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十八乱葬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画门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尸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孙教授说这洞窟里太潮了,里边有什么也都毁了,观山太保封师古尽管行为乖僻,但他生前毕竟是怀有异术的高士,观山指迷多么神妙?怎样会把墓址选在如此阴晦湿润的地点?我们八成又找错地方了。

我也觉得作业有异,这时摘了防毒面具,能够听到岩层深处模糊有水流之声,好像深处有阴河或许地下湖泊之类的水系,没有真实的“观山指迷赋”作为参照,使人难以判定“银屏铁壁”下的洞窟,是否便是“地仙村古墓”的进口。

我稍一思量,便打定主意要持续冒险进入洞窟深处,只要亲眼看个清楚才有计较,所以对世人说道:“我们这队人里有摸金校尉,还有蜂窝山里的高手和解读古文字的专家,世上没有地仙村古墓也就算了,只要是真有这座古墓,就不愁找不出来,现在胡乱猜想毫无意义,我们不如顺着山洞到深处看个终究,大伙在路上都把招子放亮点。”

我说罢就半撑了“金钢伞”罩在身前,举着“狼眼手电筒”领先步下石阶,其他的人紧紧跟在后边,世人都知出路未卜,难免拎着十二分的警戒之意,跋涉速度很是缓慢。

山洞里湿漉漉的,处处都在滴水,地势忽高忽低,人工开凿的简易石阶也时断时续、时有时无,这儿洞中套洞,周围不时有岔道呈现,但石阶途径只要仅有的一条。

走到最深处,岩层中的磷化物质逐惭增多,一团团明灭闪耀的磷火晃得人目不暇接,偶然有一两只生活在地底的蛇、鼠从身边蹿过,我见此景象,心里更是忐忑不定,水浸蚁食皆为葬者所忌,所以在真实藏风纳水的吉壤善地中,绝不会呈现虫蚁蛇鼠。

转念一想,封团长临终前所留下的消息里,只提到神笔画门开山之地是“地仙古墓”的进口,但这处留给封氏后人的“进口”,或许并非是藏在古墓的“墓门”之前,而是不合惯例的藏在古墓外围,“棺材峡”山体内部满是天然洞窟和矿井,即使这条山洞真的通向古墓,还知要走多少里数才干抵达。

刚想到此处,忽听前方水声渐增,在山体内部的天然地道中转过一个弯,石窟豁然变得开阔起来,洞里积满了许多地下水,乌黑的水面泛着鳞光,水里显露一簇簇石笋般地岩柱,前方的去路都被这深处地底的湖泊拦住。

尽管看不见湖面远处的景象,但听声可知,地下湖的远端或许有瀑布或泉涌,在不断将阴河泻入湖区,看近处波平似镜,湖底是个死水潭,从高处灌注进来的地下水,都被水潭四周的洞窟排出。

山洞里的石阶没入水中,周围没有路途能够绕行,再向前只能是涉水而过,胖子扔石头试了试湖水深浅,就撸袖子挽裤腿预备下水。

孙教授在旁对我说:“我们要泅渡曩昔?我……我不会水啊。”

我尴尬地说:“九爷您是旱鸭子?怎样不早说?要不…您跟王胖子商议商议,他肉多,浮力比较大,说不定能够带着你游曩昔。”

胖子怎样肯担这苦差事?不过但凡有时机,按例先要自我标榜一番:“胖爷我便是四化建设中的一块砖,哪里需求哪里搬……雷锋还背老大妈过河呢?咱背九爷游水算什么?”随后话头子一转:“不过活说回来了,脚踏实地地讲、我这身游水的本事最近还真是有点让步了,孙九爷您瞧这地下湖水深得摸不着底,咱游到半路上,万一在湖里遇着有水鬼在水里冒出来拽人脚脖子,您可别怪我不仗义,届时咱只能各人顾各人了,所以我得提早问问您是计划吃馄饨仍是吃板刀面?”

孙教授怒道:“什么是馄饨和板刀面?计划把我从半道上扔河里?你们这叫卸磨杀驴呀。”

胖子说:“胖爷我是实心眼的正直汉子,提早告知你这叫明人不做暗事,这湖水又冷又深,水底下指不定会有什么险情,届时分您要是乐意让水鬼拖下水当替身,我提早就给您老人家心窝子上扎一刀来个爽快的,然后我再逃,总好过咱俩都死在水里,胖爷这番推己从人的苦心,怎样您就不理解呢?”

合理孙教授在地下湖前怯步尴尬之时,Shirley杨在旁对我说:“我们没有带着气囊,负重泅渡不是法子,并且幺妹儿也不会游水,真想游过这片水域只能把她和孙教授留下,或许……想方法找到能够渡水的载具。”

其实我也非常清楚水下情况不明,并没有计划直接下水泅渡,当下便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在邻近查找,光束一晃,见岩壁上有些含糊斑斓的画迹,细心一看,好像是与“乌羊王古墓”的传说有关,那位被民间传说描绘成“乌羊王”的人物,按孙教授的剖析或许正是“龙川王”,我们权且依照民间传说称其为“巫陵王”,在“棺材峡”这片陵区中,随处可见移山巫陵王古墓的种种遗址。

只见那掉落八成的岩画中,八成都是行刑的局面,绘有“腰斩、分尸”的各种酷刑,我心想这可就怪了,莫非这地下积水洞并非通向古墓,而是一处古代的“刑场”?

凝思细想,却也未必,依照《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对古葬制的描绘,巴蜀巫楚一带,也便是四川湖北区域,在古代有一种墓葬,选用稀有的主从叠压式结构,从葬之事有“陪、殉”两种,殉葬的大多是社会地位比较低下之人,比方“奴隶、工匠、刑徒”,它们会在墓主下葬时,同殉葬的家畜灵兽同时处死或活埋。

在主从叠压式墓葬中,这些殉葬者埋骨之所,被称为“乱葬洞”,一般有一十八洞混葬,所以又称“十八乱葬”,古墓主体结构都要建在一条中轴线上,取地脉最善处营建地椁室冥殿,作为殉葬的“十八乱葬洞”,则埋压在墓道椁室之下。

风水局势千变万化,主从叠压式的墓葬一般都有阴河自下贯穿,《易经》中所言“龙跃于渊”,这座“龙楼宝殿”的山川灵气,是自下而上升腾环绕,古墓下方的乱葬洞则是一处凶穴,从眼前所见来看,“观山太保”是在十八乱葬里留了条路途,想进入上方的古墓,只要从阴河中渡水而过。

乱葬洞共有十八条之多,地下湖积水洞中邻近,八成是埋压“刑徒和俘虏”的区域,我请孙教授过来看了看,问他有没有这种或许?

孙教授出于个人习气,从不容易下结论,此时他却说我言之有理,古代的确有这种准则,尽管历来没有人开掘过此类墓葬,但史料上有许多佐证能够作为根据,假如能找到许多殉葬刑徒的骸骨,就再没有半点差错了。

所以我们顺着水旁的乱石持续寻觅,发现在洞壁上有许多裂缝,里边尽时散乱的人骨残渣,只要牙齿和头盖骨还能辨认,别的还有衔接成串的镣铐锁链,都是用来将刑徒一排排地索作一处,“十八乱葬”是盗墓者不发之地,没有任何值钱的冥具,或许“观山太保”也没动过这些刑徒的遗骨,只要虫鼠啃噬。

以地势规划来大略估量,乱葬洞的数十道岩缝岩穴中,至少埋了上千具骸骨,里边还横倒竖卧地,眠着数十具粗陋的松木棺材,棺上都缚着锁链,那岩隙深处好像积怨凝聚,至今未散,活人往近处一靠,不由你不觉得心生寒意。

幺妹儿尽管胆色过人,但见这景象可怖,依然有些惧意,问我世上有没有鬼?

我见满洞都是殡葬者的骨骸,估摸着这回真是现已进入古墓的最底层了,正在脑中估测古墓的详细结构之时,却冷不丁被幺妹儿问了这么一句。

心想怎样初做倒斗阴谋的人,都会有此一问?记住在南海时,古猜也问过明叔这个问题,不过我却不会象明叔那般答复,我告知幺妹儿没什么好怕的,不论有没有鬼魂存在,我现在都没方法证明给你看,这世上万事无常,变怪纷歧,不经意处往往会有翻天覆地的乖僻,不是你亲眼见到,由他人空口说出来也让你难以服气,但为什么天底下常常都有人说鬼论神,我看那都是由于人心不平,假如国际上真没有欺心不公的作业了,就算处处是鬼又有什么好怕?

我提到此处,心中忽生慨叹,自嘲道:“我们是天堂有路不去走,阴间无门自来投。放着好日子不过,却奔走风尘,煞费苦心要进地仙村古墓这鬼地方,内心深处竟还觉得这种行为特别提神醒脑,是不是有点倒斗倒上瘾了?”

胖子诉苦说:“老胡你又瞎咧咧,我曾经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暂时不要搞修正主义的倒斗道路嘛,有鬼就有鬼,怕它个撮鸟?再说干作业能不全身心的投入吗?怎样能说是上瘾?这么说的话……太对不住我们对待摸金作业的满腔热忱了。”他擅长电筒照着乱葬洞里又说:“你看这不是有棺材吗?棺材命盖最是扎实广大,上水就漂,我看能当冲击舟使……”说着话他就跳进乱石中,去翻那些古旧残缺的松木棺材,想拆几块下来扎个木筏,因地制宜,总好过回到峡中去搬悬棺。

刑徒骸骨邻近的棺材,其间尸首多是些俘虏中有身份的贵族,可作为殉葬之辈,却得不到什么优待,那些松木古棺极端粗陋,又被锁链环绕的年初久了,一碰之下就散,哪还有无缺的棺板可用。

胖子接连用脚踹散了几具薄皮松棺,他能挤兑旁人的时分嘴里绝不闲着,又没事找事般地问孙教授,没适宜的棺材做“冲击舟”可怎样办?

孙教授好像并没听出他这话里有话,没有发怒,掉以轻心地说:“嗯……这个……这个叠压式殉葬洞是处混葬区域,棺木压尸,骸骨又埋棺木,曾经我在河南作业的时分,曾在一次开掘过程中见过殉葬洞底层有矩形木桩。”

我在旁看个冷眼,心想孙九爷这是把下半辈子都赌在了入墓寻觅天书的阴谋上,做了背注一掷,输赢都在此一决,居然对胖子的行为睁一只眼闭只眼,从前大多数时分,他爽性伪装看不见听不见,此时乃至还暗示胖子,让其往乱葬洞残骨处去找保存无缺的木材,我不由得暗骂这厮果然是“假道学”,尽管怜惜他这辈子遭受崎岖,却难免又将他的为人看轻了几分。

胖子在地上翻了一阵,没见有什么木桩子,却找到六七口“朱漆戗金”的大红棺材,相同缠着铁索,棺体装修有秘色贝壳,并且描绘着一个钢髯戟生的神明,嘴里叼着半具血淋淋的恶鬼,跟吃烧鸡般地大口撕咬,显得非常血腥残暴,看那些漆棺形制,都是元明前后的棺椁,世人都觉此事蹊跷了,乌羊王古墓的刑徒乱葬洞底下,怎会藏有明代漆棺?不知又有什么乖僻,莫非地仙村封师古埋葬在此?

孙教授跳下去看了看,说乱葬洞底下被改成“墓井”了,是明代的习俗,这个“井”与金井玉葬的“井”不同,形状也不是“井”,仅仅指“不下葬直接埋葬”的意思,由于明朝连续了元代的活殉准则,所以“墓井”里所埋之人必定都是活殉的,你们看这些朱漆棺上都绘着“钟魁吃鬼”,这便是镇鬼用的,不知给“地仙”殉葬的都是什么人,但十有八九,都是活活憋死在棺材里的。

我允许说:“此墓原址已被观山太保占了,封师古精于数术,他必定是遵循风水古法,依然把活人钉在棺材里埋到此处,不愿使陵区内有一点点的走风露珠,朱漆棺材保存无缺,我们正好拿它作为载具渡水。”

棺材浮水本是湘西排教所做的阴谋,俗称“抬响轿”,相似的传说我曾听陈瞎子讲过,裹着数层朱漆的棺材,都是密不透水无间无缝,不留缝是为避免鬼魂出来,把活人关在里边生生烦闷窒息而死,棺中天然有股怨气不散,所以浮水不沉,不过这都是民间的说法,实际上所谓“藏鬼之棺,能渡阴河”的现象,八成是于棺中腐气充盈有关。

此时要拆解了棺板极是消耗时刻力气,倒不如用那抬响轿的法子,把棺木作为“冲击舟”渡水向前,世人别无良策,只得依着古法施为,能不能行姑且没把握,那朱红的漆棺极是沉重,这才叫“死沉、死沉的”,“亡而不化”的死者诸气阻塞,远比活人沉重,可有道是“偏方治大病”,有时分民间的土法子不信还真不可,拖到水中,棺材硬是不沉。

说起这土方、偏方,有许多都是从旧社会一些教门道门中流传开来的,当年那些充做神棍的“太保、师娘”,常用之来愚弄百姓,但这儿边真有管用的,并且效验如神,比方刮风迷了眼,眼里进沙子了立刻吐唾沫,立刻就可康复正常;又比方“打嗝”,一气连喝七口清水即愈,多喝一口少喝一口都不可,仅仅七口水方可。

这些“太保、师娘”们的偏方,在近代医学上都难以解说,连他们自己或许都不明究理,只推说是仙家传下来广济世人的妙法,解放后赤脚医生训练手册里都离不开这些偏方,我这辈子没罕见各种千奇百怪的“土法子”,所以我对响轿渡水之事比较有决心,领先跳上去试了试浮力,尽管棺材比独木舟宽不了多少,但地下湖水流平稳,乘在上面划水行进不是什么难事。

一口漆棺不行五人打乘,所以又拖拽了另一口下水,我和Shirley杨乘了其间之一,其他三人伏在另一口棺材上,乘棺渡水的作业没人经历过,经历二字无从谈起,也便是仗着人多胆气壮,不然单独一个,谁有胆子坐在装有古尸厉鬼的棺材渡涉阴河?饶是我自认算个心狠胆壮的,可在潜意识中不时有种幻觉,总觉得身下的棺材里好像有东西在动,漆棺邻近偶然有鱼翻出水面,宣布“哗”地一声轻响,又见水面上磷火飘扬,真如进了鬼域冥河一般,在这种怪异莫测的气氛中,周围的黑暗处更显得危机四伏,我不由得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世人用工兵铲拨水划行,寻着水声向前,两口漆棺一时倒还漂浮得极为平稳,忽见数十米开外一片磷火闪耀剧烈,惨白的光影中,能模糊看见有一片黑鱼脊翅般的东西,这地下湖的湖面看起来也是黑的,不过那东西身上也有许多亮点,象是有千百只眼睛,此时正浮在水面上,与胖子三人所撑那口“浮棺响轿”离得逐渐近了。

胖子抻着脖子举了手电筒去照,要看看水里终究是个什么东西,我想提示他当心点,话还没出口,就见那团事物忽地从水中蹿起,冲上了半空。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画门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尸虫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镇墓兽 盗墓生计 吴邪的私家笔记 活祭 Letou登录3:云顶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