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四十八章 点名状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 动咒 下一章:第四十九章 江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鹧鸪哨摇头道:“西夏黑水城遭流沙沉没,搬山填海之术确实对此力不从心。可自古相传,世上有一路摸金校尉,擅能搜山寻龙,分金定穴,他那寻龙诀里有天星风水秘术,能够仰视天星,俯察地脉,假使学得此术,或是请到摸金校尉相助,想找那黑水城通天大佛寺奇迹,犹如轻而易举。”

陈瞎子说:“摸金校尉?听说传到清末张三爷那一代,这天底下也仅剩三枚摸金符了,民国今后,便再没听过世上有摸金的业绩。当世就算还有三两个懂分金定穴的能手,如此世外高人又上哪里去寻?”

听说无苦寺住持落发前就曾是位摸金校尉,只不过如今世上无中生有、招摇撞骗之事极多,陈瞎子与鹧鸪哨没跟那长老打过交道,不知他的真假来历,并且那老和尚尽管禅学精深,但究竟年事已高,天知道是不是至今还活在人世。何况摸金校尉的天星风水秘术在沙漠里能否发挥,也尚难断语。

鹧鸪哨和陈瞎子各有一件不得不做的大事,并且都认为“对方想象之事缥缈无据,难以成功”,二人皆是心意已定,便八马九牛也拽不回头了,提到最终,也只道是“人各有志,不行强求”了,只是在湘阴预备分头去找献工墓和黑水城。

过/L天又传来音讯,老熊岭邻近的山贼草寇大举出动,到瓶山丹宫古墓里滤坑,各方发生了剧烈的武装冲突,死伤了许多人,不仅把丹宫祖洞都毁了,并且还尝到了甜头,觉得盗墓能发大财,纠合部队打破了当地县城,用炸药炸开了怒晴县的“凤鸣古塔”。

这座古塔极右灵异,历史上曾反反复复盖过八次,每一次不出十年,必定崩塌,并非是偷工减料或是人为损坏,古塔崩塌的原因无法解释,直到元代最终一次修葺,刚才保留到今天,是当地上知名的奇迹。

土匪和当地军阀借着瓶山盗墓的气势,用酷刑逼问守塔的老僧,得知凤鸣古塔底下埋着一座坟墓,可能是同瓶山元代将军一同逝世的一位番僧。

群贼得到消息,马上炸毁了古塔,在塔基下公然找到数道千斤石门,不过里边除了番僧金身之外,并无太多瑰宝,还闹出了一场诈尸吐丹的事端,紊乱中有人点着丁炸药,死人无算。老百姓都说是毁了古塔,镇不住山中尸王了,家家户户贴辰州符,整个老熊岭乱做了一团,惊动得四方不安。

陈瞎子闻讯大怒,卸岭群盗失手的时机,倒满足了那些不入流的毛贼,忍不住好生着恼,思量着要做一番大行为出来,重振声威。

适逢阴历三月十五,正好是关老爷磨大刀的日子,要有一年一度的赏罚大典。常胜山各股各路插香的响马子,都要在这一天里从各地赶来集会,当下在湘阴武圣庙里开了香堂,供上神位圣像,把各路响马响马的喽罗召拢,七八百人悉数聚集在堂前。

每年三月十五没有不下雨的,屡应不爽,这一天也是如此。只见天空中阴云密布、细雨如愁,乌云深处,隐约有雷声翻滚,堂内尽管宽广,也仅能包容百余人,其他的数百入都只好肃立在雨中。新败之际比不得从前,气氛分外凝重,近千人万籁俱寂。

首先由盗魁陈瞎子出来,率众叩过了关公刀,然后就在神位前烧香祷告。绿林道上与一般的烧香不同,响马响马烧香,按古例都要烧三把半,其间多有“崇盗尚义”的典故陈规在内,暗示着三支半的义气。

第一支是烧给春秋战国时期的羊角衰和左伯桃。当年这两个人相伴去投靠楚国,走到半路衣食缺少,只够一人保持,左伯桃为使羊角衰顺畅抵达楚国,就自杀而亡,把衣服食物都留给了自己的朋友,舍命助羊角衰成果功业。古人之风,至今令人动容。

其他两把香,分别是烧给桃园结义的刘、关、张,以及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他们既有兄弟之“义”,又有君臣之“忠”。加上从前的羊、左二人,皆是至死不愿相负,传为美谈,尽能够令后人顶礼膜拜,享用全香。

而最终的“半把香”,则是烧给瓦岗寨的一众好汉。为何瓦岗英豪不能受全香?本来隋唐年间,隋炀帝无道,全国大乱,贾家楼三十六友结义造反,聚义在瓦岗寨,挑了旗帜,要替天行道,征伐不义,一度名扬四海。可后来这伙人顺天意归顺李唐,唯有单通单雄信宁死不愿降唐,丢了性命,在被押到法场行刑之时,他的这些结拜兄弟里,只需秦琼秦叔宝一人来法场相送。所以瓦岗之义结局不全,只能供奉他们一半香火,以警后人。

烧香敬过了神道圣灵,便是卸岭群盗每年一次的论功行赏,其间有违法乱纪的,也要逐个诛罚。所谓“盗亦有道”,响马盗乃是梁山本性,官逼民反,落草为寇,或许星大材小用,借这绿林中暂时栖息的,并不足认为耻。不过响马也有响马的行规,谁犯忌讳了谁便是自寻死路,常胜山里的赏罚极为严格。

陈瞎子命掌刑执事上前,重申一遍常胜山戒条,那执事前在堂前香案上摆开诸般刑具,随后当众念道:“扒灰倒灶(扒灰倒灶,吃里扒外、言而无信。)忘忠义,折足断手挖坑埋;以下犯上不服今,八十红棍皮肉焦;贪水通风(贪水通风,水是冥具金钱,风是指机密音讯,泄露机密,私吞赃物。)有照顾,三刀六洞也难饶;言语不小心坏山名,自己舌头自己嚼……”

等执事逐条念算了,陈瞎子一招手,就有人将七八名盗众五花大绑押到堂前。这几个人都是此前瓶山山崩之时,同那些军阀部队的逃兵一同,卷了宝货惊惶万状的胆怯之辈,后来都被擒了回来。他们见盗魁面沉似水,庙堂上下一派杀气,知道此番必死了,个个别如筛糠。

只听陈瞎子问那执事:“按我常胜山的规则,临阵吞水、走返逃脱之徒,应当怎样发落?”

执事答道:“此乃大过,不容赦。按例应当在利剑之下身首异处,身后也不能以全尸安葬。”那七八名被缚的盗众一字一句听了个清清楚楚,更是面如土色,事到临头,也怨不得旁人,只好作茧自缚闭目等死了,其他群盗也都在堂前看得栗栗自危。

可陈瞎子却道:“瓶山古墓空折了我们许多兄弟,此乃我临机不决,事前又未能策划周全之过,假使按例应当利剑过颈身首异处,理应先斩吾头。这几个兄弟尽管有过,却罪不至死,灭灯惩治(灭灯惩治,剜眼珠子。)即可。”

群盗叹服盗魁坦言己过的胸襟,赶忙劝止,都说瓶山之事乃是天意,也应当我常胜山有此一回波折,不是人力所能改变,错不在一人,常胜山决不能群龙无首,日后还盼望舵把子带着大伙重整旗鼓。

陈瞎子本来也舍不得自己这——百多斤,装模作样寻死觅活了一场,被世人一劝,便赶忙就坡下驴,也借机饶了那几名盗伙,命他们跟着自己同时将功折罪。几名盗众把性命捡了回来,涕泪横流之下,死心塌地地佩服令命。

陈瞎子走到堂前,当着群盗的面大声说道:“如今世风陵夷,正是英豪好汉建功立业之秋。吾辈卸岭响马十万之众,自汉代亦眉兵败之后,涣散四方,啸聚山林,如此潜隐山岳、寄踪江湖已久,虽只做些倒斗取利、分赃聚义的阴谋,却也常有大图谋在内。纵观全国形势,已是四海动乱,人心思变,吾辈岂能不动一念?识时务者可称好汉,知世风者当为英豪,值此良机,我等英豪合志,好汉同心,必能图个腰金衣紫,青史留名,也不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群盗都是草莽之辈,听了陈瞎子这番极具鼓动颜色的言语,登时轰然称是。只不过现在北方的军阀实力强壮,都是洋枪洋炮,极为尖锐,常胜山里尽管也有几股军阀,但都难以与之抗衡,没有大批先进的军械,定然无法成事。

陈瞎子说卸岭群盗一向是以盗墓取利为主,古时随意一座帝陵,便纳尽了其时全国财富的多半,只需盗他一座完好无缺的帝陵,或大诸侯王墓,那金珠宝玉,甚至上古的珍物,只怕上万人数月也取之不竭。日前刚好得悉,澜沧江岸遮龙山后,正有一座献王墓,墓中穷奢庄重,多不是人世之物,如能盗发了此墓,大事必成,墓中宝货,十世也花销不尽。

可那云南究竟山高路远,此去奔走风尘,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并且是远离常胜山实力范围的蛮荒之地,种种反常险阻之处自是不必多说了,但也是扬名立万,大发横财的时机。群盗有野心大的就想跟着前去,深思远虑的便不建议去,也有许多优柔寡断的,一时议论纷繁。

陈瞎子自从在瓶山受挫,觉得人多反而不易成事,这次只需带上几十人南赴云南,如果盗不得献王古墓,也不至折损太多人手,不然再死个千百号人,就算旁人不说什么,自己也没脸再做舵把子了。他脑中一转,已有了主见,等堂前人声略微停息,这才说要布设黄纸,请出自古撒播下来的“过红鸡”大咒,由此决议谁去谁不去。

群盗立时附和,这是听其天然的行动,不让你三心两意地徘徊不前,将功折罪的天然要去,其他被红鸡点中的也再没二话可说。

所谓绿林,便是黑道,开香立会都离不开“斩鸡头、烧黄纸、发誓盟誓”的行为。“过红鸡”也是“裁鸡令”中的一种,却非结义发誓,而是要选拔所谓的盗墓敢死队。

“过红鸡”怎样点人名?只见在那阴霾的雨雾笼罩之中,关帝庙里灯烛高烧,先请出“文笔”,把卸岭群盗的名字,尽数写在一张极大的黄纸之上,因为人太多了,写完了一看,纸上鳞次栉比的几无空隙,跟从盗魁前赴云南遮龙山盗墓的辅佐,就将从这个名单里选出,去多少人,都有谁去,皆听天意。

又有裁鸡执事选了一只生猛鲜活的大公鸡,当着世人唱了—‘番“裁鸡赞”,无外乎便是那些“此鸡本是天上有,下界而来何所为?俗人要它无处用,弟子拿来裁红鸡……”赞词唱算了,执事拽出明晃晃的刀子,对陈瞎子单膝点地跪在地上:“敢问舵把子,今天裁此凤凰鸡,是用文裁仍是用武裁(文裁,割鸡颈;武裁,剁鸡头。)?”

陈瞎子本来安坐堂上,此刻动身对那凤凰鸡行了一礼,对执事说道:“按赤眉旧例,此乃红鸡点名状,既不必文才,也不必武才,要看兄弟的谈锋。”

执事领了“谈锋”号令,把霜刃衔在口中,提了那大公鸡拎在眼前,将头一甩,嘴里咬的利刃便划开鸡颈,随后执事张开嘴放脱刀子,大叫一声:“过红了!”两手擒住被划开气管的金鸡,从铺在香案上写满名字的黄纸头顶,由西到东地横着一扫而过,鸡血刚好涌出,热血点点滴滴地淋在黄纸之上。

名单纸上但凡被鸡血点中的人名,就算是“犯红”,这些人都要跟陈瞎子去云南阴谋,数了数有三十余人,当即发布宣读了名姓。

没人红名的盗众,都抱拳向犯红之人道喜,纷繁敬上酒来;点中名字的有必要连喝三碗血酒压惊,洒到杯干。血是金鸡血,酒是狂药酒,喝完血酒算是消除了“点名状”上大红的煞气。盗魁又当场分给每人一笔金钱,用以安排家中长幼,称为“压命钱”。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 动咒 下一章:第四十九章 江湖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鬼吹灯 老九门 三尸语 惊讶物语 触墓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