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恶魔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尸虫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鬼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观山太保”开掘各地古墓,将宝货异器填充在“地仙村”中,这些残缺不全的岩画,应该是某座唐代古冢里的装修,可我们三人尽管阅识古物很多,却也难以判别这两幅岩画究竟是出自哪座“山陵”。

顺着轻轻歪斜的墓道前行,残缺不全的唐代岩画不断呈现,皆是身形丰腴神态麻痹的贵妇与那恶鬼般的小老头,不知使了何种手法,在处处湿润渗水的环境中,岩画颜色依然艳丽如新。我急着找到孙九爷,来不及再去理睬墓中邪气逼人的彩绘,只顾着趟水向前,但暗地里提起了警戒之心,不敢有半丝一毫的松懈。

据我所知,“乌羊王”陵园底层的墓道,是一种极端陈旧的墓穴结构方式,后世坟墓内部的“金井”正是脱化于此,在古风水术中,“局势理气”四字尚在其次,古代人最重视土壤直观上的“善恶”。

由于不论是否回填墓土,墓址中的土壤依然会被挖去很大一部分,在“穴眼”处的土壤极是名贵,故此比较大型的墓葬中都会在底部挖出若干竖井,将原土的一部分填埋入井,能够坚持古墓内部气愤不散,又能够作为“排水渠”,侵入底层墓道的地下湖水,十有八九都渗入了那些回填原土的竖井之中。由于地下水终年浸泡,脚下的墓砖都已松动散碎,又隔着积水看不到地形,每走一步都要先探三探,格外地费劲,向前的速度也很缓慢。

我为了不被水下乱石滑倒,不得不贴着墓墙而行,墓砖上阴冷湿滑,呼吸都觉不畅,走不几步,忽听壁中似有声响,我心觉古怪,把耳朵贴在墙上听了一听,隐约听见墓道深处有人呼叫,声响沿着墓墙传导上来,听得虽不逼真,却必定是人声无疑,并且仍是个女性的声响。

我们这五个人组成的探险队,只要幺妹儿和Shirley杨是女子,所以我榜首反响便是幺妹儿在墓道远端,赶忙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你们听听,好象是幺妹儿……”

胖子趴在墓墙上听了一耳朵,允许道:“没错,不过间隔可够远的,喊的什么也听不清楚,遇到这种状况必定是在喊救命之类的,咱赶忙曩昔捞她吧,再耽搁一会儿,在这种黑咕隆东的当地,吓也能把我妹子活活吓死了。”

我说幺妹儿那丫头胆子挺大,得过蜂窝山里的真传,还参加过民兵练习,估量不会被吓死,还会喊救命就阐明她没什么大事,但没听见孙九爷的声响,不知那老头现在是死是活。

说着话我正要再次探索着向前走,Shirley杨却把我拽住说:“不对……你再听听,幺妹儿是川音,墓道处宣布的声响却不像,像是……一个中年女子,她在喊些什么我欠好判别,但必定不幺妹儿。”

我听到Shirley杨的耳音远远比我和胖子敏锐,但除了她和幺妹儿之外,古墓里怎样或许还有第三个女子?并且仍是个“中年女子”?心中不由怀疑起来,假如不是Shirley杨听差了,会不会是地仙村古墓里的“人”?那样的话……是“人”是“鬼”可就难说了,几百年没人进来的古墓怎样或许还有活人?

我又在墓墙上听了一下,墓道深处那女子的呼声时断时续,似有若无,声响显得缥缈虚空,尽管听不逼真,但细心听起来,真就不是幺妹儿的口音。假如让我信任有人在古墓里存活了几百年,还不如让我信任是“鬼魂”为祟,但管她是鬼是魅,终须曩昔亲眼见分晓,便把心一横,壮起胆子趟着水就往里走。

我刚在水中“哗啦啦”趟开一步,膀子就被人从背抓了一把,此刻Shirley杨和胖子都在我身前,我的注意力也彻底会集在墓道前方,死后冷不丁来这么一下,使我一点点没有思想准备,着实吃了一惊。

我惊呼一声,手抡工兵铲回头看去,只见幺妹儿浑身湿漉漉地站在我死后,她气喘吁吁地对我说:“你们做啥子呦?我在后头喊破了嗓子都不等我一等。”

我奇道:“妹子你从哪冒出来的?怎样跑我们后边去了?墓道前边的喊声不是你宣布来的?”

Shirley杨见我和幺妹儿呆头呆脑地问了对方一句,都是茫无条理,就让她别急,把话说清楚了,身上有没有受伤?

幺妹儿定了定神,说起经过来。方才伏在棺材盖子上顺流而下,到了古墓的墓道里地下水狂灌倒倾,不知会将漆棺带到什么当地,她其时就想跳下水里逃生,但又不知墓中积水深浅,生怕溺在水里淹死,比及棺材被水冲入底层墓道的时分,她只觉眼前一黑,放松了双手落进了水里,旋即昏昏沉沉地被湖水带入了侧室,醒过来的时分,见墓门外灯火闪耀,就匆促出来寻觅灯火的来历。

其时我和胖子三人正穿过有唐代岩画的墓道,疏忽了对塌了一半的侧室进行查找,直奔污水涌动的方向而去,幺妹儿自后追逐,但在这条歪斜的墓道中,声响只能向上传导,落差低处彻底听不到上面的动态,她只好一路跟随而来,直到我们停下脚步才得以追上,绕是胆色过人,此刻也难免惊魂难定。

我见幺妹儿无恙,却仍是难以定心,一是孙九爷下落不明,二是墓道深处那女性的呼叫声,果然是另有其“人”,初时我还估测会不会是墓道结构特别,然后产生了某种歪曲声响的回响,使人呈现幻觉,误把幺妹儿的声响听错了,可现实状况立刻否定了这种或许,由于墓道里那通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仍在继续传来。

我脑中转了一转,闪过一个想法:“墓道深处的女性?莫非便是唐代岩画中的贵妇?”觉得此事匪夷所思,多想也是无用,假使去得晚了,孙教授或许就真被那唐墓中的女鬼索了命去,事已至此,容不得我们再多有顾忌,我让Shirley杨带着幺妹儿跟在我和胖子死后,四人秉住了气味,在弱小的射灯火束照明下,涉水走向墓道止境,似乎是感触到了某种惊扰,古墓里那女性的叫喊声忽然沉寂下来。

这里是间石砌的墓中斗室,室前的墓砖下有回填原土的竖井,在整座古墓中尽管地形最低,但地下水流至此处,都在墓室门前渗出入了地下岩缝,墓室里面彻底没有积水,两口描有钟馗吃鬼图的朱漆棺材,一东一西地停滞在墓室中。

只见接近墓室门洞的那口漆棺上微光闪耀,孙九爷依然趴在棺盖上,两手还抓着棺板上的铁链没放,他那爬山头盔上的照明射灯现已损坏,象鬼水般忽明忽暗地闪着微光。

我看孙九爷身体一动不动,惊道不妙,九爷或许是归位了,世人匆促上前,正要探他脉息,看看他还有没有生命痕迹,谁知孙教授好像诈尸了一般,“腾”地一下,从命盖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尽是惊慌,倒把我们吓了一跳。

还不等我开口问他,孙九爷就说:“你们……你们刚刚听到没有?这古墓里是不是有什么古怪的声响?”

我知道孙教授或许也听到了那个“古怪”的声响,所以才会有此一问,却不当即点破,反诘他:“您说的是什么声响?”

孙九爷神态恍惚地说:“好象是……鬼音,没错……我敢必定是鬼音!我趴在棺材上被湖水一路冲入古墓止境的这间墓室,头都晕了,也不知是不是昏曩昔了,但我听得清清楚楚,这墓室有人在唱鬼音……”

Shirley杨插口问道:“教授,您常常都说世人不应提及怪力乱神,怎样忽然又说方才听到的声响是……鬼音?”

孙教授说:“怎样?你们不知道么?鬼音是唐代的一种唱腔,在没有配乐地静夜里,由女子清音而唱,曲调极尽怪异空灵之能事,仿照亡魂哭泣悲叹之事,现在鬼音我国现已彻底失传了,唐代从前流入日本,日本反到保存至今。我前年去日本进行学术交流的时分听过鬼音表演,所以一听就听出来了。”

我这才理解孙教授所言“鬼音”之意,不过不论“鬼音”是不是仿照鬼魂悲叹的陈旧乐曲,至少不应该在这古墓里呈现,那岂不是真成了当之无愧的“鬼音”?

一路上所见的唐代恐惧岩画与早已失传千年的“鬼音”,还有空荡荡的“乌羊王”古墓,不见踪影的“地仙村”,只要前一半是真的“观山指迷赋”,很多的疑问纠结在一处,彻底没有任何条理可寻,使人不知该从何处下手,想要盗取墓中所藏的“丹鼎天书”,却又谈何容易,有必要再设法找到一个新的“突破点”,来解开这些疑团。

想到此处,我和胖子等了四下审察起来,想要找出“鬼音”的来历,但墓道止境的墓室,与整座古墓相同四壁空空。只要些狼籍不胜的砖石瓦器,再不然便是那两口朱漆棺材了。

孙教授身下的棺木依然封存无缺,但另一口漆棺撞上了墓墙,棺木前端裂开一条大口儿倒扣在地,从裂开的棺缝中,耷拉出一条干燥死板的女尸手臂,手上还有玉镯和指环等饰物,被“狼眼手电筒”的光束一晃,显得珠光宝气,格外夺人眼目。

胖子看得两眼发直,咽了口唾沫对我说:“老胡老胡,有道是——荒村蓖荔人遗矢,万木萧疏鬼歌唱。莫非是棺材里的粽子在唱曲?咱不如当场点蜡烛开棺,把它从棺椁中揪出来看个理解,以免疑心生暗鬼越想越惧怕。”

我摇头道:“这回进棺材峡倒斗,是奔着丹鼎与周天卦图而来,做正事要紧,最好不要旁生枝节,甭管是什么鬼音鸟音,都与我们是不相干的,要是有什么不定心之处,爽性就放一把火烧了这两口漆棺。”

我一不做二不休,料来那缥缈虚无的“鬼音”是凶非吉,不如设法将这潜藏的风险提早打发了,当下就想曩昔放火,可等我走到近处,忽然见到棺材的底部命板上有些笔迹,忙凑到跟前细心审察。

Shirley杨见我行为有异,也跟了过来,凝思辨识顷刻,一字字念出藏在棺底的铭文:“物女不祥……”孙教授趴在棺材上听了一个清楚,惊道:“是观山指迷赋后边的内容?”他正要再问些什么,Shirley杨却对世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嘘……漆棺里有声响!”

在Shirley杨说话的一起,我也听得棺中有异,那如泣如诉的“鬼音”再次再现了,忙拽着她向后退了一步,若隐若现的声响似乎一个“鬼魂”,使人心有余悸,可棺材里怎样会有声响?

孙九爷被面前这违反物理知识的现象惊得当如筛糠,多年以来构成的宇宙观,在这一会儿都推翻了,连滚带爬地跳下漆棺,躲到我死后说:“棺材里……是……什么东西?”

我初时确实有些心慌,随即血气上撞,心想棺材里有“人”说话,也无非便是三种或许,榜首是真闹鬼了;第二或许是棺材里的人没死,一向活现在;第三是棺材里有部“录音机”,胡爷我这辈子什么怪事没见过?唯一就这三样事没见过,今日就他妈才智才智,也教耳目亲奇,将来能够多些与同行们盘道的“谈资”,并且此刻不能显出惊惧之情,以免把这种心情传递给幺妹儿与孙教授,所以告知他们说:“我看那压葬的棺材里很或许有一部老掉牙的录音机,您听它咿咿呀呀的动态……播的多半是小寡妇哭坟的戏文。”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尸虫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鬼音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青囊尸衣 最终一个道士2 鬼吹灯 将盗墓进行到底 Letou登录3:云顶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