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十章 夜袭小镇(上)

上一章:第九章 誓不垂头 下一章:第十章 夜袭小镇(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老七出了山,不敢走大道,一路借着夜色的保护,抄着小道一路小跑摸到了通往陈家集的木桥周围。在间隔木桥还有百十来步的当地停下,他找了个荫蔽的当地伏下,看了看表,午夜一点十五分,还有四十五分钟,老七趴在荫蔽的方位,又远远地调查了一遍这座他马上就要炸掉的木桥。

这条河并不算太宽,大约有十来米左右,可是因为刚从山上泻下来,水流湍急。架在河上的木桥看来现已有年初了,桥身中心每边有五根木柱子刺进水中,起到了支撑的效果,急急的河水从桥下流过。

老七曾经跟从崔二胯子炸过几座桥,一看这座桥的结构,就知道桥身最受力的,便是中心那根柱子,桥身两头一边一根,只需是炸掉一根,桥就算是不马上榻,也上不了两个人了,轿车就更是别想。

思索结束,老七伏动身来,借着夜色渐渐接近桥身。走到近旁,左右细心地看了看,见并没有人,大步上了桥。走到了大约是中心桥柱的方位,他摘下肩上的绳子,在栏杆上系紧了,顺着绳子,快速滑倒了桥下。

老七滑下来的当地,正好对准了桥身右侧要炸的桥柱,他伸出双脚抱住了桥柱,从腰间取出三颗手雷,用绳子绑了系在桥柱之上,再用绳子将手雷的拉环系在一处,拔出匕首,将衔接手雷拉环的绳子另一头系在了匕首上面,看准桥身左边要炸的桥柱,嗖的一下将匕首飞了出去,匕首衔接着系在手雷拉环上的绳子,正扎在左边的桥柱之上。

老七爬上桥,再从桥身的左边下去,系好手雷,拔下匕首,将两头衔接手雷拉环的绳子系在了一处,然后口里衔了,象狸猫相同快速攀上了桥。

全部安顿就绪,老七将引线的绳子顺到了离桥几十米的方位,找了一块大石的后边伏下,取出怀表一看,一点五十分,离约好的时刻还有十分钟!

老七将怀表放在周围,昂首看了看天色,只见天上的乌云更浓,一团一团地翻滚着,远处现已隐约传出了雷声,不时有闪电划过夜空,看来大雨马上就要倾盆而下。夜色是反常的沉寂,离这不远的陈家集,隐约传来几声狗吠,尽管已是盛夏,可是处在关外苦寒之地,又是已过深夜,气候是反常的冰冷,可是老七的手心里,现已隐约渗出了汗水,他将双手在大腿上蹭了几下,又看了看周围的怀表,一点五十九分,离约好的时刻还有一分钟。

就正在这时,只听得远出一声洪亮的枪声响过,在夜空中更显得反常的尖锐,枪声稍一中止,又是一阵密布的枪声,老七竖起耳朵一听,简直悉数都是二十响大肚匣子的声响,没有小鬼子的歪把子和三八大盖的声响!

“看来兄弟们的手了!”老七心中喜道。

也就在这时分,怀表的指针指向了午夜两点正,老七抓起的上的绳子,猛的往后一拉,然后一瞬间伏倒了大石的后边。

等了大约有将近一分钟的时刻,那一声盼望已久的轰隆声并没有来,“怎样,出了什么问题?”老七爬动身来,一把抓起的上的绳子向后拉了几拉,可是手中现已感触不到了任何力气,他又向后倒了几十把,总算倒到了头儿,只见在绳子止境处,原本应该是系在手雷拉环之处的绳子

已断!

“***!”老七骂道,这时分,离此不远的陈家集现已是炸了营,枪声人声响成一片。

老七抓起绳子,当下也顾不得躲藏,拼了命地跑回了桥上,系好绳子,又一次将自己的顺到了桥身左边的桥柱周围,查看了手雷的拉环之处,只见别的一半绳子还在里边,这条绳子因为要作为引线之用,不能太粗,所以是老四用自己的一件褂子,撕成碎条拼结而成的,可是因为这件褂子穿戴已久,布条已糟,在老七的奋力拉扯之下,不堪重负,一瞬间折掉了。

老七理解了原因,当下取下了身上的布条绳子,两股拼成一股,要将手雷的拉环衔接到一处。可是用布条做成的绳子原本就粗,这时又是两股并作了一股,手雷的拉环极为细微,老七试了几回,都未能将布条塞入到手雷的拉环之中,几番测验不成,老七现已是急的汗水将全身的衣服打湿。

此刻在陈家集一片人声嘈杂之中,老七现已能够隐约听见鬼子运兵的货车轰大了油门,正向此处窜了过来。

来不及了!这座桥要是炸不了,前去进攻陈官屯的兄弟们很或许就会前功尽弃,乃至是全军覆没!这时分老七的眼前一瞬间想起了前几天在昆嵛山上阵亡的上千名兄弟,胸口一痛,差点从桥上跌了下来。

“***!老子多活了这几天,现已是赚了,奶奶个熊,跟小鬼子拚了!”想到此处,老七心中豪气顿生,心境也是安静了下来。

他双脚勾住桥墩,取出随身的烟袋,满满为自己续上了一袋烟,用火点了,知道这很或许是自己这辈子最终一次抽烟了,这几口抽的是格外甜美。

一袋烟没有抽完,鬼子的运兵车现已开近,老七扔下烟袋锅子,双手捉住了绑在桥柱之上三颗手雷的拉环,在拉下拉环的那一霎他想:“他***,老子这辈子连个大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到了阴曹地府,说不定连阎王爷都不会收,妈了八子的,小鬼子,爷爷来了!”

手雷拉下,老七翻身跳入了翻滚的河水,十分命运,老七跳下的桥柱,是处在河水的上游,不到一秒钟,他就被冲倒了桥身右侧的桥柱周围,老七伸手捉住桥柱,他没有忘掉,这座桥柱上面,还有三颗手雷等着他来拉响。

三下两下又攀上了桥柱,老七拉响了上面的三颗手雷,反身跳入水中。

河水湍急,一瞬间就将老七冲出了几十米,他身子还没有浮出水面,只听得死后一声巨响,他奋力蹬出水面,总算赶上了最终一幕,只见死后的木桥之上一团火光,鬼子货车的车头先是向上一抬,在半空之中好像是凝结了一般的僵住了简直有一秒钟,然后跟着开裂的桥身,一头扎到了翻滚的河水之中。

“他***,怎样没连老子也一快儿炸死?”老七踩着水,右手搔着后脑,兀自惊讶着。

其实老七炸桥所用的手雷,是一般日本单兵装备的***(这儿需求舰船上的船友帮我弥补一下)手雷,导火线拉下今后的引爆时刻是十几秒钟,不像当时中**队常用的木柄手雷,只需三秒钟的引爆时刻,可是这一点老七并不知道。

崔二胯子一行九人,于清晨一点三十分按时到达陈官屯外。借着夜色的保护,他们掩到了离陈官屯还有百十来米当地的一座小树林子,崔大胯子一挥手,世人停住了脚步。

崔大胯子掏出怀表看了看,然后开端调查远方陈官屯屯口鬼子的炮楼和岗哨。在陈官屯屯口的方位,立着一个大约四五层楼高的炮楼,炮楼上面插着一面小鬼子的膏药旗,隐约约约能够看见有一个鬼子兵端着枪在上面来回走动着。炮楼下面,大道两旁,各有一个用装满黄土的麻袋垒成的工事,工事后边,别离有一个伪军在放哨。

崔大胯子调查结束,伏下身来,众位兄弟也马上聚到了他的跟前,崔大胯子低声道:“众位兄弟,看到了吗,总共三个岗哨,一个鬼子兵,两个二狗子。”中止了一下,他持续说道:“比较难抵挡的是岗楼上面鬼子的岗哨,太高,飞刀够不着,这样,老五,你就留在此处,拿着老三的马枪,只需上面的鬼子兵没发现,你就不要开枪,他一旦发现咱们的举动,你就开枪把兔崽子给我揍下来。”

老五是他们十二人之中,除老三以外使蛇矛最准的神枪手,尽管说远远比不上老三,可是在这百十来米远的当地揍个小鬼子,尽管是在夜里,也仍是有九成以上的掌握。老五拍了拍手里的小马枪,低声道:“没问题,大哥你定心吧!”

崔大胯子点允许,持续说道:“老二我和先上,处理了两个二狗子,然后各位兄弟马上碾上来,大伙儿一同去端炮楼。过来的时分留意岗楼的鬼子兵,不要让他发现,大伙方才留意了没有,小鬼子在岗楼上来回散步的时分,有一半的时刻是看不到咱们这儿。别的老五你给我盯死了,如果岗楼上的鬼子兵发现了,你马上给我把他揍下来。”世人纷繁允许。

分配已毕,崔大胯子又看了看怀表,清晨一点四十分,说道:“各位兄弟找当地藏好,五分钟今后按时举动。”各人听罢,纷繁找当地伏了下来,崔二胯子留在了崔大胯子身边。

崔大胯子藏在一棵大树的后边,远远地再一次调查前方鬼子的炮楼和岗哨。两个伪军的岗哨显着是睡着了,看来连月来鬼子的清剿进行的顺畅,的确使现在的防范懈怠了许多,这时分来端鬼子的据点,再适宜不过,看到这儿,崔大胯子心中又多加了一分成功的信仰。

他现在很清楚,现在这段时分,不仅仅他这支部队最艰苦的时分,也是全东北抗日义勇军最艰苦的时分,两年前全东北三十多万的抗日部队,现在被打得最多还剩余几千人,他们这帮乌合之众,真打起来底子不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鬼子正规军的对手。开始的那三十几万人,死的死、降的降,而剩余的这几千人,也都是士气失落,疲于逃避鬼子的大兵追剿,惶惶不可终日。

这么下去,全东北的抗日大计,眼瞅着就要这么完了,全东北几千万的同胞,就要真的做亡国奴了!想到这儿,崔大胯子心中疼痛,扶在树上的右手,深深地抓进了树皮里边。

现已是过了深夜,夜凉如水,远方的屯子里边,不时的传来一两声狗叫,四周是万籁俱寂。崔二胯子也看出了他好像有心思,小声问道:大哥,可有什么心思?”

崔大胯子转过头,低声说道:“兄弟,你知道吗,这一仗,咱们只能赢,不能输!”

崔二胯子听了,点允许,只听得崔大胯子持续说道:“不只要赢,并且要全身而退,并且还要狠狠地侮辱侮辱小鬼子,最近几个月清剿,不只弟兄们一提起小鬼子,都有些怕,并且我想全东北的抗日部队和老百姓都对小鬼子是一提起来就胆寒,咱们今日就要好好地杀杀小鬼子的嚣张气焰,给大伙儿鼓打气!”

崔二胯子听了崔大胯子这番话,说道:“大哥说得好,呆一瞬间抓了小鬼子,我要将他们剖腹挖心,祭咱们死去的兄弟!”

崔大胯子点允许,说道:“由着你来。”说罢,他掏出怀表看了看,清晨一点四十五分整,挥了挥手,说道:“兄弟,咱们走!”

当下兄弟二人借着月色的保护,没用几分钟时刻,就摸到了伪军岗兵的周围。两名伪军正在打盹,还没醒过神儿来,两把雪亮的匕首现已别离顶在了两人胸前。

两名伪军被治住,崔大胯子掏出事前藏好的白毛巾,向远方树林里的兄弟们挥了挥,剩余的六名弟兄看到信号,渐渐的摸了上来。

崔大胯子松开捂在伪军嘴上的手,小声问道:“岗楼里边有多少人?”

崔大胯子捉住的那名伪军浑身筛糠、哆哩颤抖的说道:“一楼二楼没有人,三楼有七八个皇协军,四楼住的是四个皇军,五楼是皇军的小队长”

“***,什么皇军,是***小鬼子!”崔二胯子低声骂道。

“是,是,是小鬼子!”那名伪军匆忙允许。

崔大胯子冲那个伪军道:“带咱们上去!”然后返身对崔二胯子说道:“兄弟,先把你手上的那个点昏了。”

这时分剩余的六名兄弟现已跟了上来,一行人押了伪军,上了鬼子的炮楼,正如那名伪军所说,一楼二楼都是存放了货品,并没有人。

上得二楼,崔大胯子身先士卒,崔二胯子跟在后边,爬上通往岗楼三层的木梯子。崔大胯子推了推上面的顶盖,见是从里边反锁着,冲下面刚刚带他们上来的伪军使了使眼色,然后伸手敲了敲顶盖儿,隔了一瞬间,只听得上面有人问道:“什么事儿?”

下面的那名伪军却是甚为灵巧,急速答道:“兄弟,是我呀,黄三儿,换岗了!”

只听上面的人叽哩咕噜的骂道:“换***什么岗,还***没到时分呢!”

下面的黄三儿答道:“兄弟实在是肚子痛得凶猛,大哥就帮我盯一瞬间吧。”

上面的人又是嘀咕着骂了几声,接着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响,然后哐啷的一声,顶盖翻开了。

也就在顶盖翻开的那一瞬间,崔大胯子双腿一纵,跳上了岗楼的三层,右手枪把子一瞬间将开门的伪军打昏,然后回枪指向床上的伪军,低声喝道:“想活命的就别作声!”

床上睡的七八个伪军方才就现已被他们开门声惊醒,这时分听到动态,都从床上坐了起来,见到两只黑忽忽的枪口指向自己,一瞬间都傻了眼,没有一个人敢动。

这时分崔二胯子和剩余的几名兄弟押着黄三儿现已上来,崔大胯子低声道:“老六,你带两名兄弟留在这儿看着,其他的兄弟跟我上!”

岗楼的第四层拿下的十分简单,通往第四层岗楼的顶盖儿并没有上锁,崔大胯子兄弟们上去的时分,除了一个小鬼子在顶楼放哨以外,剩余的三名鬼子兵还在呼呼大睡,底子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工作。

崔二胯子上去一人一指,将三名鬼子点昏在床上,反身上了通往岗楼第五层的梯子。

崔二胯子爬上梯子,刚要推开通往第五层的顶盖,只听得岗楼外面“嘡”的一声枪响,是老五的小马枪的声响,看来顶楼放哨的鬼子兵现已发现下面放哨的伪军不见了。

崔二胯子听到外面的枪声,伸手推开顶上的盖子就要冲上去,但就在他刚刚把顶盖推开一道缝儿,只听得“啪”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了周围,是鬼子当官的常用的王八盒子,看来楼上的小鬼子现已惊扰。崔二胯子伸出右手抢,从推开的缝隙里边伸出去,向里边打了一梭子子弹,上面又有两颗子弹打在了铁做的顶盖儿上面。

看来一时攻不上去,崔二胯子松手盖上盖子,低身向下看了看,见楼梯下面有一条木棍,所以对梯子下面的老九说道:“兄弟,把那根棍子给我递上来!”

老九递过棍子,崔二胯子接了,蹲在梯子上用棍子捅了捅顶盖,顶盖刚一捅开,又是一颗子弹打了下来,可是因为崔二胯子蹲着,子弹打不到他,如此捅了几捅,崔二胯子记着数,小鬼子的王八盒子一次只能装六颗子弹,这时分现已打了五发,也便是说他枪里还只需一颗子弹,可是小鬼子也学聪明晰,崔二胯子再捅,鬼子就不再受骗,死活不愿开枪了。

见机遇现已老练,崔二胯子又用棍子捅了两捅,见鬼子并不再打枪过来,他伸手猛的一把推开头上的顶盖,双腿一蹬,飞身上了岗楼第五层,楼上的小鬼子见人真的上来了,匆忙开枪打过来,可是慌张之中子弹打歪,并没有击中崔二胯子,再开枪,手枪里边现已没有子弹。小鬼子伸手将手枪冲崔二胯子扔了过来,反身去拔挂在墙上的战刀。

崔二胯子哪容他时机,伸左脚踢飞了飞过来的手枪,右脚一个箭步跨到小鬼子跟前,小鬼子的右手刚刚摸到刀柄之上,崔二胯子伸右掌只一掌,就切在了小鬼子的后脖梗子之上,小鬼子吭也没吭,就软倒在了地上。

这时世人上来,见到功德圆满,均是哈哈大笑,心里说不出的爽快。

崔大胯子叮咛世人分层查找整个炮楼,然后将一切俘虏以及粮草兵器等一应物品,押到炮楼下面村口的空场之上,等候发落,世人欢笑着接令而去。

叮咛已毕,崔大胯子掏出怀表,只见时刻现已指向午夜两点零两分,离和老七约好的炸桥时刻现已过了两分钟,可是陈家集方向仍旧未有什么动态,崔大胯子不由暗暗忧虑,莫非是出了什么变故?若是老七没有炸桥成功,不只仅老七或许现已出事,连这儿的举动都或许功败垂成,不可,不能耽误时刻,要加速举动!

想到这儿,崔大胯子说道:“老二,带两个兄弟跟我上顶层看看,然后叮咛兄弟们加速速度!”

当下崔家兄弟二人带同两名兄弟走上炮楼顶层,只见顶层放哨的小鬼子趴在岗楼的垛口之上,一动不动。崔二胯子将小鬼子翻过身来,只见老五那一枪,正打在小鬼子两眼眉心正中心向上一寸之处,看来是小鬼子趴在垛口上向下张望的时分老五开的枪!几人看罢,忍不住暗赞老五的好枪法!

几人正自赞赏间,只听得远方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崔二胯子从垛口探身世交游远方观瞧,忍不住喜道:“是老七,一定是老七把小鬼子的桥炸了,这小兔崽子,俺就知道他失不了手!”

几人纷繁从岗楼的垛口向外望去,不错,只见离这大约十几里的,就在陈家集方向,闪出一团火光!

世人看罢,均是面露喜色,崔大胯子道:“这下咱们撤离的时刻就宽余了一些,走,兄弟们,抬上这儿的兵器,咱们下去看看!”

世人抬着兵器下得岗楼,走到下面的空场之上,只见俘虏的伪军和几个小鬼子被老六押着蹲在空场边上的墙根之处,其他兄弟们则欢天喜地,正从岗楼里边往外转移东西。

崔大胯子走上前去,给被点昏的几个鬼子和伪军解了穴,那个被崔二胯子打昏的鬼子小队长,这时也现已醒来,站在墙边,一脸倨傲之色。

这时分崔大胯子留意到远处的墙垛子后边,正有几个老乡正探头探脑地向这边张望着。

崔大胯子走上前去,冲几个老乡喊道:“同乡们!咱们是长白山崔大胯子崔二胯子的部队,专门打小鬼子的,你们不必怕!”

几个老乡在那边交头接耳了几句,当下便有一个胆大的站出来问道:“这位大爷可是崔大胯子崔爷吗?”

崔大胯子听了,笑道:“崔爷不敢当,我便是崔大胯子!”

几人听罢,都是面露喜色,喊道:“您便是崔爷!咱们去叫同乡们出来,看看咱们东北的豪杰!”当下几个老乡便从墙垛子后边走出来,向村子里边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是长白山崔大胯子崔爷的部队,专门打小鬼子的!同乡们快出来看看呀!”

不大一瞬间功夫,空场之上就聚集了上百个老乡,站在那里,面露喜色,交头接耳。这时分老六走上前来问道:“大哥二哥,抓的那几个小鬼子和伪军怎样处理?”

崔二胯子看了看崔大胯子,只见崔大胯子点了允许,崔二胯子回身喊道:“把几个小鬼子给俺拖过来,扒光了衣服,绕场一周,给在场的我国人下跪!”

众位兄弟听罢,大叫一声得令,纷繁拔出刀子扑了上去,几个小鬼子被抓的时分都是在熟睡之中,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裤头,这时分几名兄弟扑曩昔,三下两下就将几名小鬼子扒了个精光,几个小鬼子都是手捂下体,反常难堪。

几名兄弟连踢再拽,押着小鬼子绕场一圈,周围的众位同乡看了此景,满场都是哄笑之声,心里说不出的爽快。

正在这时,忽然从人群之中扑出来一位大娘,冲着那个鬼子兵的小队长直扑曩昔又撕又咬,其状直如疯了一般,崔大胯子急速曩昔拦住问询,可是那位大娘仅仅拼命地挣扎,一边撕心裂腑的大哭着,并不作答。

崔大胯子回身用目光问询众同乡,但只见人群中的众位同乡有的将头别过身去,不忍再看;有的暗暗摇头,一连怅惘之色;而有的则是狠狠地盯着鬼子兵的小队长,双目都好像爆出火来。而正在这时,崔大胯子手中的大娘忽然宣布一声扯心裂腑般地大喊:“不幸我那宝贝孙女,她仍是个黄花闺女呀!”,竟在崔大胯子怀中昏了曩昔!

崔大胯子这边的兄弟们听了这句撕喊,马上理解了是怎样回事,崔二胯子是火爆性情,哪容得这种工作,立时肝胆气炸,一把从周围兄弟手中抓过刚刚缉获的鬼子战刀,冲上去一脚将小鬼子踢翻在地,鬼子还要爬动身来,被周围两位兄弟一把按住,跪在地上,这边崔二胯子战刀出鞘,一刀就将砍了曩昔!

正在这时,只听得小鬼子忽然用僵硬的我国话大喊了一声:“你们这群支那猪,有本事一对一的!”

崔二胯子听了这句话,先是一怔,随即听理解小鬼子在喊什么,他怒极而笑,向两旁的兄弟们道:“兄弟们,听理解了吗?小鬼子说咱爷们欺压他!好,兄弟们,放了他!”

两位抓着小鬼子的弟兄们听了崔二胯子这句话,一时没理解过味儿来,仍是死死地按着。崔二胯子又是一声大喊,舌绽春雷:“兄弟们,铺开他!”

天眼小说的作者是景旭枫,本站供给天眼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九章 誓不垂头 下一章:第十章 夜袭小镇(下)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Letou登录续9 凶宅·鬼墓天书 我国盗墓传奇 将盗墓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