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十章 觐天宝匣

上一章:第九章 深夜抓捕 下一章:第十一章 奉天亡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这一晚萧剑南左思右想,整宿未眠。

清晨六点,两辆奔跑轿车露宿风餐驶入奉天警备厅。值勤保镳飞跑着前来告知。萧剑南叫醒厅长,两人速到院内迎候。

车上共下来两人,当先是位高高瘦瘦的老者,头顶尚留满清大辫,颤颤巍巍、返老还童,正是闻名前清遗老,晚清军机大臣,鹿传霖(注1.)。关于此人萧剑南却是早有耳闻:发生在民国13年的闻名“禁城逼宫”作业,将末代皇帝溥仪赶出北平紫禁城的大军阀鹿钟麟(注2.),便是老头儿近亲侄子。为了此事,鹿传霖当年大动怒火。

紧随鹿传霖死后是个日自己,远远望去,身形颇有些眼熟。凝思细瞧,此人尖嘴猴腮,獐头鼠目,上唇藏着一撇小胡子,正是关东军司令总部特高课课长,山口太郎。

数年前抓捕谭青的案件,曾与此人有一面之缘,知道他是日本关东军特务组织身份极高的人物。萧剑南不由暗自惊讶,不想这次皇陵被盗案件,竟然会惊扰山口太郎亲身出马?

厅长问寒问暖了几句,直接将二人引至奉天警备厅会议室。

悉数昨夜起获的赃物都已整整齐齐码放在条案上。两位特派专员看罢条案上摆放的奇珍异宝,特别是最终的那只红木盒子,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山口太郎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坐回到座位上。鹿传霖沉吟了顷刻,咳嗽几声,拖长嗓音说道:“各位,此事严重,老朽也就开宗明义,不再废话。老朽此行是奉了皇上谕旨,亲身督办此案。作业的通过,就请萧大队长再具体说说吧。”

当下萧剑南要言不烦,将案件通过向世人叙说一遍,包含开端的侦破、昨夜抓捕,以及最终对盗洞进口的查找状况。

鹿传霖点了允许,道:“老朽此次前来,皇上特有口谕:关于此事的善后处理,要做到三点,这榜首,锄奸务尽,有必要抓捕悉数强盗,不能使一人漏网;第二,追回悉数被盗宝藏,一件也不能少,皇上要待案件结束后,亲手将先祖重行入殓;第三……”提到这儿,鹿传霖顿了一顿,翻着白眼儿瞟了瞟一旁萧剑南,慢慢道:“至于这第三条,便是有必要找到盗洞进口……现在看来,前两条问题已是不大,不过这第三条么……萧队长可要加把劲呀!”

萧剑南抬眼看了看鹿传霖,眉头悄悄一皱,但没有出声。一旁厅长站动身来,陪笑道:“鹿中堂说的是,既是皇上口谕,警备厅必定尽心,就算掘地三尺,也必定要找到洞口,请您老和皇上有必要定心!”

鹿传霖表明满足。看了看一旁一贯不发一言的山口太郎,说道:“山口先生,关东军方面有何主见,也无妨直说!”

山口太郎站动身来,看了看屋内世人,道:“中堂大人,各位先生,此次皇陵被盗作业,我大日本方面也是深表痛心。关东军司令部必定会活跃合作中堂大人和警备厅的善后作业,但有派遣,必定效命。此次从长春随兄弟来的,还有两位大日本帝国土木工程专家,稍后便到。我想有他们合作萧队长的作业,寻觅盗洞进口的作业必定事半功倍!”

鹿传霖用手捋了捋胡须,允许道:“如此甚好,有日本土木专家帮助,萧队长的作业就好做了,这事还须感谢山口先生想得周全!”

山口太郎鞠了个躬:“中堂大人谦让了。”抬眼瞟了瞟条案上陈放的宝藏,又道:“除此以外,这批被盗物品出于安全考虑,关东军司令部决议暂由我方保管,待案件结束,再行移送中堂大人。”

鹿传霖摇头道:“多谢山口先生好心,此事就不劳关东军方面操心了,这些宝藏都是先皇陵园陪葬供物,奉皇上口谕,宝藏暂时由老朽保管,待整个案件结束后再行移入先皇陵园!”

山口太郎道:“中堂大人说得有理,不过,我的提议也是出于安全考虑,由关东军方面担任看守,确保满有把握!假如由中堂大人保管,假如出了什么闪失……”

鹿传霖轻哼了一声,道:“山口先生,你们关东军司令部也管的太宽了吧?尽管日自己实力强壮,但也别忘了,此乃皇上家事,皇上即派老朽保管,出完事自有老朽担任!”

山口太郎沉声道:“中堂大人,你这么说,便是不担任任了!已然你赞同关东军保管宝藏愈加安全,天然应该将此事交给咱们,并且,这也是关东军最高司令部的指令……”

鹿传霖一摆手,打断山口太郎:“山口先生,我奉的是皇上口谕,就算是关东军司令部,也要遵守指令!”

山口太郎冷笑道:“对不住中堂尊下,关东军司令部遵守谁的指令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我只遵守上方给我的指令,宝藏有必要交由我方保管!”

鹿传霖怒发冲冠,猛一拍桌子,喝道:“混帐!不要忘了,这儿是我国地界,还轮不到你说话!”

山口太郎泰然自若,冷冷道:“中堂尊下,你错了,这儿是满洲国边境,已不是我国地界!”鹿传霖一愣,被噎在了那里。

坐在一旁的厅长与萧剑南面面相觑,都不理解两人何至为此小事而针锋相对,大动怒火。交换了一个目光儿,厅长站动身来,满脸陪笑上前打圆场:“请两位息怒,我看不如这样,宝藏就暂放在警备厅,由中日两头一同派人看守,这样既安全,又不伤和气,两位都是奉命行事,犯不着为这种小事动怒火!”

鹿传霖“哼”地一声,一甩衣袖坐回到椅子上。山口太郎看了看厅长,遽然一笑,说道:“仍是厅长主见!鹿中堂,已然你我都是奉命行事,不用为此小事伤了和气,那就按厅长的意思办怎样?”

厅长看了看一旁兀自怒气冲冲的鹿传霖,道:“两位看这样好不好,宝藏就暂放到警备厅地下室的隐秘保险柜中,钥匙由两位一同掌管,再由咱们三方一同派人看守,不知鹿中堂意下怎样?”

鹿传霖沉吟了顷刻,瞟了瞟一旁的山口太郎,恨恨地道:“也好,就按厅长的组织!”

厅长道:“多谢中堂大人与山口先生,假如两位没有定见,作业就这样定下来了,我一瞬间就去组织!”鹿传霖和山口太郎交换了一个目光儿,都点了允许。

见都无异议,厅长道:“除此以外,监犯具体询问作业,警备厅已做好预备,不知要怎样组织,还请示下。”

鹿传霖道:“厅长大人辛苦。关于此事,我来之前皇上已有口谕,具体询问作业就由咱们三人担任,山口先生是日本特高课刑讯专家,我想具体询问的作业应该问题不大。”山口太郎动身鞠躬,说道:“必定全力效力!”

鹿传霖又道:“至于寻觅洞口的作业,就托付萧大队长与日本的两位土木工程专家了!”萧剑南站动身来,答道:“不敢,份内之事!”

鹿传霖表明满足:“那好,已然悉数已商议就绪,就各自行为吧!”厅长站动身来答道:“遵从两位专员组织。”回头对萧剑南道:“萧队长,一瞬间将监犯直接带到刑讯室,就去见两位土木工程专家,记住,有必要要找到盗洞进口!”萧剑南点了允许,回身脱离房间。

走出警备厅会议室,萧剑南忍不住悄悄皱了蹙眉。不知为什么,他隐约感觉作业如同有些失常。关东军如同对此事有些过火热心,这如同不太合常理!

尽人皆知,溥仪虽是满洲国名义上的皇帝,但实践也便是日自己的傀儡算了。先祖皇陵被盗,对溥仪必定是大事,而对日自己,出于外表关怀,装装姿态也就算了。而为此事专门派出两名土木工程专家,再加上特高课高层人物出头,实在是借题发挥。

除此以外,刚刚对随葬宝藏的保管问题,山口太郎也显得过于上心。按道理讲,这批宝藏早晚要放回皇太极陵园,日自己绝没有必要如此自动,乃至两头针锋相对,大动怒火。这批宝藏对某个人来讲,或许已是天文数字,乃至可认为它逼上梁山。但对一个国家,应该还不至于为这一点东西和自己的傀儡皇帝争吵。

那日自己如此热心的真实用意何在,难道其间会有什么诡计么?忽然间,萧剑南再次回忆起抓捕前那个细节:据厅长叙说,关东军司令部得知案情后,曾各样阻挠警备厅抓捕行为。若不是厅长因胆小怕事,越级上报满洲国皇帝溥仪,这案件恐怕就此不了了之了。

萧剑南暗暗点了允许,看来这件作业里边,必定有自己和警备厅还不清楚的隐情。但到底会是什么?终究会有什么原因能让关东军对这件作业如此感兴趣?

思索了一瞬间,挥手叫过一名警员,低声指令道:“让刘彪尽快到这儿见我!”顷刻,刘彪赶到,看到萧剑南脸色,问道:“萧队长,出什么事儿了?”萧剑南低声叮咛道:“你速去帮我办一件作业!”刘彪点了允许。

萧剑南沉吟了顷刻,说道:“你找几个靠得住的兄弟!从现在开端,别离盯住从长春来的两位专员,鹿传霖和山口太郎,看看他们这两天会有什么动作。记住,24小时全天候监督,眼睛都不许眨一下!”

刘彪道:“萧队长,监督两位专员?这可是……”萧剑南道:“我知道这不符合规定,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无论怎样,咱们不能让他们给耍了!”刘彪嘿嘿一笑,答道:“萧队长,我理解了!兔崽子们必定是要耍花招了,您定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了,就算我是只蚊子,我也要给龟儿子们叮出两管子血来!”

萧剑南悄悄一笑,拍了拍刘彪膀子,刘彪箭步脱离。萧剑南收起笑脸,又深思了顷刻,整整衣衫,去牢房提审崔二胯子。

奉天警备厅牢房是一栋地上地下两层修建,坐落警备厅后院儿。刚跨过月亮门,正与一人撞了个满怀,萧剑南伸手将来人扶住,是六子。只见六子急急火火,神色紧张。萧剑南问道:“出了什么作业?”

六子看见萧剑南,上气不接下气道:“萧……萧队长,不好了!监犯死了!”

萧剑南问道:“什么,谁死了?”六子道:“便是……是昨儿抓的两个人,死…死了一个……”萧剑南一惊,死的难道是那秃头大汉?昨夜抓捕时他已受伤,难道是伤重不治?想到这儿,萧剑南后背一阵发凉,盗汗现已淌了下来,急忙问道:“死的可是那秃头大汉?”六子摇头道:“不是!是别的一个,那个叫刘二子的!”

萧剑南眉头一皱,问道:“他怎样会死,昨日抓捕的时分,他不是没受伤么?”

六子摇头道:“不知道,我也是刚刚下去送饭时发现的!”萧剑南道:“日自己知道了么?”六子道:“还不知道,我刚发现,就跑上来去找您!”萧剑南道:“带我去看看!”

站在牢房门口的日本岗兵查看完证件,两人箭步走进牢房。奉天警备厅牢房分为地上地下两层,地上一层为一般监犯,而地下一层则悉数是重犯。萧剑南边走边细细审察。除大门以外,一层大堂及过道共站了六名荷枪实弹的鬼子兵,护卫威严。

沿台阶下到地下囚室。长长的通道内,只需最止境牢房门口站着两名鬼子,看来崔二胯子就关在那里了。

两人箭步走到牢房门口。萧剑南推开大门,暗淡的光线下,牢房正中地上直挺挺躺着一人。别的一名秃头大汉大摇大摆坐在一旁,浑身镣铐,微闭着双眼,如同对周遭事物察而不觉。

萧剑南走到尸身周围,伸手探了探鼻息,公然现已断气。又摸了摸死者身上肌肉,也已生硬,看来已死了一段时刻。

接过六子递来的手电,萧剑南解开死者衣领,颈部并没有勒伤掐伤痕迹,浑身上下查看了一遍,也没有显着的创伤。萧剑南暗觉惊讶:“昨夜具体询问时这人还生龙活虎,这只需几个小时,难道是患了什么急症?”

萧剑南抬起头来,问一旁那秃头大汉道:“这人是怎样死的?”那大汉昂首瞟了瞟萧剑南,闭上眼睛,并不作答。萧剑南回过头来,让六子叫进门口看守。两名鬼子兵走进房间看到地上的尸身,全都愣住了。萧剑南简略问了几句,两人均称没有听到任何异响。萧剑南沉吟了顷刻,指令道:“把死者衣服脱下来!”

六子和两名鬼子兵三下五除二将死者衣服扒光。衣衫褪去,死者身上并无显着伤痕。细细调查之下,胸口正中,如同隐约有一个黑紫色的圆点。难道这便是丧命伤处么?

忽然间想起刘彪昨夜说过的那段崔二胯子的传说,看了看坐在一旁那秃头大汉,心头一震。

当下他泰然自若,对两名鬼子兵说道:“好了,把衣服穿上!”回头对六子道:“你去找法医过来做个查看,趁便再找卷草席,待会儿把他埋了。”六子应声而去。

萧剑南看了看正在忙活的鬼子兵,叮咛道:“穿好衣服后,你们就守在这儿!”两名鬼子应了,萧剑南悄悄一笑,动身走出牢房。

奉天警备厅牢房没有装备电灯照明设备,仅仅在每间囚室门口两头一人高的当地,各放一盏油灯。说是油灯,实践较为粗陋,仅仅墙上伸出半块砖头,上面放一只小碗,盛半碗灯油,再放上一根灯芯点着算了。

萧剑南走出囚室,细心看了看两头油灯,心中已有计较。敏捷从衣服上解下一枚扣子,又抽了两根细线,将两根细线接为一股,系在扣子上面。将油碗向外挪了挪,再把扣子压在油碗下面。悉数安置就绪,细心看了看,整个过道很暗,若不特别注意,不会发现这根垂下的半米长细线。

萧剑南安置这个机关,前后不到一分钟时刻。拾掇就绪,整了整衣衫,来到牢房一层大堂。

大厅内总共六名鬼子放哨,其间一名显着比其他五人身段高大魁伟许多。走到近前,用手点了点那名鬼子,又指了别的一名,用日语说道:“你们两个,跟我下来!”

两名鬼子挺身立正,跟从萧剑南下到地下一层。走到囚室门口,萧剑南推开房门,指令道:“你们去把尸首抬到一层大堂!”

两名鬼子一愣,但没有多问,箭步走进牢房。萧剑南在门口看着两人进了屋,暗暗将油灯上垂下的细线抓在手里。

不大会儿时刻,两人抬着尸首出来。矮个鬼子兵在前,别的一人在后。萧剑南心中静静核算,就在后边那名鬼子刚刚探头的一刹,萧剑南将手中细线悄悄一拉。

“哐啷”一动静动,半碗灯油不偏不倚扣在鬼子头上,灯芯下来时分没有平息,随即燎着了小鬼子头顶帽子,脸上的灯油也燃了起来。

小鬼子一下将尸首扔到地上,人也滚翻在地,哭爹喊娘般乱叫,伸手往脸上乱抹。别的一名鬼子显着被这出人意料的事端吓呆了,站在那里,一时不知该怎样是好。

庖丁足足烧了五秒钟,萧剑南心想够了,再烧人就没有用了,敏捷才脱下上衣,包在小鬼子头上。

衣服盖上,火马上平息,萧剑南拿起衣服,小鬼子还在哼哼唧唧嗟叹,一张脸已烧起了数个燎泡。萧剑南暗暗点了允许,刚刚好。

楼上的鬼子小队长藤田听到下面惨叫,带着两个鬼子兵急匆促赶下来,看到躺在地上的鬼子以及尸首,忙向萧剑南问询。萧剑南将死人的作业讲了一遍,又将刚才的事端奉告,只道或许是老鼠踢翻油灯出的事端。藤田听完,上去就给看守地下囚室的两个鬼子几个耳光,骂道:“吧嘎,一群草包,人都看不住!”被打得鬼子脸都不敢捂,一个劲鞠躬。萧剑南看到这般光景,心中暗笑,但仍是抚慰了几句。几人将受伤的鬼子扶到地牢一层,又合力将尸首抬了上来。

萧剑南假意给受伤的鬼子兵查看了伤势,烫坏并不算很严重,仅仅起了满脸水泡。萧剑南道:“伤并不算很重,仅仅若不好好治疗,毁容恐怕在所难免。”受伤的鬼子兵听了这话,一脸惊慌,看了看一旁的藤田,藤田问道:“萧桑,有什么办法?”萧剑南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奉天城有一个老中医,祖传秘方治疗烫坏很有手法,仅仅……”藤田一鞠躬,问道:“萧桑,请直说!”萧剑南又是一阵沉吟,说道:“仅仅他一贯不给日自己治病!”萧剑南说得不错,那名老中医确实从不给日自己治病。萧剑南倒未说假话,他提到的那名老中医确是如此。

藤田脸色一沉,伸手按住刀柄,用半生不熟的我国话骂道:“吧嘎,他地良知地大大的坏了,就不怕皇军将他死啦死啦地!”

萧剑南悄悄一笑,慢慢说道:“此人医道高超,可是满洲国皇帝指名的御医之一,他宝号的药品是进供皇宫的,连关东军司令部都拿他没办法,恐怕你也不能把他怎样样吧?”听了萧剑南这句半讥不讽的话,藤田气坐回椅子上,说道:“萧桑你可有什么办法?”

萧剑南道:“办法却是有,只需换身衣服,治病时分不说话就能够,我能够带他曩昔。”藤田沉吟了半晌儿,如同对萧剑南的提议并不满足。又过了顷刻,牵强允许道:“也好,那就听萧桑叮咛。”

萧剑南悄悄一笑,说道:“藤田先生谦让了,过一瞬间先让军医给皇军包扎一下,今日下午,我就带他去见那个中医。”受伤的鬼子急速鞠躬,感谢道:“有劳萧桑了!”萧剑南挥了挥手,表明不用谦让。

六子已带着法医急匆促赶来。奉天警备厅的法医,其实便是军医,一同也兼作法医的作业。

军医先给小鬼子简略包扎好,再给监犯查看死因。萧剑南叮咛六子先向厅长和两位专员回禀一声,阐明这儿的状况。悉数处理结束,萧剑南会亲身带监犯曩昔。

法医眉头紧闭,查看了十分钟左右,对萧剑南道:“萧队长,从尸检状况看,像是突发性心肌梗塞,不过有些古怪,这人只二十来岁,并且身段衰弱,按说不太或许有这种病,除非,家里有先天性的遗传。”萧剑南点了允许。

法医又道:“萧队长,是否需求解剖查看?”萧剑南道:“暂时不用。这样,一瞬间有劳你和我一同去见厅长,当面阐明状况。”

两人站动身来,六子匆促进来,萧剑南问道:“厅长怎样说?”六子一脸冤枉:“厅长骂了我一顿,萧队长,这监犯可是小鬼子看的,我招谁惹谁了?”

萧剑南拍了拍六子膀子,安慰道:“定心吧,有小鬼子顶缸,没有咱们的事儿。对了,厅长怎样叮咛的?”

六子答道:“厅长让咱们验完尸急忙带监犯曩昔,让法医也曩昔,别的,尸首要别埋。”萧剑南点允许,叮咛道:“我带两个兄弟去提监犯,你先把尸首放到停尸房吧。”

六子应了,萧剑南又道:“对了,那带回来的祖孙两人在哪里?”六子道:“还在办公室睡觉,有人看着,跑不了。”

萧剑南道:“这样吧,你办完过后给兄弟们买些早点,大伙儿都累了一宿了,再给那祖孙两人送过点儿去,一瞬间还要问他们口供。”说完话,萧剑南拿出几张钞票递给六子。六子接了,带了两个弟兄去办事儿。

五分钟今后,萧剑南与别的两名兄弟押着崔二胯子,还有那名法医,一同来到刑讯室。厅长当着两位专员的面,并没有发火,问了作业的状况,萧剑南作了扼要答复,厅长挥了挥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这儿的作业交给咱们,你马上带人去城外查找,必定要找到要找的东西!”

厅长说完话,又对两个拿枪的警员道:“你们到门外守着,没有我的指令不要进来!”两个警员应声而去,萧剑南出屋时回头看了看崔二胯子,只见他大剌剌坐在椅子上,一脸毫不在意的倨傲神色,看到萧剑南看他,也狠狠地回敬了一眼,萧剑南笑了笑,反手带上房门。

萧剑南先到自己办公室看望翠儿祖孙两人,安慰了几句。叫几个兄弟,带上那两名从长春赶过来的土木工程专家,直奔奉天北城外那家小店。

山田与那几名没死的鬼子兵还在小店看守。萧剑南阐明来意,山田一脸怒色,但也不得不履行指令。在萧剑南与两名日本土木工程专家带领下,世人分红三组,开端对小店进行具体查看。

整整一上午的查找,简直没有获得任何实质性发展。整座小店除后边一间大屋发现了为数不少的古怪东西,别的几间大屋堆满许多新土以外,未见任何盗洞的痕迹。

两名日本土木工程专家剖析了大屋内堆土的土质。东北这块土地声称白山黑水,白山指的是长白山,而黑水则指的是黑龙江。之所以江名黑龙,由于其水质发黑。关外土地极点肥美,均是黑土,所以映的黑龙江江水都如同成了黑色,当然,也由于江水里有许多沿河两岸冲积物的原因。(注3.)

萧剑南与两位日本土木工程专家剖析过大屋内这些堆土后发现,从色彩和土质判别,这些土应该至少是地下将近十米的深层土,色彩发黄,土质发松,捏都捏不起来。并且,最终一间大屋中堆积的显着是人工处理过的夯土,由于土里掺有显着的白灰。

世人又核算了屋内堆积的土方量,假如洞口就在小店,这些土明显是不行的。如此看来只需两种或许,榜首,洞口就在小院中,除了这几间大屋,应该还还有倾倒土方的地址;第二,便是盗洞口并不在小店中,而是离昭陵的宝顶极近,这儿仅仅是倾倒土方的地址。不过这样的剖析如同并不合理,首要昭陵宝顶邻近已是北陵公园的规模,不或许有人能在那里大规模的发掘,并且,长距离运送土方,除非这帮人疯了。

萧剑南深思了顷刻,指令世人扩展查找面积,在小店方圆一公里规模内,细心查找。

公然,一小时后,一名警员飞跑着前来陈述,在小店东北方向大约五百米,发现了一条大沟,内有大片新土,像是刚掘上来的。

萧剑南马上带着两名土木工程专家赶到,只见一丈多宽的深沟中堆满新土,显着越远越旧。越往这边,土上的野草越少,假如依照这趋势长下去,不出两个月,就不再分得出是新土旧土。

这么说,盗洞口就在小店或小店邻近!世人在四处细心查找了一番,没有任何发现。萧剑南眉头紧闭。

其实以萧剑南现在的状况,是否查到盗洞进口已不重要。刚才在查看刘二子尸身之时,他在尸身胸口正中“膻中穴”方位,发现了一个隐约的黑点,假如萧剑南调查的不错,这应该是被人重手点过的。回忆起有关崔二胯子的传说,能够一指将人点死的,在全东北,除崔二胯子兄弟外,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如此看来,昨日抓捕的那名秃头大汉,必是崔二胯子无疑!

已然承认那人是崔二胯子,萧剑南是必定要将他救出来,所以萧剑南现在所做悉数,满是敷衍差事了。不过作为一名刑警,猎奇心是他的天性。崔二胯子一伙人终究将盗洞进口设在了何处,激发起萧剑南激烈的猎奇。

沉吟了顷刻,萧剑南与世人回到小店。直接走进后边崔二胯子所住的大屋,再一次调查屋中环境。整个房中能够说空空荡荡,地上均用硬土夯实,没甚么漏洞,只需西面和南面墙边各有一个大土炕。东北土炕往往都是中空,在屋外或屋内有一灶台,专门烧火,热气流入中空的火炕取暖。萧剑南想起,依据刘彪陈述,小店在奉天警备厅存案是三个多月前的作业,那时分现已春暖花开,这些人已然是盗墓,绝不会呆太久,更不会再过一个冬季,那么他们修火炕干什么?萧剑南深思了顷刻,指令道:“先把两个火炕拆了!”炕上的席子早已拿掉,并无漏洞。听了萧剑南的叮咛,世人抄起屋中家伙,七手八脚,没一袋烟时刻,将土炕扒了个底朝天。

土炕下面公然中空,但没有烟熏火燎痕迹,这不古怪,崔二胯子一行抵达奉天是三个月之前,那时火力壮的人现已无需再烧火炕。萧剑南点了允许,叮咛道:“就在这火炕下面,掘地三尺!”

所谓“土木之工,不行擅动”,世人轮番上阵,足足用了三个小时,才将两张土炕下面的地上向下挖了半人多深。这时分现已挖过盖屋子时的夯土层,但古怪的是,在整个发掘进程中,并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夯土层夯得十分瓷实,连个老鼠洞都没有,再往下挖,便是底子没有任何人动过的黄土层了。

萧剑南看了看表,时刻已是下午两点。货车司机奉萧剑南之命回城买吃的东西现已回来,所以萧剑南指令咱们罢工先吃饭。吃饭的时分,萧剑南心头暗想,难道盗洞进口不在土炕之下,那还或许在什么当地?想到这儿,萧剑南忍不住又向房中望去,难道会是在墙面里边,有夹壁墙?感觉有这样的或许,所以咱们用饭结束,萧剑南指令手下将房子撤除。不到一小时,整栋大屋只剩下了一堆瓦砾,但并不如萧剑南所想,墙体悉数实心,并没有夹壁墙,所以底子不或许有什么盗洞。

现在萧剑南可是真的一头雾水了,又一次看表,现已四点多钟,没有时刻再持续发掘,还有许多正事要办,所以指令罢工,此地不用持续看守,悉数人跟他回奉天警备厅。

货车开进奉天城北门,萧剑南让司机就把他放在城门口盛记跌打。盛记跌打的老掌柜盛老和萧剑南很熟。白叟医术高超,跌打外伤,手到病除,特别一手绝活是治疗烫坏,再凶猛的烫坏,经他手治疗之后,简直不留痕迹。

见萧剑南进门,白叟笑道:“不知哪阵风把萧队长给吹来了?可又是到哪里好勇斗狠去了吧?”萧剑南为人仗义,好打不平,再加上素常破案往往以身作则,免不了常常挂彩。每次受伤,均到盛记跌打找白叟治疗,一来二去,两人也成了朋友。

听到这句话,萧剑南笑道:“长辈取笑了,这次前来,确是有事相求!”白叟道:“萧队长请讲。”

萧剑南沉吟了顷刻,问道:“盛老,我记住听您说过,有一种治疗烫坏不留疤痕的办法,能不能将治疗进程对我叙说一下,药方不用说,只说进程。”白叟捋了捋胡须,笑道:“萧队长不会是预备刑侦大队长不做了,改行做江湖郎中了吧?”

萧剑南道:“白叟家取笑了,我是要救人!”白叟正色道:“所谓医者爸爸妈妈心,萧队长可有好朋友被烫坏了?”萧剑南道:“被烫坏之人并非我朋友,要救的也不是我朋友!”白叟一怔,明显没听理解。萧剑南又道:“白叟家,请您宽恕,萧某确有苦衷,一时不能明言。”

萧剑南并非信不过白叟,仅仅白叟极点仇日,素常从不为日自己治病。若没有满洲国皇帝罩着,恐怕早已遭殃。萧剑南不将本相讲给白叟,是不想过多拖累好人,尽管求白叟也会带来一些费事,但白叟并不知情,再加上有溥仪这层联络,白叟应该不会有事。

白叟道:“治疗进程并不杂乱,你只需将人带来,敷上我现场熬制的药膏,每日换一次,只需此间没有大的变化,半个月内必定会好,并且应该不会留下疤痕。”

萧剑南道:“膏药是什么色彩?”白叟道:“半透明,黄色。”萧剑南又问:“能否将药膏色彩改为黑色或其它较重的色彩?”白叟又是一怔,答道:“改为黑色?这倒没有想过,不过改动色彩必然要参加其它药材,会对效果大有影响。”

萧剑南道:“至于效果,略微影响一些也无妨。”白叟满脸置疑之色,道:“从头改动配方恐怕要消耗许多时日,萧队长能否告知我,你要到达何种意图?”

萧剑南沉吟了顷刻,道:“这个倒不用瞒您,受伤的人伤在脸上,我是想让他敷上您的药后,再也看不出他原本的相貌!”

白叟揣摩了顷刻,道:“这倒也不难。这样吧,我将药做成膏药的方式,贴在脸上,旁人若不运用我特制的药水清洗,绝难除下,不知道萧队长觉得这样是否能够?”

萧剑南向白叟拱了拱手,道:“如此就有劳您了,一小时之后,我就带人过来!”白叟点了允许。

回到警备厅,萧剑南直接来到刑讯室复命。具体询问作业明显已告一段落,崔二胯子并不在房间。厅长三人显得极点疲倦,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见萧剑南进来,厅长问道:“查找可有什么头绪?”萧剑南摇了摇头,把查找状况讲了一遍。厅长皱了蹙眉。

鹿传麟端着茶杯,将脸沉了下来,说道:“这件作业还要持续清查,半点大意不得,必定要给我找到!”厅长急忙陪笑。

走出刑讯室,厅长告知萧剑南,这边的具体询问作业也极为不顺。那个崔二胯子除了自报家门,简直什么也没讲,果真是铁嘴钢牙。至于翠儿祖孙两人,口供现已录毕,但这二人暂时还不行以脱离奉天,让萧剑南找个当地组织一下。

离别厅长,萧剑南回到办公室。翠儿祖孙二人还在办公室等候,萧剑南约略讲了一下厅长的意思。翠儿爷爷道:“萧大队长,咱们祖孙两人可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什么也没做过啊!”

萧剑南安慰了几句,出了房间。深思顷刻,挥手叫过一名手下,叮咛道:“一瞬间你带两个兄弟,把那祖孙两人暂时组织到我家里。记住,人必定要看住了,就盯在那里,暂时还不能让他们走!”手下应了,回身脱离。

萧剑南定了定神,将脑中思路收拾了一遍,这才来到警备厅牢房。受伤的小鬼子与藤田小队长早已等候多时。萧剑南并未多耽误,直接带上受伤的鬼子,开车先到自己家中换了便装,然后来到奉天城北门的盛记跌打。

白叟的“新式”烫坏膏药现已预备结束,给小鬼子处理之后,盛老给他贴上膏药。小鬼子脸上的烫坏面活跃大,膏药贴上后,除口鼻眼外,其它当地全被膏药遮住,彻底瞧不出本来的容貌。萧剑南忍不住暗暗点了允许。

当天晚上萧剑南回到家中,开端仔细思索怎样将崔二胯子解救出来。重复揣摩之后,考虑到崔二胯子腿伤未愈、行为不便;此外,自己也未与看守的鬼子混熟,尽管心中着急,但机遇没有老练,恐怕还要延迟几日。

接下的两天,萧剑南和那两名土木工程专家持续带人在城外小店掘地三尺,简直将方圆几十米的当地挖出了一个深度近三米的大坑,但仍旧无所获。

跟着发掘的面积越来越大,萧剑南也感到期望越来越迷茫。这件作业确实古怪,若不是亲眼看到满箱珠宝,还有刘二子的口供,他乃至会置疑自己开端的判别:这伙人终究是不是来盗墓的?

每日黄昏时分,萧剑南都会带上那名受伤的鬼子去盛记跌打换药。由于日语流利,他已和看守地牢的鬼子们混得纯熟。不过崔二胯子的腿伤还未收口,看来暂时还不能行为。

刘彪这几天一贯在私自监督着从长春过来的两位专员,但如同并没有什么发现,两人每天一大早来到警备厅具体询问监犯,晚上回到住处,最多也就见几个客人算了,客人的身份一时半会儿还查不到,不过,如同并没有什么反常行为。

这一日黄昏,刚刚回到警备厅,正看到厅长送两位专员出来。远远见厅长将两人送上了车,萧剑南箭步走了曩昔。厅长看见萧剑南,按例问询了查找状况。听完萧剑南叙说,厅长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这件作业,远不像开端想的那么好办,咱们这边也是整整审了三天了,简直没有一点点发展。假如明日再没有成果,关东军那儿就要派刑讯专家过来了,到那时分,恐怕就要上大刑了!”提到这儿,厅长摇了摇头:“我看即使上了大刑,也不会有什么成果,这崔二胯子可真是一条硬汉!”

萧剑南心中一凛,暗想:“假如上了大刑,救人恐怕就更不便利了!看来,救人的作业现已不能再等了!”厅长持续道:“除此此外,那祖孙两人必定要看好,刚刚接到上面的指令,这二人不能留活口,以防走漏消息。”

萧剑南点了允许,这件作业倒没在他意料之外,关东军请溥仪来当皇帝,无非是打个幌子,收买人心。但别的一方面讲,溥仪虽仅仅个傀儡皇帝,但面上的作业也必定要做的曩昔,不然就失去了收买人心的效果。像这种祖坟被掘的作业一旦传出去,言论上必定对日本的控制晦气,看来翠儿这不幸的祖孙两人就只能灭口了。

萧剑南问道:“上面预备什么时分着手?”厅长道:“这倒不确切知道,不过总要比及具体询问结束吧,现在这二人仍是有一些用途的,但我想,时刻也不会太久了。”萧剑南又与厅长聊了几句,回到办公室。

看来,解救崔二胯子的时刻已不能再拖了。不过崔二胯子腿伤未愈,再加上自己这边的预备作业,也没有彻底做好,现在就救人,确实有些匆促。揣摩了一阵,萧剑南决议,无论怎样,最迟明日晚上,必定要将崔二胯子救出!

看了看表,已是六点,时刻现已不多了,这二十四小时之内,必定要将悉数的作业预备结束。想到这儿,萧剑南站动身来。

房门遽然被人推开,刘彪步履匆促走了进来,见到萧剑南,刘彪低声道:“萧队长,有状况!”萧剑南眉头一皱,问道:“怎样回事儿?”

刘彪道:“萧队长,这两天你不是让我盯住从长春过来的那两位专员么?”萧剑南点了允许。刘彪道:“今日下午,我在鹿传霖官邸,看见了一个人!”萧剑南问道:“谁?”

刘彪神秘兮兮道:“草上飞!”萧剑南愣住了。草上飞是东北最有名的独脚大盗,功夫惊人,萧剑南和刘彪缉拿此人,现已有日子了。萧剑南如同有些心猿意马。刘彪又道:“对了萧队长,还有一件作业有点儿古怪,咱们的人从下午一贯守在那里,预备等‘草上飞’一出来就抓人!可一贯比及刚才,‘草上飞’也没有出来,后来,鹿传霖的贴身随从又从外边又带了一个人进来,你猜是谁,竟然是奉天城开锁高手“锁三”,两人径自进了专员的宅院,到现在也没有出来。”

萧剑南茅塞顿开,沉吟了顷刻,对刘彪道:“撤销悉数的抓捕行为,把人全都撤回来!”刘彪呆住了。愣了半晌儿,点了允许。

萧剑南道:“除此以外,你再帮我办一件作业。”刘彪允许。萧剑南道:“明晚六点,你找辆车,接上翠儿祖孙两人,还有刘妈和小宝,送他们出城!”

刘彪一呆:“萧队长,您这是要?”萧剑南道:“记住,明日晚上,六点整,不能早,也不能晚!”刘彪一脸置疑。萧剑南笑了笑,拍了拍刘彪的膀子:“彪子,咱们共处现已多年,但有些作业,我暂时还不能告知你,你记住,按着我说的去做,别的,千万不能走漏消息!”刘彪使劲儿点了允许。

刘彪走后,萧剑南又在房间思索了顷刻,定了定神儿,出了办公室到牢房。受伤的鬼子这两天伤势现已见好,见萧剑南进来,马上陪笑道:“萧桑来了?”萧剑南道:“奉上面的指令,要问监犯几句话。就有劳你陪我下去一趟吧。”小鬼子连连允许,陪着萧剑南下到牢房底层。

开门的时分,萧剑南如同很随意地用中文对两个鬼子说道:“两位辛苦了,忙完了这阵子,我请两位喝酒!”两人一愣,问道:“萧桑说的什么?”萧剑南悄悄一笑,暗想:“看来两人确实不明白中文。”所以改用日语道:“抱愧,烦劳二位在此守候!”受伤的小鬼子自是一句中文也不明白,这一点,萧剑南这几日带他治病的时分就已知道。

两人进了牢房,只见崔二胯子闭目坐在牢房地上,双手双脚都用铁链拴在墙上。见两人进来,崔二胯子悄悄睁开眼睛,随即又闭上了。萧剑南箭步走向前去,说道:“崔爷,从前萧某不知你便是东北的大英雄崔爷,多有开罪,请崔爷多多宽恕!”

崔二胯子听了这话,睁开眼睛,悄悄冷笑了一下,说道:“俺现已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跟俺耍什么花花肠子。想从我这儿骗出口供,门儿也没有。”

萧剑南知道误解已深,说道:“崔爷,我知道误解不或许一时半会儿解说清楚,但现已没有太多时刻解说,长话短说,萧某尊敬崔爷的为人,愿以身家性命,救崔爷出去。”崔二胯子听到这话,眼睛一瞪,问道:“此话确实?”萧剑南道:“确实!”崔二胯子哈哈一笑,道:“好!你已然要救俺,就赶快将手上脚上这劳什子翻开,待爷爷冲杀出去,量这几个小鬼子也拦不住俺。”

萧剑南听了这话,知道崔二胯子仍是信不过他,暗暗着急,不知道该怎样向他解说。见萧剑南并没出声,崔二胯子又是一笑,道:“知道你就无此心,好了,快滚吧,别搅了崔爷睡觉!”

萧剑南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缄默沉静了一瞬间,说道:“我知道崔爷很难信任我,好,是否诚心救你,明日就知,可是我恳请崔爷必定要听我叮咛,不然我的性命不打紧,救不出崔爷,我萧剑南死不瞑目!”崔二胯子眉头悄悄一皱,问道:“萧剑南?你便是名震关东的奉天警备厅的萧大队长?”

萧剑南答道:“正是!”崔二胯子喃喃道:“以你的为人,怎样会留下来给小鬼子卖力?”萧剑南脸上一红,答道:“萧某确有难言之隐,此处不便利说话,容当后日再作解说。”崔二胯子听了,点允许,说道:“好,崔某就暂时信了你,不过,要想让俺真的信你,有必要要帮我做件作业!”萧剑南道:“崔爷请讲!”

崔二胯子道:“帮我取回那只红木盒子,见到盒子,俺就信了你!”萧剑南悄悄一怔,沉吟了顷刻,道:“好,我尽力而为!”崔二胯子道:“好,就等萧队长的好消息了!”

萧剑南再次允许,随行将这几日想好的方案具体向崔二胯子讲了一遍,崔二胯子听罢,沉吟顷刻,允许赞同。萧剑南总算松了口气。没有多耽误,带着受伤的小鬼子出了房间,直接去盛记跌打换药。

当晚萧剑南回到家中,又在房间中将整个方案盘算了一遍,感觉没有什么遗失。不过仅有棘手的,便是崔二胯子的条件,看来,崔二胯子并非真实信任了自己。不过无论怎样,只需想办法拿到那只盒子,悉数就能够处理。想到刘彪刚才陈述的状况,又思索了顷刻,萧剑南已有计较。

主见打定,萧剑南叫来翠儿祖孙两人。沉吟了顷刻,取了几十块大洋交给白叟,慎重说道:“白叟家,现在出了一些变故,至于怎样回事,你们也不用多问。记住,明日拾掇好行李,黄昏六点整,会有人来接你们。脱离奉天今后,逃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再回东北,这是性命攸关的作业,必定牢记!”白叟诚惶诚恐,连连允许。翠儿见萧剑南如此严肃,忍不住问道:“萧大哥,终究出了什么作业?”萧剑南沉吟了顷刻,说道:“这个你们仍是不要知道了,但我的话必定要记住。明日走时,不要再回小店取东西,悉数从简,不要张扬,不然……咱们都会有费事!”翠儿更是一脸利诱,问道:“咱们有费事也便是了,萧大哥怎样会也有费事?”萧剑南笑了笑,道:“私放了你们,我当然也有费事。别的,明日不用再跟我告别,我那时分必定不在家里。”

翠儿点了允许,又要问什么,被爷爷拉住了。白叟接了萧剑南的银元,诺诺道了谢,带着翠儿出了房门。走到门口,翠儿遽然回过头来,大声说道:“萧大哥,咱们今后还能再会么?”萧剑南心中也是一酸。这几日来,虽与翠儿触摸不深,但小女子聪明伶俐,很着萧剑南喜欢,一贯拿她当个小妹妹看待,现在说道分手,也难免心中难过。萧剑南取了纸笔,写下北平的住址,递给翠儿,道:“这是我在北平的住址,日后如有时机,能够到北平找我。”翠儿接了,哭着鼻子出了房门。

萧剑南又叫来刘妈,叮咛她也要在明日黄昏六点整,和翠儿祖孙两人一同脱离。先把小宝带回她自己老家,日后萧剑南再去找她接孩子。刘妈听了,怔怔的仅仅流泪,说不出话来。自倩儿去后,刘妈一贯留在萧剑南家中带着小宝,当然也服侍着萧剑南,主仆三人爱情很深。这时咱们就要道别,萧剑南心中也是不忍。

沉吟了顷刻,萧剑南心中一动,问刘妈道:“你可愿意跟我到北平?”刘妈一愣,马上允许。萧剑南取了钥匙递给刘妈,又写下北平的住址。萧剑南早有去意,家中首要金钱细致柔软早已存在北京福来记钱庄。其实为了便利,也没有留自己的本名,而是取了一个曾弓北的化名,用的是萧剑南三字的对仗,萧的谐音字“削”对“添加”的“增”字谐音“曾”,“剑”对“弓”,“南”对“北”。萧剑南爸爸妈妈早逝,家中又是独子,也无后顾之虑。所以救得崔二胯子之后,只需到北平隐姓埋名,应该必定安全,况且倩儿又留下了大笔产业,度日应该不成问题。

与刘妈叮咛结束,又唤来翠儿祖孙两人,叮咛三人明日一同动身,到北平萧剑南的住处等他,几人听了萧剑南如此组织,都很快乐。

三人出了房门,萧剑南又将方案在心中默想了一遍,看了看表,时刻已是十一点。盘腿坐在床头静静运了三遍功,挂钟敲响了十二下,萧剑南站动身来,换上夜行衣,翻开后窗,悄悄翻了出去。

午夜的警备厅大院内,安静反常。只需西跨院的牢房大门口,六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在放哨。除此以外,东跨院档案室门口,还有八名保镳,其间四人是鹿传霖手下,别的四名,是山口太郎手下,正凶相毕露,来回巡视。

漆黑之中,忽地一闪,一人黑衣蒙面,十分利落地攀上了档案室院外的大树。茂盛的树叶丛中,那人隐伏一株大枝杈后。透过稠密的枝叶,能够清楚地看到档案室门口的悉数状况。

他如同并不着急,静静地爬在树上,耐性等候。时刻一分一秒地曩昔,也不知过了多久,深夜的幽静之中,忽然传来几声“呲呲”轻响,听来如同是暗器的破空之声。几名看守哼也没哼,瞬间悉数倒地。

顷刻,一伙儿蒙面人从墙上跳下,检视了地上死者。门口留下两人,其余人敏捷翻开档案室大门,窜了进去。

趴在树上那人点了允许,持续静静调查。过了不久,漆黑之中如同有两颗流星划过,幽静无声,留在门口的两名蒙面人瞬间倒地。简直一同,另一面墙外又跳下七八个人,身着日本忍者装束,手执东洋刀,悉数蒙着脸。

从前倒地的八名保镳中四名,这时窜了起来,看身上穿的衣服,如同是鹿传霖派出的四名保镳。两头马上交手,打了起来。先行进去的几人听到响动,也窜了出来,两拨人战成一团。

两头均是高手,出手必是杀着。但两头全不宣布半点动静,闷声打架。只需刀剑互斩时宣布的叮当之声。间或有中刃者临死前的沉声闷呼,在夜色中显得反常惨痛。

没有多久,两头还站在地上的人现已不多。遽然间,院外人声鼎沸,厅长带着十来名警备厅的警员与小鬼子赶到。两拨人见局势不对,十分默契的一同停手,各自抬起伤者,敏捷逃离。

厅长带人冲进跨院,见到档案室大门四开,满地死尸,大吃一惊。敏捷冲进档案室,保险柜柜门大开,里边的红木盒子,早已不知去向!

注1:鹿传霖,清末大臣。直隶(今河北)定兴人。字滋(芝)轩,号迂叟。同治进士。初入清军胜保部,对立捻军。1874年任桂林知府。后历任福建按察使、四川布政使。1883年升任河南巡抚。后调陕西巡抚。1895年升任四川总督,收拾吏制、创立文学馆和算学馆。因开罪奕?被免职。1898年戊戌变法后,由荣禄荐为广东巡抚。次年为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到太原维护慈禧太后逃到西安,授两广总督、升军机大臣。回京后兼任督办政务大臣。小说中情节为作者臆造。

注2:鹿钟麟(1884-1966)字瑞伯,直隶定兴(今属河北)人,西北军闻名将领,跟随冯玉祥近40年,因其人智慧过人,长于见机行事,故有“鹿小鬼”的绰号。

禁城闭宫作业: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成功发起“北京政变”,随后指令将辛亥革命后仍占有紫禁城13年之久的逊帝溥仪驱逐出宫。1924年11月5日上午9时,国民军切断了紫禁城对外的悉数联络。新任京畿卫戍总司令鹿钟麟会同差人总监张璧及社会知名人士、国民代表李煜瀛(李石曾),仅带领几十名军警进入神武门,履行“逼宫”指令。

行至隆宗门处,迎面遇见前来出迎的清室内务府大臣绍英。世人随绍英入屋落座,鹿钟麟随即出示“大总统指令”和《批改清室优待条件》,请他代为传达,限制溥仪及其后妃一干人等两小时内迁出紫禁城。清室方面期望容期3个月,将颐和园加以收拾修葺之后即行迁往。张璧与李煜瀛决然不许,坦言如不及时出宫,恐生意外。清室仍表明难以从命,声言小户人家搬迁尚须时日,况且这等局势。

面临清室无休止的羁绊,鹿钟麟逐渐面有愠色,怒对清室诸人道:“假现在天不搬,我就将戎行撤走,必定不担任了,你们敢背负不发生意外么?”绍英等人见再无通融地步,只得照实禀告,溥仪登时方寸大乱。

鹿钟麟考虑自己只带兵20余人,而清室一方所谓的禁卫武士数则在2000以上,假使出现意外变故,必然变成一大惨剧。所以他对身旁一名副官大声佯称:“尽管时刻已到,但作业尚有商议地步。传我的指令,先不要开枪开炮。”公然“兵以诈立”,溥仪马上交出“皇帝之宝”和“宣统之宝”两方印玺,并在《批改清室优待条件》上签了字。

鹿钟麟护卫溥仪来到坐落后海甘石桥的醇王府第,遽然执枪问溥仪:“从今今后,你是称皇帝,仍是以布衣自居?假如愿作一般公民,则我等武士对你自有维护之职责,如你仍称皇帝,那咱们民国不容皇帝存在,我只能枪决你!”溥仪受此震慑,声明自己愿为中华民国之一分子,鹿随与之握手为别。

我国自有皇帝以来,凡2000余年,其间敢以手铳侍帝王,复与帝王行握手礼者,此前除鹿钟麟外,恐无第二人。更戏剧性的是,1961年,成为公民的溥仪与鹿钟麟再次聚首,四手相握,畅谈往事。

注3:关于我国各地土质色彩:古代君王祭祀台,均用汉白玉砌成,中心填以五色泥土,标志边境宽广,“普天之下,难道王土”之意,称为五色土。在北京天坛,就有五色土祭坛一座。之所以叫五色土,源于祭台的填充土是用五种色彩的泥土填充。我国地域广阔,各地泥土色彩不同,五色土所用泥土,都是用车马从全国各地拉运而来,五色土的五色别离为中黄、东青、西白、南红、北黑,以标志五行,又由于依照地理方位,我国中部,武汉、南京一带,土为黄色,东部滨海,上海一带土为青色;西部新疆、甘肃一带,土为白色;南边如广东、海南,土为赤色;而我国北部东三省,土为黑色。

天眼小说的作者是景旭枫,本站供给天眼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天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九章 深夜抓捕 下一章:第十一章 奉天亡命

2018-2019 © 悉数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悉数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青囊尸衣5虫师 Letou登录3:云顶天宫 摸金令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藏海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