上金带。那条金带上挂着绿幽幽的一件事物,看似碧玉,实则青铜,铸成披发恶鬼的形状,鬼头无眼,瞎了二目,正与丹井中所见相同,铜鬼线条古拙简练,乃是三代以上的古物。

鹧鸪哨虽见过很多珍异宝货,却看不出那铜鬼的来历,就这须臾之间,祖洞中的陵瘴已浓得恰似化不开了,刺得人双眼流泪,当下再也不及多想,一个回身纵到红姑娘身前,用那条古尸金带将她缚在自己背面。

红姑娘腿上断骨受挫,立时从昏倒中疼得醒了过来,额上满是盗汗。鹧鸪哨把她颈上的黑纱罩在她口鼻之上,打个手势让她闭住气味。穴陵倒斗的高手,都多少练过一些“闭气功”,能够支撑一时暂不呼吸,红姑娘忍疼点了允许,鹧鸪哨一点点也不逗留,又把一旁的苗子夹在腋下。鹧鸪哨夹住导游苗子,感觉他已瘦得皮包骨头,身体犹如柴草枯木,手上便不敢用力,只怕将他勒断了气,而那红姑娘是个女子,身体轻盈。鹧鸪哨虽是连背带抱地带了两个活人,却并未觉得费劲,他抬眼看了看周遭地势,只见祖洞墓场中那鳞次栉比的墓穴,都已被陵瘴掩盖。

陵瘴就如感染敏捷的瘟疫一般,将墓场里的洞夷骸骨,多是消融分解为毒蜃,一片片剧毒的浓雾从中延伸涌动,渐聚渐浓,已无活人容身之地。

鹧鸪哨哪敢慢待,拎着一口气,发挥开提纵之术,攀岩挂壁向上逃去。他边逃边想,此刻即便能逃到洞外幸运抽身,那林中也是生灵虫兽极多,都免不了被陵瘴灭绝一空,受此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浩劫。

心中正自焦虑,三蹿两纵之间,已攀回了瓶山巨岩中的墓室,那墓室被三人分量一坠,四壁都是颤的。鹧鸪哨灵机一动,脚踏住傍边一根梁柱,使个千斤坠顿足一踩,随即借力攀住头顶的墓墙缝隙,将身体提了上去。

猛听墓室中咔嚓一声,柱倒梁塌,碎石砖瓦轰隆隆地塌落下去,烟尘障目,早将下面的地穴遮了个密不透风,祖洞里的陵瘴都被堵在了其间,再也延伸不开。

鹧鸪哨背着红姑娘,拎着苗子,一路穿土破石攀回了地上。此刻月已西沉,东方欲动,四下里静得出奇。

鹧鸪哨长出了一口气,林中空气湿漉辘的分外清新,回想这一进一出,真乃两世为人。此刻忽见林中火把晃动,到得近前,两边在漆黑中一报切断,本来是陈瞎子带了几十个弟兄前来接应。

陈瞎子等人赶过来,匆促把身受重伤的红姑娘和苗子抬去救治,鹧鸪哨见陈瞎子这伙人大多满身是血,似是经过了一场苦战,忙问终究。

两边各自说起情由。本来陈瞎子本想收拢残兵败将,稳定住局势之后就来接应鹧鸪哨,但那山崩之后,山阴里的大队人马不死即伤,军心大乱,那些军阀的倒斗部队,本就多是烟客、赌棍和一些老兵油子,幸运没死的,见了眼前这局势,都以为是山神爷爷发怒了。

有些老兵就说,这是天公之怒,连罗帅都给砸成肉饼了,我等还能有何作为。登时做了鸟兽之散,临逃跑前还把从丹宫里带出的瑰宝哄抢了一空,督战队尽管心黑手狠,可兵败如山倒,枪决了几十个,看看真实制止不住这些逃兵,最终也都跟着一发逃了个精光。

剩余的便是陈瞎子带领的卸领群盗,约有两百多人。陈瞎子先命几名亲信,星夜赶回湘阴老巢进行布置,然后便开端带着这些手下收拾残局,把那些折臂膀断腿的兄弟从死人堆里抬出来,有懂针石医理的盗伙担任救治,死了的都收殓尸首。正忙得不可开交之时,那裂开的山隙间,忽然蹿出一条黑蟒。

黑蟒瓮口粗细,全身鳞甲阴森,见首不见尾,它本是盘在一个隐秘的山洞之中,瓶山山崩时将它惊了出来,一张口就吞了两名盗伙。

群盗见了马上大呼小叫地举火驱逐,把这怪莽又赶回了山缝深处。陈瞎子多么眼力,看到怪蟒藏身的山隙里黑云犹如宝气蚀天,判定那山洞里还有奇珍。丹宫里的宝货被乱兵哄抢得所剩无几了,陈瞎子正愁瓶山盗墓一无所得,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居然遇见黑蟒巢穴里似有所藏,马上动心要夺。但洞中弯曲弯曲,里边黑风阵阵,腥不可闻,群盗虽有快枪,但轻率进去猎蟒寻宝,必遭吞噬,用炸药又只怕再次引发山崩。

好在这伙卸岭群盗最擅器械,其间不乏捕蛇捕蟒的能手,盗魁当即传下号令,派出二十个精壮汉子,把蜈蚣挂山梯拆散了,用利刃削成巨细不等的竹签,布成一座“剥龙阵”。

一向忙活到月上中天,才把上千枚尖利的竹签预备稳当,从洞口开端埋设,四处都是极细微的签子,细如钢针,插在土中,仅仅显露一毫,每隔一步再设一枚,顺着蟒路一向铺下去,签刃逐步加长加阔,到最终的竹签都如竹刀一般,上面涂满了麻药。

熟知蟒性的人都知道,大蟒穿山过岭,往来不断无碍,怪躯所到之处,连百年老树都能绞而断之连根拔起,一般枪炮也不能瞬间将其击杀,一得空地,临死前必会暴起伤人,当其矛头者立毙,但其缺点是贪恋巢穴,收支只走一条途径,是其习性使然。

卸岭群盗布妥了竹刀剥龙阵,当下点着了成捆的巴茅花,一团团冒着浓烟抛入蟒洞。那怪蟒体形太大,吃不得烟熏火呛,焰火一同,洞中黑气立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黑蟒便从窟窿里被逼了出来。只见蟒头大如水桶,五色斑然,视之真乃稀有反常的蟒中巨头,群盗发一声喊,当即远远散开。

那黑蟒刚出洞口,腹下便已被埋设极短的竹签划开,可它皮糙肉厚,浑然不觉,持续弯曲游出。体下所中竹签越来越尖利长阔,但此刻竹签上涂改的麻药现已发生,仍然是感觉不出有异。

群盗在远处看得逼真,那黑蟒越是前行,蟒躯越是沉重缓慢,身下拖着长长的一条血迹。并且蟒蛇之行有进无退,它理解过来早就晚了,只能向前边更长更尖利的竹刀丛里活动,不出三五百步,就被完全开膛破肚了,鳞肉破碎,鲜血喷涌如泉,当场伏地而亡。

卸岭群咨齐声呼吁,从五湖四海围拢过来,乱刃相加,剥皮扒鳞,剖脑去角,又掏了蟒眼和脑髓,这些都是很值钱的药物。陈瞎子阴沉的脸色至此才缓和了一些,不费一枪一弹就成果了黑龙似的一条巨蟒,总算是找回了几分面子。

随后陈瞎子又带着数十名盗众,笼烛钻人蟒洞,眼中所见,遍地都是人兽骨骸,细心辨认,本来那些入骨多是山中巨细山公的,残骨上盖着厚厚的一层蟒蛇分泌物,腥秽触脑。底层多是整箱的道藏典籍,本来是处藏经洞,并无太多金玉珠宝。

陈瞎子见率众忙活了深夜,仅仅掏了个藏经洞,难免绝望已极。有名卸岭喽罗撬开一口箱子,箱中尽是细巧的青铜器物,还有一檀木小匣,匣上金线攒着—条耀武扬威的四脚两头蛇,揭开一看,就中摆着一枚小小的铜人。那铜人彻骨般莹绿,面貌体形浑然凝重,并且双眼石沉大海,只剩空空如也的眼眶,不似近代之物。

如此秘藏,当是非同寻常的古物,那喽罗不敢慢待,呈至盗魁面前。群盗围上来观看,尽皆称奇,曾经从未得见,连卸岭盗魁陈瞎子也区分不出它的时代来历,脑中一片茫然,这铜人似符似饰,好生乖僻,其间必有名堂。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魁星踢斗 下一章:第四十七章 动咒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最终一个摸金校尉 惊讶物语 盗墓特种兵 Letou登录2015贺岁篇 · 七指 Letou登录2018贺岁篇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