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十六章 真龙何处

上一章:第十五章 奉天谋事 下一章:第十七章 三道机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一小时后,悉数人员在崔二胯子与老四带领下,仓促来到已翻开的地下玄宫。数盏功率强壮的汽灯照耀下能够明晰地看到:这是一间面积不大的四方形石室,四围及顶壁均用巨大花岗岩垒成,粗糙不平的地上上没有棺椁、没有供物,更没有大伙儿幻想中的财宝。

大伙儿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当下老四带领刘二子,又用去整整一小时时刻,将石室六面墙面细心检查过。验毕,老四神态苦楚,蹲在了地上。军师问道:“怎么样?”老四摇了摇头,没有答复。

世人一齐望向刘二子,刘二子动了动嘴唇,哆哩哆嗦答道:“各位大哥,没……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暗门,没有暗道,没有夹壁墙,更没有任何机关!这座石室……是死的!”崔二胯子双目圆睁,一把捉住刘二子,大声吼道:“你他***说什么?再去!给我好好看看!”

刘二子猛一哆嗦,连连允许,道:“是,是!”但没有动。一旁老四缄默沉静了顷刻,道:“二哥,没有用的,什么都不可能有了,这…….仅仅一座疑冢!”大伙儿张大了嘴巴,崔二胯子一拳击在石室花岗岩墙面上,大声骂道:“嘿,他***!”

石室那万籁俱寂,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五试探着问道:“二哥、军师,现在怎么办?”军师抬眼看了看崔二胯子,崔二胯子面色乌青,咬了咬牙,道:“还能怎么办,卷铺盖,撤!”世人都没有动。

崔二胯子神态萧然,挥了挥手,道:“大伙儿都别愣着了,拾掇东西,我们回山!这件作业,到此为止!”众位兄弟无精打采,纷繁走出石室。军师忽道:“二哥,请等一下!”崔二胯子站住脚步,眼望军师。

军师逐渐看了看石室内世人,悉数兄弟通过这三个多月的激战,无不神态瘦弱、面庞消瘦。军师叹了口气,说道:“众位弟兄,大伙儿的心境我了解,整整三个月的苦战,只找到了一座疑冢,谁心里都不舒适!不过大伙儿都别忘了,咱干的是大事儿!古来成大事者,无不历经千难万险,方能成功。所以,咱现在还要咬一咬牙,不能撤!”

身段瘦弱的老三遽然挤出人群,对军师道:“军师,您说的这话,咱都懂,只不过到了这境地,不走,还能有什么其他法子?军师别忘了,这两天又发生了这么多事儿,特别是正午前堂来的那两伙人,都是来者不善啊!所以我赞同二哥的主见,趁还没出什么大乱子,赶忙撤,防止夜长梦多!”

老三除枪法拔尖,在十二金刚中一贯最具谋略,大伙儿听他也这么说,都点了允许,特别老五、老七、老十这三人,一贯与老三交好,听了老三这话,纷繁赞同。崔二胯子缄默沉静了顷刻,道:“老三说的不错!再耽误下去,不免夜长梦多!咱这次举动,方案已算缜密,弟兄们也都卖劲儿。不过临到头儿遇上这种作业,不怨军师,不怨老四,当然,更不怨大伙儿!这是人算不如天算,咱只能自认倒霉!”

老四抬起头来,张了张嘴,半吐半吞。崔二胯子道:“老四,你有什么要说的?”老四看了看屋内世人,又看了看崔二胯子,道:“二哥,我不是说你和三哥讲的不对,只不过咱要是现在就这么走了,实在是有点……太亏!”顿了一顿,又道:“我觉着军师说得对,自古以来干大事的,没一个不冒危险的,咱弟兄们干的便是脑袋别裤腰上的事,打鬼子都不迷糊,这件事儿,更不能做缩头乌龟!”老四为人正直,一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崔二胯子听了老四这话,悄悄一怔,周围众弟兄听到“缩头乌龟”四字,也都不言语了。

老三叹了口气,道:“四弟,不是有人想做“缩头乌龟”,现在这个境地,就算咱想再往下干,还能有什么法子?”老四道:“三哥,法子是大伙儿想出来的,咱这么多人,只需齐心协力,必定能有办法,我就不信,咱几十号人干了这么久,就真前功尽弃了!”老四站动身来,道:“二哥、军师,我揣摩着,这皇陵真冢应该就在邻近,只不过咱必定犯了一个过错,才没有找到!”崔二胯子皱了蹙眉,军师则若有所思。

一向缩在一角的刘二子忽道:“各位大哥,我有一个主见,不知成不成?”大伙儿转过头去,齐刷刷看着刘二子。刘二子道:“我记住小时分我爹跟我说过,古人选墓址,都靠风水方面的学识!”提到这儿,刘二子咽了口口水,道:“我的意思是,古人已然用风水定穴道,那咱现在能不能反过来,用风水来找真冢?”

军师眉头紧闭,思索了顷刻,问道:“你的意思是,就当我们再给皇太极从头选一次穴道?”刘二子使劲儿点了允许。军师若有所悟,沉吟不语。

老四道:“对了军师!我遽然想起一件事!”军师抬起头来,望向老四。老四道:“那是几个月前榜首回看到军师您画的皇陵方位草图,其时我看到的榜首眼,就觉得有点别扭!”

军师皱了蹙眉,问道:“别扭?”老四道:“不错!我其时就有一种感觉:草图上所画宝顶,如同穴眼儿处不该放在那里!这不契合《撼龙经》的说法,我记住《撼龙经》有这么一句:‘穴不起顶非真穴’,而这昭陵宝顶方位,恰恰不在明堂起顶之处……”

军师问道:“你觉得应该在哪里?”老四皱了蹙眉,思索了顷刻,道:“应该再往正东方向……大约一百米,那才是实在的穴星起顶之处!”军师茅塞顿开,猛一拍大腿,道:“不错!老四,你公然凶猛!”

周围世人面面相觑,大伙儿显着全没理解军师与老四在讲什么。崔二胯子问道:“军师,老四,你们在说什么?”老四神态激动,道:“二哥,刘二子兄弟想的是好主见!很简单,古人挑选墓址,要靠风水!”崔二胯子允许表明理解。老四持续道:“所以,我们现在也彻底能够使用风水学识,再替他选一回墓址!军师对勘舆之术素有研讨,我和二子也都学过一些,不是有句话叫‘英雄所见略同’么,说不准咱这一次选出来的,便是当年他们定下的真冢方位!”

众位弟兄茅塞顿开,纷繁允许。崔二胯子将信将疑,皱了蹙眉,问道:“这事儿做得准么?”军师沉吟了顷刻,道:“当年替皇太极选定真冢这位风水先生,必定是位绝顶高手!我和老四、刘二子三人功力必定不如他,不过尽心竭力,应该有六成胜算!”

崔二胯子又问:“找到真冢,需求多长时刻?”军师掐指算了算,答道:“如公然冢确在邻近,最多两天时刻!”

老三忽道:“要是届时找出的‘真冢’仍是假坟,那怎么办?”军师看了看老三,沉吟不语。老四正要答复,崔二胯子忽然一挥手,道:“要仍是假的,咱就自认倒霉,马上回山!军师说得对,成大事者,必有恒心,咱就终究留两天,成与不成,就看这一锤子的了!”

见崔二胯子发话,老三不再言语。世人回到大屋,军师与崔二胯子具体商定了这两日的组织,勘舆作业就交给军师、老四与刘二子三人,其他兄弟则捉住歇息,休养生息,别的,要随时预备敷衍各种突发事件的到来。大伙儿都知道,这一次,是终究一搏了!

当天晚上,军师带着老四与刘二子花了半宿时刻,将曾经画好的昭陵邻近地图细心研讨了数遍,根本确认了勘舆的线路和方位。第二日一早,三人带齐罗盘及定位标尺,脱离小店开端实地定位。

所幸悉数发展顺畅,当天下午,真冢方位定了下来,老四说的不错,这终究的方位,就在距皇陵宝顶正东偏北方向,大约一百来米处。

回到小店大屋,又算计了整整一晚。现在的局势,如同已不甚达观,上午堪舆之时,军师三人遇到了一位自称通河镇小学教员的人前来问路,虽没有什么显着漏洞,但来人的形象气质较为可疑。

军师和崔二胯子剖析,大伙儿很可能已被别的一帮人马盯上,至所以什么人,两人都觉得黑龙帮的可能性最大。至于对方为何迟迟没有着手,估量是暂时没有摸清自己的内幕,因此并未草率行事。

这却是终究一个能够使用的时机!军师与老四具体推算过,终究确认的皇陵真冢方位,离最近的盗洞是110米,按正常发掘进展,要六到七天。不过此处土质疏松,何况弟兄们都已是熟手,只需把这一行24人中发掘最快的8人挑出来,每人每天挖上三个钟点,不出意外的话,两到三天就能够挖到。再加上终究定位、寻觅金刚墙,最多四天,大伙儿就能翻开地宫,取了财宝后神不知鬼不觉撤离。

商议之后,除老三几个少量外,大伙儿都觉得虽没十足把握,但这事儿值得一试。崔二胯子终究决议,再留四天,四天后若没成果,大伙儿悉数撤离。

商议已定,崔二胯子和军师从一行二十四人中挑选出八人,分别是:老四、刘二子、崔二胯子、老五、老九、老十、崔振阳与别的一名兄弟赵大牙。从当晚开端,这八人便下到盗洞中,沿老四军师标记好的方位,张狂向定位好的皇陵真冢处挖去。

接下的两日,能够说速度如飞。此处土质疏松,再加上甄选出这八人均是百里挑一的能手,为确保进展,每人在前方最多只发掘二十分钟,便换上别的一人,而其他兄弟则悉数帮助打下手,运送土方、端茶倒水。

大伙儿尽管繁忙,但这两日中每人均很少说话,特别老四、军师与崔二胯子三人。因为大伙儿谁也说不清楚,这次选定的方位,是否便是终究皇陵真冢地址。为防止露出,原有小店岗哨悉数撤回,前堂只留十一弟和别的两名弟兄担任监督凤儿,其他世人吃喝全在洞中,均匀每日只睡四五个小时,到第三天正午,整整提早了一天半时刻,盗洞总算挖到预订地址。

老四马上指挥我们在盗洞止境掘出一个两米见方的空间,自己和刘二子亲身带领四名兄弟,再接再励用洛阳铲沿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向发掘探洞。公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天下午,刘二子在西面墙面,将探洞往斜下方打到五米深左右,总算打上榜首筒人工夯土。细心查验之后,确是清代皇陵地宫专用的四合夯土,换句话说,皇太极清昭陵真冢方位,就在前方不远了!

世人欢声如雷,老四更是与军师、刘二子紧紧抱在一同。这一次虽兵行险着,但毕竟是成功了,刘二子已是痛哭流涕。

没有耽误,激动了一阵,由崔二胯子带头,世人抄起家伙,几小时后,盗洞挖到地宫外墙。按老办法发掘,黄昏时分,大伙儿总算找到地下玄宫金刚墙方位。

敏捷将金刚墙处挖出了一个两米见方的空间,并用洛阳铲打好数个通气孔,悉数人悉数撤回大屋。商议之后,刘二子担任带人预备一应翻开地宫的配备。军师再次细心检查过鼓风设备后,崔二胯子与老四抄起家伙,正预备进入盗洞,翻开金刚墙。大门忽然传来一长两短三下敲门声。军师暗示世人禁声,悄悄翻开房门。大门开处,十一弟踉踉跄跄冲了进来,只见他鼻青眼肿,吊着一条膀子,皎白的前襟上满是血迹。崔二胯子一把拉住他,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十一弟恨恨地说道:“二当家,前面有一群兔崽子来收保护费,七八个人打我一个……”崔二胯子看了看军师,两人都是眉头紧闭。

周围众兄弟看到十一弟惨状,无不大怒,老十更是义愤填膺,骂道:“他***,敢欺压到我们十二金刚头上了,老子会会他们!”

军师一把拉住老十:“老十,你不能去!”老十一愣,马上理解了。这边崔二胯子脸色乌青,替十一弟接好膀子,逐渐站动身来,说道:“俺去会会这帮兔崽子!”

军师急道:“二当家,你也不能去,别忘了,在颐晴楼,你也是和他们朝过相的!”崔二胯子站住了,军师按了按崔二胯子膀子:“二哥,仍是我去吧!”崔二胯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军师给一旁老四使了个眼色:“老四,带上二十块大洋,跟我曩昔!”老四点了允许,随军师出了房间。

不大会儿时刻,军师与老四回来。崔二胯子道:“怎么样?”军师如同忧心如焚,沉吟了顷刻,对崔二胯子道:“我们的行迹,恐怕瞒不了多久了,这伙儿人自称是斧头帮的,不过我揣摩着,他们很可能是……”提到这儿,军师摇了摇头。

崔二胯子沉着脸问道:“是来踩盘子的?”军师道:“他们应该是冲老七老十来的!很可能是黑龙帮的人!”老十咬了咬牙,猛一拍桌子:“他***,老子去挑了他***黑龙帮!”

军师道:“老十,你听我的话,不要草率行事!仍是大事要紧。”老十叹了口气,问道:“军师,那咱现在怎么办?难道十一弟,就让人给白打了?”

军师道:“这件作业,只能今后再找场子了!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时刻现已不多了!”大伙儿都点了允许。军师思索了顷刻,道:“看来,有必要要尽快翻开地宫!这样吧,排气一个晚上,今日午夜,派榜首批兄弟带上防毒面具,翻开皇陵地宫!二哥,你看怎么样?”

崔二胯子沉吟了顷刻,道:“好,就按军师的组织!”抄起家伙,对老四道:“老四,我们走,这就去翻开金刚墙!”老四点了允许,拿起钢钎,二人敏捷钻入盗洞。

见二人下去,军师马上挥了挥手,大伙儿七手八脚将鼓风设备抬到洞口,四围用棉被捂紧,开端全力向洞内鼓风。

不多时,崔二胯子与老四来到金刚墙前。二人定了定神,细心调查眼前墙面,面前这一块墙面,大约两米见方,用规整的青砖垒成,只不过墙面并不平坦,中心部分悄悄外凸,如同被人从内往外打了几锤相同。老四道:“二哥,这回应该是真的了!你看这儿,墙面往外鼓,这是因为里边的空气,压力大过外面!”

崔二胯子拿起防毒面具,对老四道:“好兄弟,我们这就着手!”当下二人敏捷带上防毒面具,抄起了钢钎。顷刻,两根钢钎已逐渐刺进金刚墙砖缝之中。这一次显着不同上回,青砖撬动之时,并不吃力,不多时,一块巨大的墙砖已被撬出一尺有余。

老四做了个手势,二人放下手中东西,伸手各抱住墙砖一角,悄悄向外抽*动。这块墙砖看来有几十斤重,又垒在重重砖墙之中,但二人往外抽*动之时,并未感到怎么吃力,如同在金刚墙后,也有人在协同用力,两人都理解,这是地宫内巨大的压力之故。

没有半分钟时刻,厚重的砖块已从墙内抽出二尺有余。老四冲崔二胯子点了允许,两人紧握城砖外沿,一起使力,齐喊了一声:“开!”话音未落,一块三尺来长、一尺来宽,厚约半尺的巨大墙砖“啪”一声掉在脚下。

就在这时,猛听“扑……”的一声长声闷响,便如一把尖利的匕首忽然刺入一个充气丰满的皮球中,一股墨黑色的浓雾忽然从城砖抽出之处急喷而出,紧接着耳边传来一阵“哧哧”怪叫,令人毛骨悚然。

黑色浓雾随同怪叫动态喷发不息,一股腐朽**的冲鼻气味瞬间在金刚墙前充满开来,二人虽戴着防毒面具,也登时感到呼吸困难、头昏眼花。当下二人手扒脚踹,又撤下几块城砖,崔二胯子大喊了一声:“撤!”拉起老四,一头钻入来时的洞口。

两人爬上盗洞内小车,拼命拉动上方绳子,小车敏捷往外移动。这时军师的鼓风机才实在显示出威力。二人只听得耳旁风声呼呼作响,越往外去,冲鼻气味越淡。两人加快速度,没有多久便回到了大屋。

大屋中兄弟搬开鼓风机放二人出来,马上又将鼓风机搬回,持续向洞中鼓风。崔二胯子与老四爬出洞口,这才感到头昏眼花、四肢无力,趴在洞边大吐特吐,直将白日吃的东西悉数吐了出来,足足缓了半个多钟点,晕厥稍减,两人不由暗叫好险,幸亏有了缉获小鬼子的防毒面具。

世人心气儿极高,这一瞬间轮番上阵,一刻不停地向洞中鼓风。其间军师不断派人到出气口方位调查,到了深夜十二点,地上通气口排出的气体已不再有冲鼻异味。军师又令世人加快向洞内送了一小时风,清晨一点,大伙儿拾掇好东西,整装待发。

军师与老四、崔二胯子酌量之后,带了刘二子、老五、老七、老十,还有其他三名弟兄,一行十人,拿上防毒面具,进入盗洞。

一路之上,世人有说有笑、欢天喜地,不多时,来到金刚墙前。金刚墙前掘出的空间并不大,一下挤满十人,顿觉比肩接踵,回身都很费力。大伙儿当心谨慎将抬来的东西放到地下,不谋而合收起笑脸,屏住了呼吸。悉数人在这一瞬间都忽然感到了一阵不可思议的严重,手心也情不自禁渗出了汗水。

军师与老四、崔二胯子三人来到最前方站定,拧亮手电向洞内照去。只见墙上孔洞内黑乎乎雾茫茫一团,什么也瞧不清楚,也不知道内部的地下玄宫终究有多深,有多大。

崔二胯子挥了挥手,大伙儿七手八脚将洞口扩展。老四拿起防毒面具,对军师和崔二胯子道:“我先进!”崔二胯子道:“老四,俺陪你!”老四咧嘴笑了笑,道:“二哥,墓道里边仍是我熟,假如没事,我会唤大伙儿一块儿进来!”

崔二胯子沉吟了顷刻,道:“也好,地宫里边必定机关重重,你要加倍当心!”老四笑了笑,回身看了看死后世人,抱了抱拳,道:“老少爷们儿们,一瞬间见!”一低身,狸猫一般钻进洞中。

金刚墙前剩余的八人不谋而合伸着脖子向前望去,大伙儿屏住呼吸,开端还能够隐约听到老四一步一步向洞内挪去的动态,过了一瞬间,什么也听不到了。整个空间内死一般的沉寂,静得每一个人乃至能够明晰地听到自己心脏跳动以及血液在血管中流过的冲突动态。

也不知终究过了多久,猛听金刚墙内“哐当”一声巨响,紧接着是一阵“哗啦啦”的动态。大伙儿本就悬着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军师和崔二胯子冲到洞口,大声问道:“老四!怎么样?”洞内并没有回音,只要“哗啦啦”响动不断传来。崔振阳一下扑到洞口,大声喊道:“完了,四叔必定中暗器了!四叔!”

大伙儿面面相觑,心中又是惊骇、又是痛苦,一时刻六魂无主、不知所措。崔二胯子迈开右腿就要从洞中进去,军师和崔振阳从后边紧紧抱住,大声叫道:“二当家,你不能进去!”

世人正自紊乱,洞内传来老四的动态,叫道:“弟兄们,俺没事,仅仅摔了一跤!”听到老四动态,大伙儿松了口气,崔二胯子问道:“里边景象怎么样?”

老四道:“手电太暗看不清楚,不过这儿没有机关,我点了蜡烛,空气没问题,大伙儿能够先进来!”世人隔着洞口听见老四这话,一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崔二胯子和军师交换了个目光,一挥手,当下军师在前,崔二胯子殿后,大伙儿抬上东西,鱼贯进入皇陵地下玄宫。

下到洞内,军师问道:“老四,状况怎么样?”老四道:“太黑,什么也看不见。”世人举起手电,纷繁向前照去,数只手电照耀之下,地宫前方仍旧黑乎乎雾蒙蒙一团,世人的视野,只能看到缺乏两米的当地。

崔二胯子问道:“刚才什么动态?”老四道:“跳下的时分绊到了东西,也不知道是啥!”崔二胯子将手电照向地上,大伙儿也纷繁探着脖子向脚下望去。数只手电照耀之下,这才看清,本来洞内世人站脚之处,散乱堆放着几根腐朽的木柱和木板,除此以外,还有香炉烛台等祭祀用品,已被世人踩坏。

军师一愣,忽然想起老四说过:盗墓之人为逃避地上上机关触发设备,有时需求在地上铺设木板,难道这座皇陵已被盗过?军师马上向老四问询。老四也是一愣,马上趴到地上细心调查,又掀起一块已朽蚀不成姿态的木板调查,再用手摸了摸下面实地,说道:“这木板和木柱应是几张桌子,是放在地宫终究一道供桌!”军师点了允许,大伙儿也都松了一口气。

崔二胯子沉吟了顷刻,道:“如此看来,这应该便是皇陵真冢!弟兄们,听我的指令,抬上家伙,我们上!”世人纷繁抬起地上的东西,老五道:“二哥,太黑了,仍是把汽灯翻开吧,别的,也能壮壮胆儿!”

军师道:“汽灯还不能开,地宫里边氧气不多,我们仍是尽量手电,紧要关头再开汽灯。”世人听军师说得有理,纷繁允许。崔二胯子沉声道:“弟兄们,从现在起,咱便是脑袋瓜子挂在裤腰带上了,都给我听好了,打起十二分的当心,悉数服从指令!”

大伙儿听到崔二胯子这句话,都情不自禁打了个暗斗,忽然想起,自己正在一座深埋地下十多米,几百年来未见人气的阴寒古墓中,这一霎那,悉数人都不自觉往四周的一片乌黑之中望了望,马上感到一股彻骨的阴气从四处旮旯袭来,虽有这么多兄弟壮胆儿,一阵不可思议、难以名状的惊骇感瞬间从后背沿脊梁骨窜了上来,连崔二胯子与老四都不破例。

缄默沉静好久,老四低声道:“二哥,仍是咱兄弟俩儿打头阵吧!”崔二胯子点了允许。军师道:“悉数当心!”

两人伸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汗水,当下崔二胯子在左,老四在右,两人每人执一只手电,探索着向前走去。剩余八人抬好东西,紧随其后,走在终究的刘二子更是摘下一向挎在肩上的步枪,跟随在世人死后,一边不时回头望着。

一行十人在乌黑死静的地下玄宫券道内探索前行,人人都不自主地感到反常严重、盗汗直冒。整个地宫中一片死寂,虽稀有把手电照亮,但如几点萤火虫之光,四周仍旧是无穷无尽的乌黑,黑得让人心里发慌、发毛、发怵,一股难以名状的惊骇感进入骨髓。谁也不知道终究走了多远,更不知道终究曩昔了多长时刻,此刻时刻在他们心中已变得毫无意义。那种瘆人的感觉就如同真是到了阴曹地府,巨大的地下玄宫中尽管一行十名兄弟,竟一点点感觉不到一丝人气儿。

世人在极度严重与兴奋中探索前行,也不知终究过了多长时刻,忽然听到前面老四颤巍巍喊了一声:“玄宫大门!”动态虽不嘹亮,但在这极度幽静惊骇之中,宛如晴空一道响雷,幽静的墓道内顷刻间响起嗡嗡回声,吓得每个人都激灵灵打了一个暗斗。

军师拨开世人走到前面,顺着手电的光线望去,就在世人面前不到半米处,两扇皎白如玉的巨大石门突兀而现,高高矗立在大伙儿面前。雾气旋绕之中,亮光如豆,看不清巨门的实在面貌,只能隐约看到门上镶有两端怪兽的头颅,口中各衔一个圆环,怪兽二目圆睁,正视前方。

大伙儿自我陶醉看着面前的石门,军师压低了动态,指令道:“弟兄们,点亮汽灯,预备东西!”世人这才缓过神儿来,取出事前预备好的汽灯。

两盏大功率汽灯一起点亮,世人这才牵强看清,本来大伙现在所在当地,乃是皇陵地下玄宫最外一层石门外的券道地道之中。

老四曾与大伙儿讲过:按清代皇陵建制,皇帝陵园地下玄宫应分为九券四门式结构。从金刚墙门洞开端,由墓道向北斜下而入,顺次应为:墓道券、闪当券、罩门券、头道石门、门洞券、明堂券、二道石门、门洞券、穿堂券、三道石门、门洞券、金券石门、金券,终究的金券是放置皇帝及皇后棺椁的大殿。其间墓道券和闪当券为砖券,其他七券是石券。九券中,明堂券和金券是南北券,余者为东西券。

之所以称为券,其实“券”这个字在中文中除了念“劝”的发音,意思为收据或作为凭据的纸片之意以外,还能够念作“绚丽多彩”的“绚”字发音,意思为门窗、桥梁等修建呈弧形的部分,如拱券。

现在世人所在方位,应该便是金刚墙与地宫榜首道石门之间拱券,这一段包含墓道券、闪当券与罩门券三部分,其实间隔并不长,只要十米左右。

而这一道石门,便是皇陵地下玄宫榜首道石门,是用两块完好润滑的汉白玉打磨而成。虽历经三百余年,仍旧皎白胜雪。每扇大门纵横刻有九九八十一枚乳状门钉,两门相对处门面上,雕有口衔圆环的兽头,称为“铺首”,越发使石门显得威武而阴沉。

军师上前用手电沿一指多宽的门缝照去,隐约可见门后有一块巨大石条将大门从内部死死顶住。老四低声道:“是自来石!”

老四说的自来石,是向来皇陵或大墓地宫中将玄宫石门从后边顶住的一种特别东西。一般来讲,顶住地下玄宫石门最常见的是两种方法:石球或自来石。石球设备是先在石门内做好一个斜坡石面,门槛处凿出沟槽,槽顶放好石球,用翻开的门挡住。入葬结束,两门逐步封闭,石球便沿着地上斜坡滑下,直到石门彻底封闭,石球也在两门交合处一个更深的石槽内停住,门被堵死。而自来石则是在两扇门即将封闭时,将石条斜倚于门后槽内,人走出后,石条随石门封闭而逐渐歪斜,待石门彻底封闭,石条也滑入两扇石门中心,从内部将石门彻底顶死。

抵挡自来石,老四和刘二子事前已做好了预备。这次大伙儿抬来的许多东西中,便有一种两人亲手制造的特制“拐钉钥匙”,专门用来翻开地下玄宫巨大而沉重的石门。“拐钉钥匙”是用一种极细但反常坚韧的钢条制成,钢条被弯成半个口字形,顶部削尖。只需将钥匙从门缝内捅入,尖部刺进到自来石下,拨开自来石,就可将地下玄宫大门翻开。因为拐钉钥匙体积巨大,不方便带着,所以在山上时并未打制,而是到奉天后才制造的。

老四接过后边兄弟递来的拐钉钥匙,其他兄弟则按事前商议好的次序各就各位,大伙儿全都屏住了呼吸。只见老四呼了口长气,定了定神,当心谨慎将拐钉钥匙半个“口”字形部位竖起来,逐渐插到石门门缝之中。待钥匙接触到石条上部,将“口”字横过来,顶部削尖的方位刺进到石条下部,套住自来石脖颈处。悉数安排妥当,老四回头向后边世人点了允许。老五与崔二胯子两人走上前来,捉住拐钉钥匙长长的后柄。跟着老四一声呼喊,三人屏住呼吸,逐渐加力将拐钉钥匙逐渐上提。“钥匙”逐渐向里延伸,内部的自来石也一点点立了起来。

不大会儿时刻,老四大喊了一声:“成了!”后边两人松开手,老四逐渐将钥匙撤回,对军师和崔二胯子道:“石门翻开了!”世人面露喜色,崔二胯子挥了挥手,后边上来四名兄弟,站在了石门前。

崔二胯子低声喝道:“开门!”四人交换了一个目光,一起出手,将石门逐渐推进。玄宫厚重巨大的石门在四人的全力推进下逐渐翻开。粗大的门轴带动着万斤石门宣布“嗡嗡”轰鸣之声,随同着门内腾腾而起的雾气,在深邃幽暗的墓道里隆隆炸响。四围墙面的回音透过券道内尘土迷雾,在乌黑中回旋旋绕,就如暴风摧断枯木,也似万马驰过草原,整座地下宫廷如同都在哆嗦晃动。尖锐的石门冲突动态彻静得发怵的地下玄宫中,就像一辆装满货品的大车瞬间碾过每一个人的心脏。悉数人随同着这一阵阵尖锐的动态,都是心头越来越紧,盗汗直流。

简直过了有一世纪之久,总算,大门被四人推开了一尺左右。老四细心检查之后,确认没有机关,所以又上来几名兄弟,大伙儿合力,将石门彻底推开。

里边如同愈加乌黑,汽灯的亮光就如一豆油灯,弱小而细微。门内的大殿如同没有止境,深邃幽暗,阴沉惊骇。腐朽的气味伴着冲鼻扎眼的迷蒙雾气挡住了视野。

崔二胯子道:“老四,进去看看,有没有机关。”老四点了允许,接过一把手电,当心谨慎走了进去。世人熄了汽灯,在门外着急等候。

也不知终究过了多久,老四无精打采,退了出来,大伙儿全都围了曩昔,崔二胯子道:“老四,景象怎么样?”

老四脸上阴晴不定,摇了摇头,道:“里边没有机关,只不过……”提到这儿,老四停住了话。崔二胯子问道:“只不过什么?”老四道:“里边是空的,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通道和出口,如同,到头儿了!”大伙儿张大了嘴,全都呆住了!

天眼小说的作者是景旭枫,本站供给天眼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天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奉天谋事 下一章:第十七章 三道机关

2018-2019 © 悉数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悉数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惊讶物语 鬼吹灯 Letou登录5:迷海归巢 终究一个道士 Letou登录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