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登录小说网

第四章 降头庙

上一章:第三章 两人一尸 下一章:第五章 脏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jdkau.com ,为避免/百/度/转/码/无法阅览,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马得寻的教堂在文邪拿,从文邪拿前往雨林还要通过一个叫雾邦的村庄和一个当年荷兰人的砍木站。这个砍木站现在是一个英国人驻扎的物资集散中心,为前往雨林的人进行补给,并从雨林中运出红木和皮草。这儿乃至还有一个邮局,供探险队把标本运回国。

这一路很安静,南惹的尸身让马得寻变得默不做声,张海盐也没有让他帮助背尸身。两个人静静行进,至少第一天的行程是不需求任何追寻技巧的,到雾邦就能够。从雾邦到砍木站,还有一天。

他们现在在雾邦村庄外的寺庙里借宿,当地的僧侣发现背上是具尸身之后,给予了他们很大的怜惜。他们今夜为南惹诵经。而张海盐则坐在寺庙的房顶上,看四周落日下的稻田。他看到了雾邦寺庙的对门,有一个极小的修建,大约半人高,也是一个古刹的姿态,南洋造型的特征愈加显着,其间也祭祀着什么。

“这是降头庙。”马得寻在他死后说道,“我来过这儿,这个庙里供的是一张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整张皮用一种古怪的草裹成了一个茧,是一个降头师供在这儿的,现已有200多年了。”

张海盐回头看他:“鬼佬也信任降头,哦,你们是同行。”

降头是一种流行于泰、柬、老挝、缅、马、印尼、非等东南亚区域的怪异巫术,没有任何成文的记载,十分奥秘。关于降头术的传说往往都匪夷所思之极,但没有人能讲清,什么是降头,它究竟能完结哪些作业。

降头师是一个极端奥秘的作业,或者说,他过于奥秘了,导致被妖鬼化,在民间传说中的降头师,许多时分更像一个阴鬼,而不像人。

马得寻在他身边坐下,金色的长发扎成了一个髻,对他道:“不是这样的,阿BIN,我是有注册的神职人员,我服侍天主,听人悔过,但不帮人处理实际问题。”

张海盐盯着那个降头庙,群山照射之下,显得犹如一座孤坟。

“这降头庙,我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当地人和我说,本来雨林就在这个降头庙的边上,后来荷兰人来了,就开端采伐雨林,这些当地都变成了水稻田。成果,雨林旱季往后都会从林子冲出许多古怪的尸身,带着瘟疫,死了许多人,所以有降头师在这儿设了这个降头庙,震撼林子里的瘟疫。”马得寻持续说道。

“你进过雨林么?”张海盐问他。

“浅浅地进过一些,访问过一些部落。”马得寻说道,“我有一些笔记,你要看么,我传闻你的英文十分好。”

张海盐摇头,是的,他能说好多种语言和方言,这是他作业的需求,但他不需求任何有关雨林的笔记,他知道响雷州南部雨林中躲藏的风险。

那是一个不知道的区域,热带雨林以身体能够感知的速度疯长,没有任何的途径、地标能够参阅。你一周前走过的路,一周后就彻底不一样了。

马得寻缄默沉静了一瞬间,把自己的酒递给张海盐,这是他之前爱喝的烈酒,但早已不喝了。南惹死后,他背离了自己的许诺,重新开端喝酒:“你是不是降头师?你能将南惹变回那个姿态?”

张海盐看着酒差点没有粉饰住自己的惊慌,心说:“Oh,no,hewantsacloserrelationship。(哦,不,他想要愈加亲近的联系。)”尽力笑了笑,“不是。”

鬼佬这种生物,要么十分孤僻,要么就分外热心,马得寻显然是后一种,热心的鬼佬需求在人群中罗致能量,所以他才会到响雷州来救助孩提。但张海盐并不是,他需求独处才干获取能量。

马得寻看着落日,看了看酒瓶,预备开端倾述。张海盐瞬间从房顶上跳了下去,往那个降头庙走了曩昔,来到那个古怪的小修建前,他看到那个草茧,大约有婴儿的襁褓巨细。

第二天走的时分,马得寻发现张海盐的背上,除了南惹的尸身,还有一个婴儿巨细的包裹。两个人前往雨林边际,包裹松动,马得寻才发现是那个降头庙的草茧。

马得寻再次遭到重击,指着草茧。

“你——你——你——”

“定心,我现已换了一块石头上去,外面扎得如出一辙,他们发现不了的。200多年了,他们必定都没人敢去摸一下。谁还记得里边是什么。”

“你居然偷降头庙里的供物,你不怕中邪么?”

“你定心吧,你此生遇到的最大的邪魔,便是我,不会有比我更大的了。”张海盐满意地拍了拍死后的草茧,“这东西威力可大了,你不要惹我烦,不然我给你下饭吃。”

“这,这是不对的。“马得寻无法安排中文了。

“那要么你送回去,你还要不要报仇了?”

马得寻愣了一下,张海盐不再理他,加快了脚步,马得寻在后面疲于追逐。

“这种东西你要来干什么?”

“你信任我,这东西在雨林外面原因特别,带上一定有鸡吧用。”

“机霸是什么?”

一路上,马得寻的话匣子犹如被这个草茧翻开,絮絮不休,所以张海盐走得飞快,不日便抵达了那个砍木站。张海盐此刻确认了,这哥们天然生成是个当牧师的资料,特么太爱说话了。不过他必定是一个好父亲,南惹活着的十年,一定是美好的。

这是个有童心的老外。

“阿BIN,我听闻你的时分,你在槟城是一个很生动的人,为何现在变成了这样,这些年你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阿BIN,我是神父,你能够向我告解,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你说的东西。”

“有时机吧。”

“阿BIN,阿BIN,阿BIN,阿BIN!”

张海盐走向砍木站的邮局,脸色铁青,拍了拍南惹,轻声和她说:“别怕,丫头,等进了雨林里,我先把你爸爸送下来见你,然后再给你报仇。”

“阿BIN!”

张海盐忍不住烦了,回头看了一眼马得寻,刚想大怒,就看到马得寻的表情变了,他看着邮局外面的一个货堆,那儿有一个胖子白人正在逗一个马来的小女子高兴,教那个女孩子打绳结。小女子不过8、9岁的姿态,胖子一边看着小女子的脚踝,一边去看边上小女子的爸爸妈妈。小女子的爸爸妈妈没有注意到马得寻他们这边的目光。

“怎么了?”

“是他。”马得寻说,“那十二个人中的一个,叫做威妥玛,修马蹄子的。”马得寻握住了腰间的刀,“他为什么没有进雨林?”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小说的作者是乐投官网,本站供给南部档案(食人奇荒)全文免费阅览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南部档案(食人奇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保藏本站 www.jdkau.com

上一章:第三章 两人一尸 下一章:第五章 脏面

2018-2019 © 一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jdkau.com .

诡神冢 老九门 青囊尸衣3残眼 吴邪的私家笔记 南部档案(食人奇荒)