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十三章 未解之谜(二)

上一章:第十三章 未解之谜(一) 下一章:第十三章 未解之谜(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拜访本站,记住了吗?

崔二胯子兄弟听到音讯,立刻赶到现场,只见老十胸口上插着一把囊子,这把囊子他们两人都知道,是他们十二名兄弟结拜之时专门打制,用作为免临危受辱自裁之用。只见老十胸插匕首,双手握在匕首之上,脸上兀自显露一种极度不信任,又是极度恐惧的表情,双眼圆睁,就似乎在临死之前,看到了极度恐惧之事。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急忙叮嘱手下弟兄将老十掩埋,回到屋中,崔二胯子颤声道:“大哥,恐怕是墓中的咒语应验了!”

崔大胯子沉吟半晌,并未正面答复,仅仅说道:“全部等军师回来再作计划!”

军师还没有回来,第二天清晨,老六又被发现死在半山腰里,死状与老十如出一辙。在紧接着下来的六天之中,老五、老七、老八三人相继死去,悉数是用匕首自刺心脏而死。这一下,山寨之中立刻就像是炸了营,一时之间谈论纷纷,人人自危,现已有兄弟感觉到这一系列的奥秘逝世,一定是和他们此次奥秘外出三个多月有关。

崔二胯子在巡查之时,听到几名兄弟正在谈论,说什么这一十二人奥秘下山三个多月,一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工作,遭到天谴,老十一被雷活活劈死便是最好的例子,还有什么咱们若不是早早拆伙儿,迟早也要摊上这事儿如此。崔二胯子火爆脾气,哪容得这种散播传言,打乱军心之举,当下将乱说话之人五花大绑绑了,押到前山,当着众位兄弟的面,一刀砍死。(山上容易不能用枪,避免山外巡查的鬼子听到。)

尽管砍了鼓动拆伙儿之人,可是究竟堵不上山上众位弟兄悠悠之口,当天夜里就有两名兄弟悄然下山跑掉,在军师回山之前的几天,总共跑了十几个人,崔二胯子兄弟束手无策。

几日之后,军师带老三、老四等兄弟空手而归。军师刚一上山就感觉到山上气氛不对,所以急忙问询下山来接的崔大胯子,崔大胯子叹了口气,拉着军师以及崔二胯子二人,来到到崔大胯子屋中,将近几日山上发生之事告知军师,军师听罢,愣在当地,半晌儿,大伙儿谁也没说话。

三人都很清楚,到了这个时分,再用偶然来解说,不免是过分牵强。全部厄运,满是从翻开皇太极的地下玄宫开端,即使不是鬼神作祟,这其间也一定有常人所不能破解的天机!

几人商议了整整一个下午,再加上一个晚上,并未想出对策,军师道:“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一个人能够帮咱们。”

崔二胯子问道:“莫非军师所指是肖剑南?”

军师点允许,道:“不错,肖剑南是整个东北的神探,除了他,我想不出谁能够将此事弄个真相大白!”

崔大胯子也允许表示赞同,而崔二胯子却死活不愿,道:“肖大哥是俺的救命恩人,俺死或不能让他冒这个险。”

争辩好久,三人也未达到共同,最终军师道:“这样,横竖现在山上弹尽粮绝,咱们也需下山进关收购,不如就去北平,就算不让肖队长陪咱们回山,也能够找他算计算计。”崔二胯子听罢,牵强赞同。

商议已毕,崔二胯子才想起回山的数人都是空手而归,所以问询军师,军事叹了口气,道出情由。本来此番下山,竟是颇费周折,若不是军师机伶慎重,简直全军覆没。

众兄弟在边境与文物估客的买卖却是甚为顺畅,所卖金钱比预想为多,出于机谨,又由于所得金钱金额巨大,军师将钱分红几份,别离存入几家钱庄。到得约好地址山下,军师发现局势不对,所以将众位兄弟组织在山下,单独上山赴约,事前叮嘱老四等一干弟兄,若是两日内不见他下山,大伙撤到预先约好好的当地,再等十日,若再不见他下来,大伙立刻回山。

众兄弟苦等两日,不见军师踪迹,世人当下就要上山寻人,被老三拉住,大伙按军师临走前叮嘱,撤到预订地址,又是苦等十日,直到第十日晚间,才见军师衣衫不整,眼窝深陷的回来。本来军火估客得知此次买卖金额巨大,登时生了黑吃黑的想法,但见军师一人前来,登时打乱了布置,所以将军师关押起来,每日盘查此次前来的一干人等现下何处,意图抓人夺财,幸而军师多日与之斡旋,最终幸运逃出。

大伙听罢,其时就要抄家伙会去报仇,被军师按住,本来此番军火估客早有预备,不只人数很多,并且装备精良,世人轻率前往,无疑送死。大伙商议一阵,决议先回山再作计划。

崔二胯子听罢,气断肝肠,抄起家伙就要带上弟兄前去寻仇,崔大胯子一把拉住,道:“兄弟,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分,现在山上最重要要处理的,便是军心涣散,这样吧,刻不容缓,明日上午,你和军师就打点行装,带上几名兄弟,前去北平。”

崔二胯子一相对大哥甚为服气,听大哥如此说,也只得作罢。第二日一早儿,军师与崔二胯子点上几名兄弟,匆忙打点行装下了山,不日来到北平。

肖剑南听罢军师叙说,垂头深思好久,又将整个工作的来龙去脉在心中反反复复又过了好几个来回儿,问道:“能否再将老六的死状向我叙说一遍?”

军师看了看崔二胯子,崔二胯子用手搔了搔头,回想道:“当天一大早儿,俺接到信儿,和大哥一同急速赶到老六死的茅房,其时现已有很多弟兄围在那儿,见俺们兄弟俩儿赶到,给俺们让开道儿,只见老六现已死在茅房里,左手捂着胸,右手向前伸着,眼睛睁得大大的。”

肖剑南问道:“老六死的时分,身子是什么姿态?”

崔二胯子又是搔搔头,极力回想,过了一瞬间,道:“俺们见着他时,他是趴在地上。不,不对,也不算趴,应该算是蜷在地上,他死前应该是正在上茅房,蹲在茅坑上,然后好像是看见了什么骇人的东西,忽然拔刀自杀,身子就蜷在那里,膝盖跪在地上,脑袋也顶在地上,左手握着刀子,右手向前伸着。”

崔二胯子一相对大哥甚为服气,听大哥如此说,也只得作罢。第二日一早儿,军师与崔二胯子早早起来,正预备点上几名兄弟,打点行装下山前往北平,不成想弟兄来报,老四在昨夜也死在茅厕之中,死状与其他几位兄弟如出一辙。

崔二胯子讲到这儿,已是声响呜咽,肖剑南听了,也是暗自伤神。

沉吟好久,肖剑南问道:“老十是第一个自杀的,能否再将老十的死状向我叙说一遍?”

崔二胯子收住泪,道:“当天一大早儿,俺们接到信儿,和大哥一同急速赶到老十死的茅房,其时现已有很多弟兄围在那儿,见俺们兄弟俩儿赶到,给俺们让开道儿,只见老十现已死在茅房里,左手捂着胸,右手向前伸着,眼睛睁得大大的。”

肖剑南问道:“老十死的时分,身子是什么姿态?”

崔二胯子搔搔头,极力回想,过了一瞬间,道:“俺们见着他时,他是趴在地上。不,不对,也不算趴,应该算是蜷在地上,他死前应该是正在上茅房,蹲在茅坑上,然后好像是看见了什么骇人的东西,忽然拔刀自杀,身子就蜷在那里,膝盖跪在地上,脑袋也顶在地上,左手握着刀子,右手向前伸着。”

肖剑南点允许,问道:“老十使的可也是短枪?也是双枪吗?”

崔二胯子听了肖剑南这句话,愣了愣神,深思肖剑南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话,然后道:“不错,老十是用短枪,不过不是双枪,是右手枪。”

肖剑南又是点允许,持续问道:“你前面提到老十死时的神态,可否再具体叙说一遍?”

崔二胯子道:“俺们其时把老十翻过来的时分,他的裤子还褪在膝盖下面,看来是正在解手,忽然看见什么骇人的工作,以至于失心疯了,拔刀就寻了短见。俺其时忙着把老十的裤子穿上,若不是大哥提示,也没留意他的脸上。”

“他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肖剑南问道。

崔二胯子垂头深思了一瞬间,才道:“俺也不知道该怎样说,那神色太吓人了,让人看了第一眼都不敢再看第二眼,就好象是见了打死也不会见到的吓人事儿,我其时觉得老十一定是撞见了鬼,那脸上的神色是又惧怕,又不信,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快要从眼眶子里边掉出来。”

肖剑南的头深思了一瞬间,暗想老十临死之前的表情究竟是什么姿态,并且究竟代表了什么?过了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一事,问崔二胯子道:“你说老十的右手向前伸着,是什么姿态?”

崔二胯子道:“攥着拳,二姆哥伸出来?”

“二姆哥?”肖剑南一时没反应过来,军师解说道:“便是食指。”

肖剑南点允许,道:“你其时可曾留意到,他的右手是否有血?”

崔二胯子道:“俺们后来帮他洗身子的时分,掰开了他的拳头,见他手掌还有最小的两个指头上有血,其他当地没有,而右手由于握着刀子,满是血。”

肖剑南皱起眉头,问道:“其他死去的兄弟们状况怎样?”

崔二胯子道:“和老十如出一辙,满是这个死法,姿态神色全都是相同!”

肖剑南问道:“也是刀子插在左胸,左手握刀,右手前伸?”

崔二胯子道:“不错!”

肖剑南没有再持续诘问什么,而是站动身来,眉头紧皱,在屋中来回踱了几步。直到现在停止,他对与崔二胯子和军师所暗示的鬼神之说,仍旧是不想信任,尽管前几日刚刚接到崔二胯子第二封来信之时,他也着实是感觉象被大锤击了一下一般,有一种自幼所学的常识和信仰一瞬间被推翻了的那种惊慌,究竟这件工作过分怪异,简直现已是彻底出了他的常识领域。

崔二胯子以及军师两人看着肖剑南在屋中踱步,也不敢插话,生怕打乱他的思路。肖剑南在屋中持续踱着,自从听完崔二胯子的具体叙说,肖剑南凭着刑警的直觉,就模模糊糊感觉到有一种极不对劲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一种极为别扭的感觉,并且是十分的别扭,依照他以往的经历,每当有这种感觉,就阐明他现已模模糊糊地要抓住了一个十分要害的细节,想到这儿,肖剑南不由振奋,他知道,他应该现已离那个找寻了好久的答案不远了。

可是肖剑南在屋中踱了足足有三袋烟的功夫,也仍旧没有想到这个要害的细节究竟是什么,那种感觉就似乎是脑子中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小虫在飞,可是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伸进一只手去把他捉出来,使他心急如焚。

肖剑南回到位子上坐下,点上一枝烟安静了一下心情。已然凭直觉不能够一瞬间直接找到,所以他开端从头细想崔二胯子和军师所向他描绘的每一个细节。

已然肖剑南并不期望是有所谓的鬼神作祟,那么就一定要找出一个合理的解说。依照崔二胯子所说,前五个死去的弟兄,刘二子是被崔二胯子点死,老八老九死在混战之中,老幺死于精神失常后开枪自杀,十一死于雷击,这五个人都能够说基本上是正常的外力逝世。假如非要说有什么怪异的当地的话,只需十一十二死得有些奇怪,但也不是不行解说。

可是剩余的在十天之内接连逝世的五个弟兄,就不那么好解说了。可是除非真的是遭到咒骂而死,不然这一连串的奥秘逝世究竟代表了什么,莫非真的向崔二胯子所讲,是自杀?肖剑南并不信任。

可是假如不是鬼神作祟,全国哪里有这么偶然的工作?除非是有人在私自捣乱!假如是有人在私自捣乱,那么他的意图究竟会是什么?

想到这儿,肖剑南猛的心里一震,紧接着,一种无法名状的,翻天覆地般的丢失、绝望和恐惧感袭上心头,整个工作的答案,在他的心中一瞬间揭晓了!

肖剑南静静镇定了很长时刻,强自按耐住心中的激动,过了好一瞬间,才抬起头来,语调往常,不露神色的对二人说道:“二弟,军师,这件事实在是过分于弗所思议,我也是一时想不出什么条理,就象你们所说的,我也隐约感觉到国际之大,有太多咱们现在还不能了解的工作,恐怕二弟所讲的鬼神之说,也未必不会有,这样吧,天色也晚了,你们二位也早点休憩,这几日你们照旧就事,让我再想想。”说罢,肖剑南站动身来,叫刘妈进来给二人拾掇预备房间。

崔二胯子向军师望了一眼,眼中充溢绝望,但看肖剑南现已出屋,也没有再追出来。当晚肖剑南一宿未眠,第二日一清早儿,肖剑南早早动身,他先到刘妈屋中,叮嘱刘妈道:“好好照料昨夜的几位客人,我带翠儿出去有事要办,要晚些回来。趁便跟翠儿的爷爷说一声,不要让他着急”刘妈动身应了。

然后肖剑南到翠儿房间将翠儿叫醒。翠儿见是他,问道:“肖大哥,这么早,有什么事儿?”

肖剑南道:“什么也甭说,从速穿上衣服跟我出来。”

翠儿见肖剑南神色慎重,也没有再问,穿上衣服跟肖剑南出了屋子。肖剑南带着翠儿走出宅门,一向走到百十来步以外的一堵破墙后边,然后俯下身来,对翠儿道:“翠儿,你帮我个忙。”

翠儿知道肖剑南的脾气,也没有问什么,道:“肖大哥,你说吧!”

肖剑南道:“此事非比寻常,做欠好,性命攸关!所以你要分外当心!”

翠儿见肖剑南说的慎重,也忍不住紧张起来,肖剑南接着道:“昨夜来了一批人,其间有一个便是几月前你们在奉天交外小店的店主。”

翠儿听罢,不由“啊”了一声,道:“我爷爷知道不,他们要是撞见了他,可怎样办?”

肖剑南道:“这个你不必忧虑,即使是撞见了你们两人,也没有事。”

翠儿听肖剑南打了保票,稍稍放了心,只听肖剑南持续说道:“过一瞬间他们从屋子里边出来,咱们就悄然在后边跟着,不要露出,只需他们一分隔,我跟别的一人,你跟着店主,看看他会到什么当地去,记住,千万不要让他发现。”

翠儿点允许,肖剑南也素知翠儿聪明伶俐,当下教授了他一些盯梢与反盯梢的技巧,两人就趴在破墙后边,盯着肖剑南宅子的大门。

二人在矮墙之后屏气静侯,约有半个多时辰,“吱呀”一声大门翻开,只见军师与崔二胯子带着随行的几名兄弟走出院门,向街上走去。待得世人走得远了,肖剑南一拉翠儿的衣袖,两人从断墙后闪出,远远的跟在后边。

这时辰时刚过,街上人流不多,两人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之中敬而远之地跟着。只见崔二胯子一干人等先是在街边吃了早点,然后直奔东四牌楼的****堂,盘恒了大约半个多时辰,然后几人别离上了人力车,肖剑南和翠儿两人也上了一辆人力车,远远地跟着。只见前面的车子从东四牌楼动身一向向南,绕过南池子,过承天门,直接奔前三门大街而去。

进了前三门大街,车辆人流开端多了起来,街上熙来攘往,甚是富贵。只见前面的车子一向到了同仁堂药店的门谈锋停下,肖剑南见前面的车子停了,也叫车夫远远地停下,只见崔二胯子一行人付了车费,径自进了同仁堂。

肖剑南和翠儿下了车,付了车资。肖剑南四处调查了一下环境,见离同仁堂药店大门不远,一座二层酒楼当街而立,远远望见金字招牌上写着“醉欢然酒楼”,取的是唐朝白居易“待到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一欢然”的诗句。二人进得酒楼上到二层,由于还没有到饭点儿,楼上客人

不多,两人找了个靠窗的方位坐下,正好能望见同仁堂的大门。肖剑南要了一壶茶水几样小菜,与翠儿边吃边盯着斜对面同仁堂的大门口。

两人在酒楼之上一向等了约有一个多时辰,才见军师崔二胯子等人从同仁堂出来,只见几人均是笑容可掬,看来已备好不少药材,军师和崔二胯子站在门口,讲了几句话,崔二胯子点允许,然后只见军师带着一名手下沿着另一个方向走开,崔二胯子和别的两名兄弟径自向南而去。

肖剑南看了看翠儿,吩咐道:“当心!”,翠儿领会的点了允许,下了酒楼,肖剑南在楼上望去,只见翠儿闪进人群,远远的跟在军师两人死后,并没有漏出什么疏忽,肖剑南松了口气,回头再看崔二胯子三人,只见他们现已走出百十来步远。肖剑南挥手叫过周围的小二,要来纸笔,飞快地写了一张便条,然后向小二指了指远处的崔二胯子,小二点允许,拿了纸条,下楼飞奔而去。

肖剑南在楼上远远望去,只见小二下得酒楼,沿着马路撒丫子向崔二胯子一行人追去,追到近前,假装一不留神将崔二胯子手中的包袱一把撞翻。崔二胯子正要发生,小二允许哈腰地陪不是,又帮崔二胯子把包袱捡起递给崔二胯子,就在二人两手相碰的一霎那,小二把肖剑南写的纸条塞到崔二胯子手中,然后持续向前跑去。

崔二胯子略为一愣,然后假装没事人的一般带着弟兄持续向前走去。肖剑南在楼上远远看到这番情形,不由暗赞崔二胯子果真是粗中有细,不愧是个将才。过了没多久,小二上楼复命,肖剑南赏了一块大洋,小二允许哈腰地退了开去。又是等了约么有一顿饭的时刻,只见崔二胯子走上酒楼,见了肖剑南,径自坐到肖剑南对面,道:“肖大哥,有什么急事,非要这种方法碰头?”

肖剑南没有答复他的问题,而是问道:“别的两个兄弟没有猜疑?”

崔二胯子道:“俺组织他们在那边吃饭,俺是三扒拉两扒拉急忙吃完,临走的时分俺说要出去逛逛,让他们先吃,俺一瞬间回去。”

肖剑南点允许,道:“时刻也不能太久,崔兄弟,咱们长话短说。”

崔二胯子见肖剑南如此奥秘,也是心头猜疑大起,问道:“肖大哥,究竟出了什么事,连俺们的兄弟也要瞒着?”

肖剑南神色慎重,道:“崔兄弟,没有时刻多解说,你知道昨天晚上为什么我后来早早组织你们休憩了?”

崔二胯子摇摇头,一脸苍茫,道:“不知道,不是俺们路上劳累,你期望俺们早点休憩?”

肖剑南摇摇头,道:“有些话,我其时不能说!”

崔二胯子一愣,道:“什么话,联军师都要瞒?”

肖剑南垂头沉吟了一瞬间,考虑该怎样对他讲,思索半响,觉得不如直说,所以道:“崔兄弟,你后来死的兄弟都不是自杀而死,悉数都是死于他杀!”

“什么?”崔二胯子一惊,紧接着是一脸不信的神色,道:“不行能,谁有这本事一口气杀了俺们这十二金钢的五个人?尤其是老六,他的功夫连俺都比不了,寻常十来个大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肖剑南叹了口气,道:“崔兄弟,杀他们的,便是他们一辈子也不会想到会对他们着手的人!”

崔二胯子一愣,皱紧眉头,过了一瞬间,道:“肖大哥,莫非你说的是自己人?”

肖剑南慢慢地址允许,道:“不错!是自己人!”

崔二胯子一脸苍茫,道:“自己人?为什么?又会是谁杀的?你说昨天晚上不能讲,莫非是,是,是……”

肖剑南点允许,道:“不错,便是军师!”

“什么?”崔二胯子一声大吼,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带翻了桌边的茶碗,“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这时楼上客人已多,听到崔二胯子这一声大叫,一瞬间静了下来,都齐齐地向这边望来。

肖剑南急忙动身将崔二胯子按下,崔二胯子神色失控,脸色惨白,双眼圆睁,一脸极度不信任,一起又是极度恐惧的表情,嘴里喃喃地道:“

不行能,不行能,军师是俺们过命的兄弟,不行能,肯定不行能!”

肖剑南见了崔二胯子的神态,愈加证明了自己的猜想,慢慢地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道:“所谓仗义每度屠狗辈,世事难测呀!”

这时小二换上一个茶碗,肖剑南给崔二胯子倒上一杯茶递过去,崔二胯子无意识地接过,放在嘴边,没有喝,又放回了桌上。

天眼小说的作者是景旭枫,本站供给天眼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假如您觉得天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未解之谜(一) 下一章:第十三章 未解之谜(三)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西夏死书 Letou登录十年之约 Letou登录4:蛇沼鬼城 盗尸秘传 怒江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