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六十三章 缄默沉静的朋友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天怒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千年长生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我看到有个东西从峭壁上窜过,其身形轻盈快速不输猿猱,看的人眼前一花,心想莫非是观山封家驯养的那只巴山猿狖,但是青溪防空洞里巴山猿狖好像没有这么大的体型,莫非棺材山里还有残存的“尸仙”?

就在这时,那攀壁直上的身影遽然停在我们旁边面,我赶忙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时,不觉更是讶异。我和胖子等人是置身于一条狭隘峻峭的鸟道中,在相距数十米的当地,稀有根钉在绝壁上的木桩,专为用来放置悬棺,巴山猿狖担负着孙教授,在大雨中一动不动地停在了那里。那一猿一人,就这么面无表情地回头凝视着我们。

我猜想巴山猿狖并未跟从世人进去棺材峡,但它极具灵性,徜徉在峡谷中,感觉到地底有天翻地覆的动态,便一路跋山涉水而来,在行将销毁的棺材山里,找到了孙九爷,担负了他又从峭壁上来,再次同我们打了一个照面。

我看孙九爷耷拉着一条臂膀,浑身都是黑泥,脸上被雨水一冲,显得分外苍白,他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我感觉他仅仅想看看我们有没有事,随后便不知要遁向何方,从此再不与世人相见了。

我们在峭壁上同孙九爷和巴山猿狖遥遥相望,几分钟内居然谁都没出一声,棺材峡里的绝壁峻峭反常,我想在挨近他一步都不或许。

我们此番自地仙村中捡了条命回来,所幸几个火伴并无折损,幻想这场遭受都觉得像做了一场噩梦,对曾经的作业也自是看得开了,感觉孙九爷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情上可原、理上难容,尽管和胖子嘴上发狠,但并未真想再向他追查什么。

此刻亲眼看到孙九爷被那巴山猿狖从棺材山里救了回来,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但见他像是要远远躲避,还不知下次什么时分再能遇见。我想起还有句场面话要告知给他,就将手拢在口边,在雨雾中对他喊道:“孙九爷,我们之间的帐还没清,但盼着老天爷保佑你平安无事,至少在你下次再碰到我之前。”

孙九爷听了此言无动于衷,紧紧盯着我们看了一阵,毫无血色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发觉的冷笑,悄悄一拍巴山猿狖的膀子。那猿狖会过意来,对我们再不看上一眼,舒展猿臂纵身攀爬绝壁,它负着个人却仍能在千仞危崖上来往无碍,三闪两晃之际越上越高,竟在大雨中消失了踪影。

我和胖子等人从鸟道见探身世子,仰视峭壁上方,唯见雨雾阴霾,哪还有人踪猿迹可寻,心中空落落的莫衷一是,只得回收身子,持续留在岩穴中避雨。

此刻棺材峡中风雨交作,我们不敢冒险攀越湿滑峻峭的绝壁,只好耐下性质等候大雨停歇。而悬在峡谷中的棺材山现已完全分崩离析,分裂成很多巨大的岩块,被瀑布冲入了大江,现下正值汛期,山中水势极大,地仙墓棂星殿的种种遗址落入水里,立刻便被吞没。

世人吃了些干粮果脯,随后抱膝而坐,各自想着心思默默不语,积劳之下倦意袭来,不知不觉间相继昏昏睡去。

巫山境内向来以朝云暮雨的深幽著称,等我醒来的时分,山里的雨仍没有停,直到转天上午,刚才云开雨住,得以跋山涉水脱离棺材峡。一路上只要在邻近林中采摘野果果腹,又饮了些山泉解渴,可这深山野岭中又哪有什么路途,从崖山看着旅程不远,但钻林越沟,依然走了将近一日,这一路上更没有半个人影,更没见到孙九爷的踪影,不知他是否仍藏在峡中,仍是逃到了其他什么当地。

第二天晚上到了空无一人的青溪古镇,山中可贵的云开雾散,只见夜空中的星星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银河霄汉记忆犹新。由于世人身上大多挂了彩,难以多作停留,天亮后就立刻从古栈道出了山,,先到巫山县卫生院里医治,一起协商起孙九爷的去向。胖子说这孙老九太可恨,该遭千刀万剐,不过也甭着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北京再抄他的老窝去,上天追到他凌霄殿,入海追到他水晶宫,他就是如来佛边金翅鸟,也要赶到西天揪光了他的鸟毛,不把那顿正阳居的满汉全席吃回来不算完。

我最忧虑的是孙九爷还有什么图谋,他身上存在着许多令人难以了解的古怪现象,越捉摸越觉得这老家伙不是常人,假使我们无意中助纣为虐,那罪行可就大了,无论怎么都得想方法找到他。

不过关于胖子提出回北京抄他老窝的方法,我觉得没有意义,那孙九爷比他祖上的那伙大明观山太保来,行事手法之诡秘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假如果然如此,他在跟我们一起从北京动身之前,就现已下决心抛家舍业不方案再回去了。

我和Shirley杨当天就在县城里挂了个长途电话,打到北京的陈教授家里,试探着打听了一下孙九爷的作业。果不其然,孙九爷现已交割了作业,称病提早退休回老家了,连他那间筒子楼的宿舍都交回去了,现在北京那儿的人也就只知道这么多状况。

我见此事无果,多想也是没用,只好暂时抛在脑后,静下心来保养身体。那乌羊王古墓和棺材山里的阴气太重,我们四人身上都淤积了不少尸毒,先是咳嗽不断,呼吸不畅,随后更是常常呕出黑血来,在医院里耽误了近一个星期,一向未能康复。

这天晚上刚刚天黑,我躺在病床上输液,不知不觉做了一场噩梦,梦中景象恍恍惚惚,模糊回到了棺材山地仙村,走到那封家老宅正堂里,见堂屋内卷烟旋绕,墙壁上挂着一幅冥像,前边还摆着一张供桌,桌上七碟八碗,装着各种果品点心,以及猪牛羊三牲血淋淋的首级,白纸幡子来回晃动,俨然是出水路道场的冥堂。

我走到供桌前边,想看看冥像中画的是谁,借着堂内朦胧的得烛光,模糊辨认出是个混血少女的身影。我心到:“这不是多玲么?她怎样死了……又是谁将她的灵位供在地仙村里?”正自惊诧莫名之际,忽听供桌上有阵稀里哗啦的响动,那声响就像是猪吃泔水。

我匆促垂头去看,见那摆在供桌盘子里的猪头,不知怎样居然活了过来,正贪婪地吞吃着各种供果点心,血水和口水淋漓四溅,显得极是狰狞恐惧。

我见状心中发怒,更有种说不出的厌烦之意,当即抄起供桌边纸幡的杆子,擎在手里去戳那猪首,谁知纸幡杆子太软,全然使不上力气,不由急得满头冒汗,正烦躁间,就觉得被人在肩上推了几下,一会儿从梦中吵醒过来。

我一看是Shirley杨等人在旁将我唤醒,方知是春梦一场,可这个梦做得好生怪异,并且梦又极为实在,全身上下都被盗汗浸透了,私自觉得此梦不祥,心里依然感到阵阵惊惧。

幺妹儿猎奇地问我梦见啥子东西了,居然能把你骇成这个样儿,做了噩梦就应该立刻说破,说破了就不灵了。

胖子也古怪:“老胡你那胆子可一贯不小,也就是天底下没那么长的棍儿,要是给你跟长棍儿,你都敢把天捅个窟窿出来,怎样做个梦还吓成这德性?”

我说你们别胡言乱语,常言说梦是心头想,主不得什么吉凶祸福,或许是我最近太多顾虑多玲的作业,才做了这么个呆头呆脑的噩梦,说着便将梦中所见给世人讲了一遍。

世人听了都有种不祥的预见,恐怕多玲的命是保不住了,虽觉得对不住船老大阮黑临终所托,但我们也已竭尽所能,终归没有找到千年古尸的内丹,多玲最终是死是活全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我们说起多玲竟是中了自己亲生父亲所下的降头邪术,真是造化弄人、天意难料,但南海工作归根到底,仍是孙九爷的职责,最近这么多天,一向没有得到他的半点消息,也不知他躲到什么当地去了。

我估测孙九爷不会脱离清溪区域,终究这是他的本籍,他父兄的尸身也都留在这儿了,所以我方案等伤势稍稍康复了,就立刻再次进棺材峡找他。

我们正协商怎么寻觅孙九爷,忽然从窗外扔进一个包裹,里边的东西好像并不沉重,“啪”的一声轻响就落在了地上,胖子立刻动身去看窗外。这县城里有新老两片城区,卫生院坐落古城边际,人口并不稠密,这时正值仲夏,空气湿润炽热,夜晚间虽是点了蚊香,可病房里的窗户依然开着以图凉快,外边仅有零零星星的几盏街灯亮着,并不见半个人影。胖子只好先把窗子关上,以防会有意外发作。

Shirley杨捡起包裹,打开来一看,见里边包着几束奇形怪状的野草,并有一沓信纸,那枚无眼的青铜龙符也赫然裹在其间。她拿过来交给我说:“应该是孙九爷让巴山猿狖潜入县城给我们送了封信。你看看这信中都写了些什么。”

我急于一看终究,急速打开信纸,边看边读给其他三人,信是孙九爷亲手所写,落款署着他的本名“封学武”,洋洋洒洒的篇幅不短,大略是说他自觉愧对世人,没面貌再来相见,但这次在棺材山地仙村倒斗之事,全仗摸金校尉相助,尽管或许后会无期,但有许多事不得不做个告知。

孙九爷在信中说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自在过,心中一向压着一座大山,家门身世以及种种的内因外因,使得他连个能说亲信事的朋友都没有,仅有可以信赖的,也仅仅是藏在棺材峡里的那头巴山猿狖,可这位老伙计尽管肯定忠实可信,又颇具灵性,但总之不能口吐人言,就像是一部以狼狗为主角的罗马尼亚电影,它永远都是个“缄默沉静的朋友”。

一朝一夕,就养成了孙九爷阴沉冷酷的性情,在他的世界观中,除了观山封家的作业,普全国再没第二件大事可言。由于地仙村古墓外围埋有九死惊陵甲,所以只要在十二年一遇的地鼠年某几天中,趁着惊陵甲蛰伏休眠之际,外边的人才能有时机进入棺材山,所以封师岐的后人屡次错失良机,封团长就是由于途中患病错过了日期,一是怒火攻心,竟致双腿瘫痪,,才死在了九宫缡虎锁前。

孙九爷目睹家门人丁凋谢,假如在今年夏天还不能找到进口,恐怕就毕生无望了。通过多年挖空心思的策划组织,总算赶上了有利地势、有利地势、人和,策划尽管缜密,终究不能料事如神,自从进入棺材峡开端,仍是发作了许多意料之外的作业。

原本孙九爷把握了真实的《观山指迷赋》,仅仅忧虑摸金校尉甩了他单作,所以一向加以隐秘,事前做了几个局,让世人在不同地址一段一段触摸真真假假的信息,再加上点苦肉计,以便混淆视听,到关键时刻再由他逐个道破。其实在那段观山指迷的真实暗语中,现已包括了怎么敞开九宫缡虎锁的信息,仅有所碍就是拼接瓷屏风水地图的碎片,但蜂窝山的传人半路参加探险队,是他始料不及的,很多现已安置好的方案,不得不暂时更改,致使局势逐步紊乱失控。

最令孙九爷意想不到的,是在金丝雨燕组成的吓魂桥下发作的一系列作业,他原意是借着峡谷中匿伏的金甲茅仙,来涣散世人的注意力,然后再点出活路,从化石瀑布下到木梁上逃脱。

之所以如此安置,是由于下了这条峡谷不久,就要进入乌羊王地宫了,在此之前,他需要给自己的身体做个“手术”,观山封家凭盗发古时山人悬棺发迹,从中发现了许多早已失传千年的巫法邪术。

其间有一门,是以骨针刺脑,听说可以使人体的三昧真火平息,由于活人身上都有三盏灯,是活人阳气的标志。这三盏灯光的明暗,预示着本主气运道德的衰旺,肉眼凡胎是看不到的。只要鬼魂和僵尸可以看到,从后脑对准穴道刺入骨针,就可以灭了这三盏命灯,盗墓之进便能避开“遇鬼诈尸”之事,但用了此术,绝不可对旁人阐明,只能自己心里知道,一旦说出去,立刻魂不附体,身后连鬼都做不成。

这种邪术源于古巴古蜀之地,实际上是针灸刺穴的前身,巫楚文明遗留下的壁画壁画里,就曾详细描述着相似的景象。巫者发挥妖术,被骨针刺倒的人,就会如鬼附体,上刀山过火海,浑然不知痛苦,由于骨针所刺穴道,正是脑中司掌痛苦感知的神经中枢,古代人不明白其间奥妙,便以为是巫邪之术。

可孙九爷在化石瀑布的龙门前,对事态开展失去了操控,落到木梁上的时分被撞了头,刚刺入脑中的骨针就不知跑到哪去了,或许悉数没入后脑了,也或许在紊乱中掉在什么当地了。在进入乌羊王地宫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神经逐步麻痹,身上被尸虫啃咬,居然一点点没有感觉,但无可挽回,恐怕在有生之年都要做一具无知无觉的酒囊饭袋了,并且一旦严重激动过度,他就会觉得全身血脉贲张,估量随时都或许血管爆裂而亡。

孙九爷心坚如铁,作业现已出了,就只好认命自安,并没有过多抱怨。他生性冷酷,对别人和自己的生命看的极轻,但他其时也只方案独自一人进入地仙村,仗着灭了三盏命灯,又有归虚青铜镜辟邪,一旦找到地仙墓,应当足能敷衍。

谁知一差二错,他身上尸变的痕迹,引起了世人的置疑,所以提早败露了身份,为了赶在九死惊陵甲封闭棺材山之前进入地仙村,明知进了棺材山就是有去无回,也只好再出狡计,让世人一起前往。

鬼吹灯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鬼吹灯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鬼吹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天怒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千年长生草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Letou登录2015贺岁篇 · 七指 皇陵瑰宝 Letou登录7:邛笼石影 西夏死书 藏海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