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八章 抛尸庙下(1)

上一章:第七章 西夏妖女(5) 下一章:第八章 抛尸庙下(2)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胖子和大金牙一听,耳朵也都竖了起来,问道:“什么妖女?”

三个人凑上前去,观看雪梨杨手中的羊皮残卷,见那残卷上尽是蝌蚪古文,字的形状和蝌蚪相同,它认得我我不认得他,好像是时代长远的古代经文。

而在经文之间,也有一些图像,画中一片绿色的波澜之中,浮出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半为人形,半为鬼魅。

我怀中的西夏金书上,也有个人形棺椁的图画,不过图画非常简练,远不如羊皮残卷上描绘得明晰。

传说西夏王朝中的密咒伏魔殿,本是一座古墓,墓主身份议论纷纷,长久以来并无结论。相传掩埋了一个西夏妖女,可没人说得出她是什么来头,羊皮残卷的时代好像比西夏王朝还要长远,那时候现已有了妖女的传说?

再看羊皮残卷的画,波澜中有许多死尸,我问雪梨杨:“能否解读这残卷上的文字?”

雪梨杨说羊皮残卷上的文字,她也无法辨识,但是依据几幅画中的信息估测,这好像是一个陈旧而又恐惧的传说,不入轮回的恶鬼将会坠入永久的逝世之河,半人半鬼的妖女也在其间。

我说:“西夏王朝造的密咒伏魔殿,是否正是掩埋妖女的古墓?殿中供奉的巨幅伏魔天尊岩画也是为了镇住这个女子?”

雪梨杨模棱两可,这一切有必要比及进入密咒伏魔殿才会揭晓。

胖子说:“你们一口一个妖女,到底是人是怪?”

我一指画中的女子:“一半是人,一半是怪,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那也得翻开棺椁才干见到。”

大金牙说:“横竖要是从字面上来看,那仍是人的部分多一些,要是怪的部分多一些,那便是女妖了。当然这都是戏弄的话,说不定是哪个王妃犯了什么罪行,遭人诬蔑,说成是什么妖女。西夏王朝以明珠金阙来供奉她,可见来头不小。”

世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正自胡猜乱想,忽听得前屋大门外有人在扒沙子。我一听追兵到了,忙做了个“嘘”的手势,让其他三个人关掉狼眼手电筒,分头找当地躲一下。

大金牙躲在帷暗地,胖子趴在木箱后边,木箱尽管不小,无法胖子体魄太大,屁股还撅在外面,我从后边踢了他一脚,告知他没躲好。情急之下,胖子只得往脸上抹了沙土,倒在旮旯中装成了干尸。随后我和雪梨杨别离躲进两厢,屏气味声,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接下来或许便是一场有你没我的苦战!

城主的大屋已被黄沙埋住,周围没有出口,假如那些全副武装的廓尔喀人冲进来,那也只要拼个你死我活了!此刻一点灯火晃动,马老娃子和闷头愣娃提了一盏气死风灯,一前一后钻了进来,二人都背了刀子,提灯四下张望。马老娃子见周围金碧辉煌,这儿也好,那儿也好,登时一张老脸乐开了花。闷头愣娃尽管傻呵呵的,眼中可也闪满了贪婪的光。

二人将灯放在一旁,马老娃子带了一个麻袋,掏出装在里面的两捆炸药,又将空麻袋交给闷头愣娃,让愣娃在前边将金银玉器逐一捡起,一件一件扔进麻袋,他跟在后边盯着,明显是怕愣娃捡了好东西自个儿揣起来。

我心想,本来这俩人是背着玉面狐狸来捡宝了,但盼他们捡完了东西赶忙走。

愣娃抹去桌上金盘玉杯的灰土,一股脑全塞进了麻袋,又把两个女尸脖子上手上的项圈、珍珠耳环、戒指、玉镯子逐一取下,连女尸束腰的玉带也扯了下来,四肢非常利索,明显不是头一次干了。马老娃子在愣娃死后,看见一件件宝物落进麻袋,一双老贼眼滴溜儿乱转。

愣娃很快捡了一麻袋瑰宝,马老娃子又往城主身上指了指,愣娃闷着头走过去,将城主干尸身上的黄金饰品逐一摘下。干尸左手握了一只玉杯,杯口有金边,玉杯价值不小,但不稀有,带金边的玉杯却非常罕见,至尊至贵之人才能够运用。马灯的亮光之下,我躲在边厢看得清楚,但见愣娃从干尸手中抠出金边玉杯,又挪了一步,将马老娃子挡在死后,他假装往麻袋中扔东西,趁机将玉杯揣在怀中。可愣娃伸进怀中的手还没出来,马老娃子现已拔出刀子,从愣娃死后捅了他一个透心凉。

马栓这个愣娃,为人迟钝,说话嘴拙,不会和人辩理,他人说上十句,他一句也说不上来,你别看他平常迷信,目瞪口呆,寡言少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三棍子抡不出一个屁来,但是报复心极强,关中人常说“愣娃不吃眼前亏”,他要是觉得斗不过你,听凭你随意欺辱,他绝不会还手,但他沉得住气,仇视在心中越埋越深,闷不吭声地等上十几二十年,趁你不备,他才在背面给你一刀子,不只宰了你,你的妻儿老小甚至家中鸡犬他都不会放过。马老娃子说金器满是他的,愣娃在旁边一言不发,阴骘的目光,一向盯住装了金器的麻袋。这会儿又想趁马老娃子没看见,悄悄将城主的宝石戒指揣入怀中。马老娃子是惯匪,闷头愣娃是他带大的,他一见这愣娃目光儿不对,理解这个闷头愣娃一肚子阴狠,只在私自使坏,又看这愣娃往旁挪了一步,成心将他挡在背面,就知道是愣娃在那儿搞鬼,二话不说,抬手一刀,将这闷头愣娃捅了一个对穿。

咱们四个人躲在一旁,一是没想到马老娃子说杀人就杀人,况且杀的是他干儿子,二没想到马老娃子的刀这么快,我几乎惊呼作声,忙用手将嘴捂住。

闷头愣娃被一刀捅穿,脸上又是惊骇又是愤怒,口中淌出血来,想回头又回不了,想叫喊也出不了声儿,手上一松,装了金器的麻袋和玉杯都掉落在地。

关中刀匪有这样的习气,也是道儿上的规则,下手之前不开口,杀人劫财之后,往往得说一说缘由,有什么冤有什么仇。马老娃子口中念念叨叨,抬起一脚向马栓踢去,一起抽回刀子。

闷头愣娃让马老娃子这一脚踹的向前扑倒,临死之际两手乱抓,竟一下扯掉了城主死后的帷幔,而大金牙正躲在后边。马老娃子没想到帷幔后躲着个人,并且又是大金牙,匆促退了两步。

大金牙本来蹲在旮旯,帷幕被闷头愣娃扯落,他同马老娃子一照面儿,跑也不是,躲也不是,难免非常为难,咧开嘴,显露那明晃晃的大金牙,用力在脸上挤出笑来,对马老娃子一抱拳:“哎哟,这不马爷吗?”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小说的作者是全国霸唱,本站供给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七章 西夏妖女(5) 下一章:第八章 抛尸庙下(2)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Letou登录8:大结局 西夏死书 鬼吹灯 Letou登录5:迷海归巢 局中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