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九章 深夜抓捕

上一章:第八章 荒郊小店 下一章:第十章 觐天宝匣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民国二十三年六月,深夜的奉天北城外密林中,疾走着一队身揣兵器、劲装结束的汉子。为首一人二十七八岁年岁,手执驳壳枪,满脸英气,不过若细看可以发现他眼角已现皱纹,眉头微蹙,嘴角悄然下垂,让人感觉到一种与年岁不相称的沧桑凄苦之状。正是奉天警备厅刑侦大队长萧剑南。

萧剑南死后,是副队长刘彪及八名手执蛇矛的警员。部队终究跟着十来个手端三八式步枪,身材矮小的鬼子兵。一世人脚步轻盈,落地无声,在密林中急速而行。

行不多时,来到密林止境一处岔路口,世人停下。萧剑南悄然挪至林边,四处调查了一番,挥了挥手,大伙儿四下散开。

世人在密林空隙处一座土岗伏好,萧剑南看了看手表,十二点二十分。放眼望去,四围里一片乌黑,沉寂中透着一股肃杀的气味。

虽已是六月地利,夜晚仍旧冰冷,呼吸之间还可以隐约看到白雾。不过萧剑南拿枪的右手已微现盗汗,他将枪交左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放眼向土岗下面望去。

土岗下面不远处,正是那家奥秘的小店。星光之中隐约约约可以看见,整座小店除后院正中一间大屋外,均已熄灯。大屋内灯影绰绰,好像还有人在走动。

关外的夜晚,露珠颇重。大伙儿的衣服很快被露珠打湿,又冻上一层薄冰,感觉刺骨的冰冷。不过萧剑南没有心境顾及这些。时刻一分一秒曩昔,等候的时刻显得反常绵长。四下里一片死寂,只需萧剑南手腕上的夜光表,还在宣布细微的嘀嗒动态。

不知过了多久,副队长刘彪悄然爬了过来,低声问道:“萧队长,到时分了,怎样不见动态?”萧剑南再次看表,已是十二点三十分整,抬眼往小店前屋望去,大门紧闭,没有任何反响。莫非翠儿祖孙两人忘了时刻?

刘彪道:“会不会出什么过失?”萧剑南摇了摇头,低声道:“再等等!”。刘彪不再说话,在萧剑南身旁伏下。

又等了大约一盏茶时刻,黑私自忽然间传来一阵“吱呀呀”的门响。深夜的幽静中,这一动态动显得反常尖锐,小店后院树上的老鸹呱呱叫了起来,扑愣着翅膀飞向远处。两人放眼望去,小店后院那间大屋房门现已翻开,两名大汉正抬了一口沉重的木箱,渐渐从门里走出。还有一人身背包袱,往后院走去。借着门里传出的一点微光,萧剑南忽然留意到,大屋不远处正停着一辆套好牲口的大车。

刘彪低呼道:“欠好,兔崽子要跑!”萧剑南微一沉吟,抬枪瞄准了领先那名大汉的右腿。“啪”的一声枪响,那人身子一晃,但没有倒下,一个踉跄闪到大车后边。简直一同,萧剑南留意到他敏捷抬起了右手。萧剑南天性地拉住了身旁的刘彪,二人伏下的一同,“啪啪啪”三颗子弹贴着两人的头皮飞了曩昔。

“好枪法!”萧剑南不由暗自喝道。回过头来,一旁刘彪早已吓得脸色惨白。此刻萧剑南八名手下与十来个鬼子兵也已开战,小鬼子的歪把子突突起来,瞬间小店周围枪动态成一片。

萧剑南不敢再昂首,低身退了下来。喧闹的枪声中可以听出,强盗的火力并不猛。没有重兵器,清一色二十响快慢机。不过枪声反常沉稳,即使在机关枪与几十只蛇矛的限制下也一点点不乱,每一个点射之后,这边就会有一只枪哑了。

“他***,这回遇到高手了!”刘彪现已缓过神儿来,一边回击,一边向萧剑南大声呼道。萧剑南已敏捷换到另一处荫蔽方位。再次抬起头来时,大屋的灯现已灭了。枪声中可以判别,对方有一支枪是从大屋窗户打出来,其他两只在大车后边。萧剑南皱了蹙眉,对方一共十几号人,莫非只需三支枪?

正怀疑间,大车后“啪啪”一个点射,鬼子的机枪哑了。小鬼子再也沉不住气,山田小队长拔出战刀,鬼哭狼嗥般一声大喊:“休死给给!”

鬼子兵扔出几颗手雷,借着烟雾的维护,敏捷从掩体后边窜了出来。但没跑几步,大屋和车后的三把驳壳枪一同响了,两个鬼子见了阎王。剩余人不敢再跑,悉数趴在地上向大屋抛掷手雷。但间隔太远,手雷都在离大屋数米外的当地爆破了。

见局势不对,萧剑南没再开枪。细心调查了大屋周围环境,他留意到,大屋左前方不远处,有一棵大树。他敏捷将手枪插回腰中,伏下身借着夜色的维护,渐渐向那棵大树爬去。

夜色很浓,交火的两边都没有留意到他。爬了五分钟左右,总算到了大树后边。渐渐站直身子,他稍稍探出面来,目测了一下到大屋的间隔,约有十五米左右。

缓了缓神儿,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香瓜式手雷。再次调查大屋的窗户,尽管远远看不逼真,但也可大致感觉到,窗户上应该都是窗格子,最多只需拳头巨细,估量直接将手雷扔进的或许不大。但假如一击不中,以敌人的枪法他不会再有第2次时机。

思忖了顷刻,他留意到大屋两扇大门好像没有关紧,中心露了一个一尺多宽的缝子。萧剑南暗暗点了允许,心想:“够了!”

萧剑南拿起手雷向大门瞄了一瞄,再次镇定了一下,拉下手雷稳妥。手雷兹兹冒着白烟,萧剑南静静数了三秒钟,竭尽全力扔了曩昔。

“砰”地一声巨响,大屋内的枪声哑了。萧剑南趁乱从树后退了下来,远远兜了个***绕到小店大屋后边,三下两下窜上了房顶。

枪声还在持续响着,仅仅没有刚才那么密集了,这边还有七八支蛇矛,而对方只剩大车后边两支。萧剑南渐渐爬到大房顶左前角,放眼向下望去,本来屋下的大车后边只需一人双枪,而并非两人。萧剑南拔出手枪,暗道:“仍是个高手!”

抬腿正要往下跳,猛见下面那人放下手枪,敏捷解下背上包裹,翻开大车上一个暗格将包裹塞了进去。再捡起手枪,一瘸一拐开端向大屋后边撤离。

萧剑南等对方走至檐下,纵身跳下。刚一落地,右脚已踢飞了对方的左手抢,一同伸左手抓向对方的右手腕子,而自己的手枪也顶向了对方的脑门。

萧剑南左手这一抓本是万无一失的,但就在他感到左手已将将碰到对方手腕时,对方右手忽然一滑,竟然抓空了。简直一同,那人的枪已顶在了自己太阳穴上,而萧剑南的枪还在半途,好快的身手!

萧剑南后背的盗汗瞬间淌了下来,对方不等他再做动作,已然扣动扳机。萧剑南心猛往下一沉,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他眼前显现起自己妻子倩儿如水的目光,心中忽然闪过很多想法:“我死之后,倩儿怎样办?祁老三至今没有抓到,再不会有人去救她?而自己与倩儿仅有的骨肉,小宝,也就没人照料!还有,倩儿家祖传绝技,就此失传!”

萧剑南闭目待死,但对方的枪并没有响,竟然是臭弹!这回轮到对方愣住了,但他已没有时机。萧剑南猛一睁眼,手枪已顶到对方脑门,低声喝道:“放下枪!”

那人一愣,冷冷看了萧剑南一眼。萧剑南这才留意到,对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秃头、深眉、阔目,一脸骠悍桀骜之色。萧剑南抬高了声响,再次吼道:“放下枪!”

秃头不再看萧剑南,而是抬头望了望天,缄默沉静了顷刻,垂头看了看手中的驳壳枪,渐渐将枪扔到地下。呼了口长气,喃喃说道:“只可惜,没死在小鬼子手里!”萧剑南神色一变,心头瞬间掠过一阵巨大的惭愧与疼痛。

一旁刘彪已带着几名弟兄冲了上来,问道:“萧队长,你没事吧?”萧剑南摇了摇头,低声指令道:“告知其他弟兄,战役结束,打扫战场。”说完话,头也不回,箭步走向前院。他还惦记着前面大屋那祖孙两人,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作业。

来到前院,大门从内反锁着,萧剑南用力踹开房门。刚一进屋,忽然闻到一股甜甜的香气,随即脑子一晕。萧剑南暗想欠好,马上退了出来,吸了几口气,晕厥稍减,暗道:“好厉害的迷香!”

深呼吸了几口,他闭气冲进房间,敏捷翻开前后门及全部窗户,随即奔出。等了顷刻,待迷香滋味稍散,他再次冲到房内。

这是一栋前后三间的门脸,最大一间是小店大堂,并没有人寓居。进入后边榜首间,床上躺着一个女孩儿,正是翠儿。萧剑南伸手探了探翠儿鼻息,还好,仅仅被迷倒了,又到终究一间,翠儿爷爷正躺在床上埋头大睡。

萧剑南到前堂弄了条湿毛巾,回来给翠儿擦了擦脸。顷刻,翠儿张开双眼,看见身边萧剑南,一脸茫然,问道:“萧大哥,怎……怎样是你?”

萧剑南叹了口气,道:“翠儿,我轻视了他们的迷香。”翠儿皱了蹙眉,这才真实清醒过来,忽然问到:“对了萧大哥,我爷爷呢?还有,咱们店主呢?”

萧剑南安慰道:“你爷爷没事,还在睡着,店主的人已被咱们抓了。对了翠儿,这儿你们不能再呆了,小店已被查封,仍是先跟我回奉天城吧!”顿了一顿,道:“这个案件,也需求你们作证。”翠儿允许道:“萧大哥,我听你的,等我先把爷爷救醒。”当下二人来到后堂将白叟救醒。翠儿把来龙去脉讲给爷爷,白叟慢不及地道谢。

出了房间,刘彪飞跑过来陈述,战场已整理结束,警备厅这边轻伤两个,小鬼子死了四个,伤了四个。刘彪讲到这儿,一脸乐祸幸灾之状。

萧剑南问道:“这边没有兄弟出事?”刘彪一脸坏笑,答道:“没有!弟兄们记住了你的叮咛,让小鬼子冲到前面送死!”萧剑南点了允许。

刘彪又道:“对了萧队长,大屋里又抓了一个活的,这小子躲在桌子底下,颤抖得像筛了糠,肯定是个软蛋子。”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有件作业很古怪,整座小店咱们都搜过了,只需这三个人,并不像咱们其时想的,有十几二十个人!”萧剑南眉头微锁,莫非自己判别错了,又或是,现已有人事先跑掉了?

想到这儿,萧剑南问道:“还发现了什么?”刘彪咽了口口水,道:“还有……就是他们抬的那个大箱子,我刚才看了,满是金银珠宝,看来值扯了钱了,他***……”提到这儿,刘彪忍不住骂出一句脏话。

萧剑南又问:“有没有发现盗洞口?”刘彪道:“我带弟兄们都找过了,没有发现!不过大屋里的确有许多铁锹锄头,还有一大堆奇形怪状的东西,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其他,后院其它几间大屋内,都堆满了黄土!”萧剑南沉吟不语,看来自己估量得不错,这帮人确是来盗墓的。忽然间想起一件作业,对刘彪道:“对了,你马上到后院大车那里看看,车上应该有个夹层,里边有个包袱!”刘彪应了,回身脱离。

萧剑南挥手叫过一个弟兄照料翠儿两人,自己径自往后院大屋而去。大屋内的煤油灯已从头点亮,尸首也已抬了出去,窗边留下一滩血迹。萧剑南细细查看了屋子每一个旮旯,除了几个打好的包袱外,还有许多东西,比如撬杠、铁锹、镐头,还有一种形状较为古怪的铲子,看外形,很像楔子于三爷所讲的洛阳铲。萧剑南暗暗点了允许,看来盗墓之事,可以执行了。又细细查看了一遍,确如刘彪所讲,屋内好像并没有盗洞的进口,萧剑南皱了蹙眉,心中暗感古怪。

不多时,刘彪拿着一个包裹仓促走了进来,对萧剑南道:“陈述队长,大车里的东西找到了!”萧剑南点了允许,暗示刘彪翻开。

刘彪伸手取过一旁油灯照亮,轻手轻脚将包裹翻开。青布碎花的包袱内,是一个黄绸包裹的物品,刘彪悄然将黄绸揭下,两人看到包内物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个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盒子,所用木质,竟是早已寸木寸金的红木。整个盒子除底面外,五面均刻有不同内容的浮雕图画,所用线条淳厚质朴,大巧若拙,一眼就可以看出,绝非出自一般工匠之手。由于时代久远,盒子的木色已变为一种深重的暗红色,在油灯的照耀之下,宣布一种耀眼的光辉。

刘彪瞪大了眼睛:“萧…萧队长,这…这但是个宝藏啊……”萧剑南点了允许,忽然之间想起倩儿对自己说过的一个传说,萧剑南眉头紧闭,琢磨了顷刻,一时无法承认,让刘彪将盒子包好,二人走出房间。

小店大院内,警备厅八名警员与未死的小鬼子已整装集结结束。萧剑南略作安置,自己带全部警员押解监犯、赃物以及翠儿祖孙两人先行回城。而剩余的鬼子兵留守关照现场。安排结束,萧剑南将指令翻译给山田小队长。山田听罢,脸色铁青,不过没有办法,萧剑南是这儿的最高长官,他只能执行指令。

半小时今后,货车载着萧剑南及悉数手下、翠儿祖孙两人、被捕获的两名监犯,还有那一大箱子珠宝,以及终究启获的红木盒子,驶回奉天警备厅。

萧剑南叮咛两名警员留下陪同翠儿祖孙两人。其他人直接将木箱及俘虏押往刑讯室。刘彪叫来军医,为秃头大汉与弟兄们处理创伤,而受伤鬼子则由货车拉回宪兵队再作安排。

两名弟兄与被抓捕的大汉均是轻伤,在小店处又做过简略的包扎。军医查看后告知萧剑南,秃头大腿上的子弹已从外侧穿过,并未伤及动脉,没有风险。萧剑南略感宽慰。军医处理创伤过程中,那秃头大汉一向冷冷看着萧剑南,嘴角挂着一个嘲讽的笑脸。包扎结束,萧剑南让军医回去歇息,有什么状况再告知他。

军医走后,整座刑讯室内出奇地安静。萧剑南与刘彪坐在审问台后,刘彪拿着纸笔,等候萧剑南开端。四名警员持枪别离站在屋子四角。

萧剑南静静点上一支烟,开端考虑怎样进行审问。从抓捕的状况看,这伙强盗并欠好抵挡,审问作业恐怕也不会顺畅。

在萧剑南所在时代,所谓的“审问”,绝大大都就是刑讯逼供罢了。不大强硬的监犯只需见到刑具,马上会竹筒倒豆子,原原本本说出来;即使再骠悍的强盗,只需两**刑下来,也没有不招供的。这就是所谓“三**刑,铁嘴也给你撬开!”。

萧剑南并不建议刑讯逼供,原因很简略:这样的审问确会节约许多时刻,不过从审问作用看并不满足。大都监犯在刑讯之下,往往会为削减苦楚而顺着审问人员的目的去讲,形成很多冤假错案。

萧剑南常用的办法,翻译成中文叫作“屡次重复犯错法”。这种审问办法仍是他在英国苏格兰场留学时,从英国最闻名的审问专家,也是大不列颠最闻名的反谍报人员——平托上校(注1.)那里学来的。审问人员会采纳一种极为轻松的谈天办法,在几天的审问过程中,诲人不倦屡次问及案件的重要细节。假如罪犯在扯谎,遍数越多,出过失的或许性就越大。当然,这种高超的审问办法,有必要要求审问人员有极好的记忆力。由于现场绝不能有笔录人员,不然罪犯将会发生很强的心思冲突暗示,使审问作业得不偿失。而萧剑南,恰恰有这种特其他才干。

思索结束,萧剑南掐熄了卷烟,细细调查坐在面前的两人。大瓦数刑讯灯直接照在两名监犯脸上,那秃头大汉身量显着比另一人巨大许多,即使坐在椅子上,也要比另一人高出半个头。此人大约三十岁上下年岁,秃头、宽额,一双虎目闪着精光,尽管由于失血过多而脸色略显苍白,也压不住一股飒爽的豪气。萧剑南不由心中暗叫道:“好一条大汉!”另一人与他比较,显着要鄙陋得多,缩着脑袋,哆哩颤抖,看样子就差要喊娘了,正是那天清晨小店外见过的三人之一。

萧剑南沉声问道:“你们店主去哪里了?还有,和你们一同的其他人呢?”秃头抬眼看了看萧剑南,撇了撇嘴,并不答话。矮个子动了动嘴刚想说什么,看到秃头大汉剑一般的目光,又缩了回去。萧剑南见两人都不言语,改口问那秃头道:“你叫什么姓名?”

秃头听到萧剑南这句问话,仰头大笑了两声。这出人意料的笑声,震的刑讯室窗户嗡嗡作响,刘彪手中的钢笔“啪”地一下掉在桌上,萧剑南眉头悄然一皱,刘彪急忙拾起笔,狠狠瞪了那秃头大汉一眼。

那人笑过之后,目光直视萧剑南,朗声说道:“这个倒可以告知你,大爷既落到你们这帮只会给小鬼子舔卵蛋的奸细手里,就没想活着出去!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们听好了,人称关外绿林十虎之一的崔二胯子,就是我!”萧剑南忽然一震,心中暗叫:“竟然是他!”

崔二胯子,与其大哥崔大胯子,萧剑南如雷贯耳,两人都是出名关外的绿林十虎之一,东三省响当当的豪杰。民国二十年不服日军改编,几百人的部队被杀得只剩十二人十二骑包围出来,后转战长白山白山黑水之间,誓死不作亡国奴,是两条响当当的英豪豪杰!

萧剑南微觉惊讶,暗想:以崔二胯子的为人,怎样会前来奉天做这种挖坟掘墓,断子绝孙的阴谋,莫非是自己搞错了?又或是,这个秃头大汉在扯谎?

萧剑南眉头紧闭,拿不定主意,屋内其他警员听了那秃头大汉自报家门,也交头接耳、交头接耳。

世人正惊惶间,一名警员敲门而入,径自走到萧剑南身旁,低声耳语了几句。萧剑南点了允许,叮咛刘彪持续审问,随即跟从那名警员走出了房间。

回到办公室,萧剑南拿起了电话。电话是厅长打来,询问了抓捕状况后,缄默沉静了顷刻,道:“暂时中止审问!”

萧剑南悄然一怔。厅长道:“刚刚接到长春方面电话,皇上已派出两名特派专员从长春赶过来,一小时前就已动身,审问作业要等他们到了再说!”萧剑南点了允许,看来,溥仪对这次盗墓作业的确十分重视。

厅长又道:“这件作业现在看来非同寻常,你必须多派人手,将那两名监犯以及珠宝看好了,千万别出什么过失,此外,那祖孙两人也暂时不能放,就先把他们安排在警备厅吧!”萧剑南逐个容许。

回到刑讯室,萧剑南指令刘彪暂停审问,将监犯押到警备厅地牢,派重兵看守。那一箱子珠宝,暂时放在会议室看守起来。至于翠儿祖孙两人,就先安排在萧剑南办公室歇息,全部等自长春过来的专员到了再说。

不大会儿功夫,刘彪回来逐个复命,奥秘兮兮对萧剑南道:“萧队长,那两人招了!”萧剑南眉头一皱:“招了?”刘彪道:“刚才您走后,咱们把那俩人分开了,然后,给那小个子用了点儿刑!”提到这儿,刘彪嘿嘿一笑。

萧剑南脸上显露不悦之色,问道:“他说了什么?”刘彪道:“萧队长,您真是神了,那小个子说他叫刘二子,他们还真是来盗墓的!”萧剑南允许“嗯”了一声,问道:“还有没有说其他?”刘彪道:“还没来及,您不是就回来让暂停审问么?”

萧剑南缄默沉静了半晌儿,忽然问道:“你觉得那名秃头大汉,果真是崔二胯子么?”

刘彪呵呵一笑,道:“管他是不是,犯到咱们手里,别管他崔大胯子仍是崔二胯子,就算是催命无常来了,也跑不出咱们的手掌心儿!”

萧剑南叹了口气,道:“他要真是崔二胯子……”刘彪马上理解了萧剑南的意思,道:“我想起来了,前两年我见过崔二胯子兄弟的通缉令,上面的画像,和这个人很像!”

萧剑南点了允许,刘彪说的他也知道。刘彪又道:“对了,我还听人说过,崔二胯子兄弟都是武当派俗家弟子,拿手点穴,听说全东北也只需他们二人还有这个绝活,这事儿应该是错不了的!”萧剑南问道:“还有什么其它特征?”刘彪摇了摇头,道:“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萧剑南缄默沉静了顷刻,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刘彪道:“对了萧队长,关于祁老三的作业,现在怎样办?”

萧剑南叹了口气,渐渐道:“这件作业我自有尺度,你先去吧!”刘彪不再说话,敬了个礼,回身脱离房间。

萧剑南渐渐将手枪解下,揉了揉发木的双眼,悄然出了口长气。现在的萧剑南,可以说脑筋紊乱之极,他万没想到,作业竟会发展成这样!

萧剑南自诩不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崇高理想之人。他不明白政治,更不喜明争暗斗。所谓理想主义,在他看来远远没有破案有爱好。由于他搞不明白千千万万人为某一方针流血牺牲,终究换回的究竟是值得仍是不值得。就如推翻了满清政府,随之而来的民国政府也相同不怎样样。

萧剑南所期望的,仅仅老迈众能过上平平安安的好日子;而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地做一名小差人,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给四方大众带来一个安定吉祥的生存环境。然而生逢浊世,没想到做一个好差人竟然也并不简单!先有三年前抓捕倩儿哥哥谭青,现在又有抓捕全东北人心中的大英豪崔二胯子!

萧剑南忍不住再一次在心中浮起一阵深深的悔意,而这种悔意,乃至比三年之前抓捕倩儿的哥哥谭青时,更为痛楚,更为剧烈。

萧剑南自己也很清楚,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并不适合做刑警。尽管他有着极好的记忆力。极强的剖析推理才能。极端镇定的脑筋,但他更清楚,自己不具备做刑警那种决然和六亲不认的性情。

三年前九&m;#8226;一八事故之后,他曾在去留之间做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他很清楚:留在奉天,就是做了奸细;不留下来,没有了刑警大队长这个方位,就永久不或许再抓到祁老三!而抓不到祁老三,他也就永久不或许再找到倩儿。尽管他也知道,即使是终究抓到祁老三,倩儿生还的或许也是微乎其微。

终究,他仍是为倩儿挑选留了下来,背上了一个“奸细”的恶名。不过这三年之中,他所侦破的只限于一般民事、刑事案件,基本是些偷摸诱骗,掠夺绑票之类。从不曾为日本人抓过一个所谓的“抗日分子”、“共党分子”。凡是此类有关的案件,萧剑南就变得反常无能,不是查不出来,就是侦破过程中操之过急,终究弄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好在日本人树立奉天警备厅刑警大队,首要也是为了保持正常治安,至于抓捕抗日分子的作业,还有专门的特务安排担任。因而这三年以来,萧剑南的良知还算过得去,但他自己早就做好决议,只需抓到祁老三,不管是否能找到倩儿,他是必定要走了!

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在三年后总算又一次查到祁老三头绪的时分,所抓的人竟会是崔二胯子,东北人心目中的抗日英豪!萧剑南一时心乱如麻。

左思右想,足足抽了有半包卷烟,萧剑南下定决心:“不管怎样,只需查清此人确是崔二胯子,必定要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不过从戒备森严的警备厅将一名重犯救出,谈何简单?三年之前祁老三抓走倩儿时,他曾动过想法,企图想办法将祁家老迈放出,待倩儿获救之后,再把他们一扫而光。但苦思好久,也未能想出办法将祁家老迈从大狱中放出,况且崔二胯子是伪满皇帝钦点重犯?

萧剑南坐在刑讯室中,足足抽完一包卷烟也未能想出对策,但有一件作业他十分坚决:那就是一旦承认对方是崔二胯子,不管用什么办法,即使放弃身家性命,也要将崔二胯子救出!他不能让将来几十年,每天都有人在反面戳脊梁骨,更重要的,他不能违反一个做中国人的良知,这一次就算搭上自己身家性命,也必定要把人救出来!

想到这儿,萧剑南略感轻松。随即想到,此次救人恐怕生死未卜,至少要安排小宝先行逃到关内,孩子才不满五岁,他是倩儿留给自己的仅有骨肉。琢磨了顷刻,这件事看来要托付给刘彪和吴妈了,不过自己预备救人的作业,绝不能告知他们,不然两人会受牵连。

考虑就绪,萧剑南站动身来,正预备出屋,忽然听到警备厅大院一片喧闹,轿车刹车的声响混杂着小鬼子的叫喊。萧剑南眉头一皱,暗想:“怎样又有日本兵到?”

走出房间,只见厅长站在大院中心,一小队日本宪兵正走下货车,整装列队。萧剑南仓促走上前去,跟厅长打了个招待,问道:“厅长,怎样回事儿?”厅长道:“这是被派来帮忙维护监犯与赃物的!”萧剑南又问:“怎样会是日本宪兵?”厅长道:“这是日本关东军最高司令部的指令,估量是皇上的意思。”萧剑南点了允许,崔二胯子挖的是溥仪祖坟,难怪这么大的动态。

当下厅长与萧剑南留下六个鬼子担任看守放在警备厅会议室的证物,其他几人则由鬼子藤田小队长带领,到警备厅地牢维护监犯。萧剑南亲身领着厅长走进会议室,崔二胯子所盗取宝藏,都放在会议室大厅地板上。

萧剑南命手下翻开箱子,将宝藏一件一件摆放到条案上。厅长看过箱内取出的珍玩玉器,忍不住骂道:“他***,还真他娘的都是好东西!”顺手取了一件满意,对着灯火细心看了看,对萧剑南道:“你看,这满意就是前明古玩,看看这行字。”厅长将满意递给萧剑南,果见满意反面刻着一行小字:“大明嘉靖年制”。

厅长摇了摇头,道:“这乱子,看来是捅大喽!”顿了一顿,道:“刚刚长春宫里打来电话,再次叮咛此事要严厉保密,现在除你我以外,剩余知情的人,就只需奉天市长,皇上本人和日本关东军最高司令部藤田大佐,以及行将到来这儿的特派专员了,一共不会超越十人。”厅长提到这儿,嘴角浮起一个嘲讽的浅笑,道:“也是啊,祖坟被挖究竟不是什么光荣事啊,报应呀!”萧剑南悄然一笑,问道:“上面会怎样处理?”

厅长道:“这个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我估量此事决不会别传,咱们仍是等他们人来了再说吧。”厅长放下手中的古玩,伸了个懒腰,道:“***,忙活半宿了,先歇一瞬间吧,这乱子,没个头儿!”抬腕看了看表,又道:“快四点了,估量最多再有三个小时那两位专员就要到了,你也忙了一宿,睡会儿吧!”

萧剑南道:“我看着,您先睡吧!”厅长笑了笑,伸了个懒腰,找了张长椅躺下,很快就打起了呼噜。萧剑南一个人坐到沙发后,又点上一支烟,持续思索怎样才干把人解救出来。

注1:奥莱斯特&m;#8226;平托上校(荷兰人),闻名反间谍专家。1914年起开端在法国、比利时、德国等地为法国情报部门作业。二次世界大战迸发后,他应英国政府恳求,替英国树立反间谍安排,后又在总部设在伦敦的自在荷兰政府领导的外事差人局作业。1944年6月盟军发起全面反扑,他随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进入欧洲大陆,背负反间谍作业。著有《我的反间谍生计》一书。

天眼小说的作者是景旭枫,本站供给天眼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天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八章 荒郊小店 下一章:第十章 觐天宝匣

2018-2019 © 全部内容版权归原作者全部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Letou登录2018贺岁篇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青囊尸衣5虫师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Letou登录十年之约 Letou登录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